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非洲酋长 > 第二百九十五章 除夕

第二百九十五章 除夕

  都说女人是骗人精。韩书筠这么一说,曹沫就冷冷的看着“张大牙”跟他小叔曹文彬,看他们是有脸跟韩书筠对质,还是有脸去报警。

  “张金,这是真的?”曹丽站在堂屋里听到这一刻,如晴天霹雳般盯着鼻青脸肿的男友,怎么都没有想到张金都跟她谈婚论嫁了,竟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去纠缠韩少荣的女儿?

  “我……”

  “张大牙”愣怔在那里,他都没有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见曹丽已经跑过来伸手就朝他脸上抓过来,“你这个臭不脸的,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的脸,你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张大牙”逃也似的往大门外窜去,曹丽气得心肺直跳,哪里敢放过他,失去理智的抓住一把小花铲追出去,朝着“张大牙”的后背就乱劈过去。

  “曹丽、曹丽!”曹文彬也慌乱追出去。

  院子里顿时就清静下来,曹老太在后院厨房将年夜饭要吃的团圆饭准备好,这会儿解下围裙跑过来,困惑的看着站院子里的人,问道:“曹丽那丫头呢?喊我去她家过年的,人一眨眼跑哪里去了?”

  “奶奶今年还是我们家过年吧,曹丽突然有事走了。”曹沫说道。

  “真是的,急吼吼的跑过来喊我,一分钟都不能想耽搁,自己眨眼就先跑了——我这手都白洗了。”曹老太埋怨道,又跑回后院厨房收拾去了。

  “韩书筠,你给我下来。”陈蓉不相信事情有这么简单,严厉的将女儿韩书筠喊下楼,质问道,“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一普通认识的朋友,我……”韩书筠眼睛盯着鞋尖,吞吞吐吐的说道,“昨天我跟爸吵了一架,过去找你,你又不在家,我手里只有手机,都没有带钱包,只能喊认识的朋友过来接我找个地方住,后来曹沫就过来了……”

  “你还没有走上社会,不知道社会有多险恶,以后还是不要跟这种居心叵测的人接触,”曹沫一脸“关切”的告诫韩书筠,接着半真半假的跟陈蓉说道,“书筠坐上他们的车时,我刚好赶到——我要接书筠走,他们拦着不让,就起了冲突。回来怕你们担心,就没有说这事,没想到其中有个小子竟然是曹丽的男朋友……”

  “你以后不要瞎交乱七八糟的朋友……”陈蓉还以为韩书筠纯粹是交友不慎,语气缓下来,数落了她几句就进后院帮着准备晚饭去了。

  韩书筠说不出的郁闷,恨恨的瞪了曹沫一眼,就扭头上楼去了。

  成希也认出曹丽的男朋友前天在4S店外出现过,猜到情形必定不是曹沫说的那样,好奇的揪住他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你也认出这个张金,就是我们前天在4S店里看到的社会青年?而看韩书筠刚才的表现,她肯定早知道那男的跟曹丽的关系——小小年纪,算计要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狠毒’,真不亏是韩少荣的女儿,”曹沫得意洋洋的感慨说道,“可惜还是斗不过我啊!”

  “啊?她是故意勾引曹丽的未婚夫?我听说曹丽都跟那个男的订婚了,家里好像也是办企业的,在新海是个小开——这大过年的,不得搅得鸡飞狗跳!”成希说道。

  “那家伙明知道韩成筠是韩少荣的女儿,心思也肯定不纯就是了,韩书筠跟他倒是一对,要不是蓉姨,我都懒得理他们,”曹沫说道,“而那家伙戾气也大,要是曹丽跟他的婚事真被搅黄了,不算是坏事……”

  “韩书筠吃这么大亏,怎么没有跟你闹?”成希好奇的问道。

  曹沫说道,“我就跟她摆明说啊,巴不得她妈对她失望透顶,这样我跟佳颖才能更好的讨好她妈,骗她妈的钱啊,我还说摩托车、房子啊,都是她妈出钱买的,客栈也是她妈出钱办的——她现在怕她妈被我家骗色又骗钱,估计正绞尽脑汁想办法修复跟她妈的关系,然后将她妈从我家这个火坑里救出去呢……”

  “你心眼也太坏了吧,你真跟她说这房子是蓉姨出钱买下来的?”成希搂住曹沫的胳膊,禁不住笑得肚子疼。

  “嘘,小声点,就得让她认定我跟佳颖在骗她妈的钱,她才能消停些,要不然真受不了她。”曹沫鬼笑道。

  成希抬头看了二楼一眼,吐舌头做了一个鬼脸。

  天有些阴,曹沫就跟成希坐到后院的茶室里。

  “送你一个东西当新年礼物……”

  曹沫从衣兜里摸出一件东西扔给成希。

  “这是什么,大过年的,你送我玻璃渣?”

