乐文小说网 > 非洲酋长 > 第三百五十五章 楼市

第三百五十五章 楼市

  清晨时刚下过一阵急雨,天空洗过一般,绚烂的朝霞覆盖在高楼大厦之上;曹沫打开车窗,任沁凉的晨风兜吹在脸上,感受这即便相离数月却如停驻指尖般熟悉的气息。

  卡奈姆、贝宁以及阿克瓦都靠近赤道,即便是雨季,天气也是闷热不堪。

  虽说这几年新海的空气污染比较严重,但四季分明,特别是天高气爽的秋季,胸臆间最为淋漓;相比较繁花似锦的春季,入秋后的新海,行驶在机场大道上,成片的绿化带色彩层次已渐分明、绚丽,也更显大气。

  很快就驶上外环路高架,曹沫精神很好的坐车上,能直观的感受到,这几年新海城市发展建设的重点,主要都是中环线与外环线之间的空间。

  放眼眺望出去,到处都是脚手架与绿色安全网包裹的在建新楼。

  中环线以内作为发展已相当成熟的市区,远远眺望过去,也有不少楼盘拔地而起,但相比外环线的在建建筑群,中环线以内的新建楼宇,项目规模要小得多。

  这主要也是中环以内的城区,现在就剩一些零碎的地块能拿出来开发;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环以内的商品房新盘楼单价都已经普遍飚高到两万四五千每平方米。

  这也使得中环以内随便一幅百余亩规模的高层住宅建设用地,地价就高达二三十亿左右,要想鼓励更多的开发商参与竞拍,市里自然也是更倾向将地块拆散开进行拍卖。

  除了新海晚报刊登的“楼盘降价被砸售楼中心”新闻外,一路开车过去能看到很多新建楼盘都张挂降价促销的横幅,足以说明次贷危机引发的银根收缩,令国内的地产商已经深刻感受到寒冬将至了。

  成希家境优裕,生活圈子又相对单纯,平时也不会关心楼市,就知道她妈股票投资最近损失比较惨,她最近都不敢招惹她妈。

  而在平时的生活圈子之外,成希毕业后就一直都在新海联合银行的国际部工作,还是多多少少能感受到次贷危机的冲击。

  当然了,国内那么多的商业银行里,国际业务最强的还是中国银行。

  像天悦的汇款、托收、信用证等结算业务,都是在中国银行开设账户,目前想要找通国际代贷,也是找进出口银行合作。

  新海联合银行作为区域性股份制银行,国际业务实在有限,要说成希在实际工作有多深刻的感受到次贷危机,也不大可能。

  要不是葛军的提醒,曹沫他两个月前对这一次的次贷金融危机也完全无感。

  …………

  …………

  “怎么就做夜里的飞机,飞机上能休息好?”曹老太知道曹沫会在清晨抵达新海,特地起早亲手准备早点,总觉得大清晨的,实在没有她发挥的余地,抱怨曹沫不懂珍惜身体,偏偏坐夜里的航班出行。

  “没有直达航班,中间要转机,这是最节约时间了,要不然还要在路上多耽搁一个白天……”曹沫要将行程控制在二十四小时以内,飞抵新海的最后一站,基本上都会选择夜间航班,而他选坐大型客机的头等舱,完全不会影响到休息。

  至于坐经济舱的随行工作人员会不会舒服,他要考虑那么多的话,以后还怎么忍心剥削他们的剩余劳动力?

  虽说是周末,但佳颖回国后要上学,要重新启动木象资本的运作,吃过早饭后就开车赶去财大创业园了——

  曹沫正想问成希他们接下来怎么打发时间,是逛街还是去看电影,余婧的电话就打了进来,问成希人在哪里,让她赶紧将礼服送过去。

  “什么礼服?”待成希挂了电话,曹沫好奇的问道。

  “今天有个同学结婚,本来答应好给人家当伴娘呢,你前天突然说要回国,我就临时让余婧顶替我啊——伴娘礼服我都忘了给余婧。”成希拉着曹沫急冲冲赶到附近的公共地下停车场,开车赶到余婧跟陈畅租的房子里,将湖蓝色的伴娘礼服送过去。

  “昨天夜里说好先将礼服给我送过来,你怎么先跑去机场见曹沫了,你平时多清醒的人啊,曹沫给你灌啥迷魂药了,把这事都给忘了?”陈畅不在屋里,余婧焦急的接过礼服,进里屋前还不忘开成希的玩笑,“周姗都打两通电话催我去化妆了,我现在都还没有动身,她肯定一肚子意见。”