  成希接过曹沫扔过来的东西,是一块柿红色石皮都没有剥开的原石,也识不得是什么宝石,小核桃般的大小、形状,看着像是油润的红毛玻璃,用丝线编的细绳穿挂起来。

  “不要就拿过来。”曹沫说道。

  成希抢先一步将丝绳套脖子上,将柿红皮原石塞打底衫里,缩着脖子叫道:“好凉。”

  成希到底是关心陈畅那边的状况,蜷坐到茶室榻榻米的角落里打电话给余婧,不打电话倒也罢了,打电话给余婧才知道丁学荣今天除了打电话安慰陈畅两句外,但他本人压根就没有出现。

  “这也太过分了!你们男人怎么没有好一个东西?”成希替陈畅打抱不平起来的叫道。

  “啊!”曹沫正看电脑里的资料,听成希坐角落里气愤的大叫,心虚的问道,“谁又惹到你了?”

  “你说这个丁学荣过不过分?他爸妈势利眼也就算了,反正陈畅是跟他过日子,他总得有点男人样吧?他倒好,一天都没有去找陈畅,更不要说在陈畅的爸妈面前表个态了,还在电话里说什么他爸妈这辈子不容易,说话挑剔些也是为他着想,甚至还要陈畅不要耍小脾气——你说他是不是就是个渣男?我看周杰都要比他强!”成希打抱不平的叫道,拿起手机、钱皮就要出去。

  “你去哪里?”曹沫问道。

  “陈畅她爸妈总不可能继续住那渣男定的酒店吧?我先去木象替他们定个房间,再将陈畅她爸妈接过来!”成希说道,“我刚才都没有好意思替陈畅说,丁学荣给陈畅她爸妈订了酒店,就是他家附近一家破旅馆——昨天夜里吃饭,也是他们家附近一家普通的餐馆,真不带这么瞧不起人的。要不是陈畅她自己忍气吞声,我昨天就发飚了!”

  “更多是玩下马威吧,不过根子上还是瞧不起人!”曹沫说道。

  虽说陈畅给他的观感,不如余婧,但看成希要替陈畅打抱不平,他也赶忙将手提电脑关掉,打电话给客栈帮忙的佳颖,非常幸运,正好还剩一个房间。

  “咱们不能让人家以为新海都是人心刻薄的人,我得开车去接一下!”成希觉得替陈畅爸妈安排好房间还不够,应该要更周到一些。

  “怎么回事?”陈蓉拿着做好的糕点过来给成希尝,看到成希一脸气愤的样子问道。

  “……”陈蓉认识余婧、陈畅两个女孩子,觉得两女孩子都很不错,再说租曹沫家旧宅很长一段时间,跟佳颖、曹老太都是熟悉的,听成希一通说,就直接说道,“你们就接陈畅她爸妈过来吃年夜饭呗——本来大好的事情,除夕夜却搞得一团糟,也是够糟心的,夜里都未必能订到饭店吧……”

  今天除夕夜,除非提前在餐厅订过年夜饭,要不是夜里连个吃饭的地方都找不到。

  “蓉姨就是比我妈好!”成希毫不吝啬的夸赞陈蓉道,“我爸当年怎么那么蠢呢,怎么就没有将蓉姨你追到手呢!”

  “就你嘴甜,你打电话问问你爸妈,晚上要不要一起吃年夜饭?”陈蓉说道。

  “悬!我就不触这个霉头了,”成希还是怕她妈,说道,“我晚上还得回家先吃过年夜饭,才能再过来玩!”

  陈畅、余婧他们人比较多,曹沫就直接将客栈新添置的七座商务车开出来,陪成希过去接人。

  看到丁家给陈畅她爸妈定的酒店门脸就紧挨着小区的岗亭,曹沫恍然想到这些年他所承受到太多的人情冷暖,特别连他亲叔叔待他家如路人,成希她妈看他怎么都不顺眼,心里也有着身有同感的难受感,暗感他以往对陈畅的感观或许有些苛刻了。

  “你怎么就不懂事呢?我爸妈这样子也是担心你爸妈对我家可能会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想法,才稍稍将接待搞得朴素一点——我承认他们是有些过分,但他们也是在替我着想,我们有什么不舒服,还能跟他们计较啊。再说了,住这里就跟我家挨着,春节走动也方便啊,为什么一定住奢华酒店才能体现对你爸妈的重视?”大概知道陈畅要带着她爸妈搬出酒店,丁学荣这时候却是出现了,在酒店门口劝陈畅将行李箱拿回房间去。

  “我受多少委屈就算了,但他们是我爸妈啊!我彻底清醒了,我们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了!再勉强,我们也不可能会有什么结果的。”陈畅说道。

  这会儿看到余婧、周杰陪两个衣着朴素的中年人从酒店里走出来,心想他们年纪比他爸及陈蓉大不了多少,面相却苍老得多。

  陈畅坚决的要丁学荣离开,曹沫跟成希没有急着下车,看陈畅她爸妈则颇为平静,没有要上去劝和的意思,似乎对自己女儿跟丁学荣的关系有着更清醒的认识。

  曹沫听成希说过陈畅她爸妈是湖南乡镇上的初中教师,陈畅还有一对正在读初中的双胞胎弟妹——陈畅这次并没有让她爸妈将自己的弟弟妹妹都带到新海来过春节,可见她早就清楚丁学荣的父母是怎样的人。

  即便如此,她还是选择努力去委屈迎合,却终没能得到善待。

  曹沫忍不住跟成希叹道:“陈畅这次能清醒过来,也是好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ewenma.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lewenm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