  “胡说什么,我六点就跟佳颖去机场了,不是怕你那时候还没有醒吗?”成希拍了余婧一下。

  “对了,你等会儿拉曹沫一起去参加周姗的婚礼?”余婧问道。

  “你要去吗?”成希歪过头问曹沫。

  “不用我随礼,跟着你蹭吃蹭喝,当然要去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脸皮有多厚。”曹沫开玩笑说道。

  “周姗你见过的,她毕业后跟我一起应聘到新联银行工作,只是关系没有像我跟余婧这么近——她老公跟我们银行也有关系,是我们一个副行长的儿子……”成希睁大动人的眼睛看着曹沫,认真的说道。

  “啊……”

  曹沫微微一怔。

  结婚的男女双方都跟新联银行有莫大的关系,特别是男方家长还是新联银行的副行长——这意味着中午女方家的宴席或许还没有什么,但晚上男方家的婚宴,大大小小新联银行都不知道会有多少领导、员工参加。

  这么一来,他要跟成希去参加婚礼,就不是蹭吃蹭喝那么简单了。

  “我其实跟周姗关系也很一般,之前是被周姗缠着才答应给她当伴婚,好不容易找借口将事情推到余婧的头上,我都不是很想去参加婚宴——礼金让余婧帮我带过去就好。”成希幽幽的说道。

  看着成希眼眸里那熄灭掉期待的神色,曹沫怎么舍得她心里失落,笑着说道:“都随礼了,怎么能不吃饭呢,那得多亏啊!我就在想啊,你在单位肯定有很多人觊觎,我这身打扮跟着你过去,不知道会听多少风凉话,等会儿是不是先买两块劳力士戴上?还一定要买金表,谁跑过来说风凉话,袖子一捋、闪瞎他的狗眼!”

  初秋时节,正是乱穿衣的时候。

  成希起早跟佳颖去给曹沫接机,还套了一件薄卫衣,但曹沫从热带一路赶回来,半截头牛仔裤加T恤衫也正舒服。

  “你这么穿肯定不行,显得我眼光太差啦!”成希笑着说道,“反正苦活累活都推给余婧了,我们今天就负责吃喝,等会儿先去商场给你买一身衣服……”

  西非的雨季漫长而潮湿、潮湿,曹沫平时不穿正装,也没有准备正装放衣厨里长蛀虫;他在国内也没有什么正装,还真要现买。

  余婧个子要比成希略矮一些,平时需要穿宽松的衣服,身材多火爆也看不出来,等她穿着成希量身定做的低胸礼服走出来,曹沫都禁不住瞠目结舌的说道:“你这么穿,新娘肯定认为你是过去砸场子的!”

  “管管你家男人……”余婧跟成希嗔道。

  这时候陈畅提着刚买好的早点赶回来,看余婧这样子,也笑她这么穿少儿不宜。

  新娘跟成希是同事、同学,跟余婧是同学,但跟陈畅没有什么关系;陈畅是不会去参与婚礼的。

  成希找了借口,将伴娘的差事推到余婧头上,不想被新娘周姗看到有意见,就不能拉曹沫开车送余婧赶去化妆地点会合。

  看着余婧拿着早点、匆忙打车离开,现在时间还早,曹沫也不着急去商场挑衣服,坐下来问陈畅:“听成希说你刚买了一套房子,现在新海有哪些比较好的新盘值得推荐的?”

  陈畅好奇的问道:“你问这个干嘛,你家房子又不是不够住?你不会要跟成希准备婚房吧,那也不能来问我啊——我咬咬牙凑了五十万首付,房子才七十平,我选房子的小区,你跟成希能看上眼?”

  “婚房暂时还不急着考虑,我这次回来有可能会投资这一块,但我对国内的楼市不熟悉,想找几个典型的楼盘先看看……”曹沫说道。

  曹沫他家搬进田子坊的新宅后,在西康路的旧宅也重新改造装修过——曹沫却不是考虑家里房子够不够住,也没有考虑他要搬出去住,而是他以前看了不少国内房地产市场的资料,其中也有天悦投资专业团队做好多份调查报告,但他对国内楼市的直观感受却不是很深。

  这次回来,他总归要在新海以及附近城市先挑几家具有典型性的楼盘跑一趟,实地感受一下当前的楼市氛围,才好正式跟丁肇强谈合作的事。

  不仅丁家将在上市公司之外的核心资产,都主要放进东盛地产,陈蓉在过去几年里,将个人所持上市公司的股票减持到2.5%,而将套现的资金都投入东盛地产,目前持有东盛地产4%的股份,也是东盛地产除丁家之外的主要股东之一。

  目前东盛地产遭遇到债务危机,曹沫能帮一把,当然不可能袖手旁观,但这里面有他能争的利益,他也不会因为羞愧就不争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ewenma.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lewenm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