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页_养父
乐文小说网 > 养父 > 第89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9页

  角落里,奇迹般的没受什么重伤。

  受伤无法动弹、留在酒馆里休息的伤兵们,都没有死亡,但是其中有几个至少要在床上躺一年。

  游隼此次死亡两人,致残一人,重伤三人,其他人都受了大大小小的伤,损失惨重。

  而唐汀之那边则更为惨烈,由于迎击龙血人的时候,雇佣兵们不占优势,往上冲的都是那些年轻英勇的中国特种兵龙血人,虽然重创对方,自己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他们此次一共死亡五人,剩下的一半重伤,跟沈长泽和单鸣他们一起被埋在地下的两名特种兵,由于资源和时间所限,甚至连尸体都无法取出。

  艾尔说,把他们救上来之后,那些中国军人对着废墟全都哭了。

  单鸣沉默地听完之后,心脏传来难言的压抑。

  他一直以为,自己早已经抛却了国家的概念,十多年来他转战无数战场,冷漠地看着那些各色肤色的人倒在他面前,从未撼动过他心脏半分,可是当他看着这些中国军人战死的时候,他总产生强烈地“不希望这件事再发生”的念头。

  他不敢说自己还有同胞的概念,至少,他们说着同一种语言,而且这些人的执着和精神,让他敬佩。

  他们一行人由于伤患太多,一直在自由军的基地白吃白喝,除了乔伯和科斯奇分别把迪诺和另一个死去的战友的尸体送回了他们的家乡,其他能下床的人都在给自由军训练军队,偶尔还帮他们暗杀一两个人,以作为此次行动的报答。

  沈长泽睡了五天才醒过来,他已经很大程度上克服了长时间变身后需要昏睡来恢复体力的弱点,这次一下子睡五天,足可见他此次体力消耗有多大。他醒来的第一件事,不出任何人意外,就是找爸爸。

  单鸣此次受的都是皮肉伤,所以很快就能下床了,他不愿意天天闲着,就给自由军培训了两个狙击手。

  佩尔在他给那俩人上课的时候找到了他,告诉他沈长泽醒了。

  单鸣就跟着佩尔往会走。

  佩尔看了他几眼,欲言又止的样子。

  单鸣眨了眨眼睛,“怎么了宝贝儿?你想说什么?”

  佩尔挑了挑眉,“我给你疗伤的时候,发现你身上有很多吻痕。”

  单鸣“哦”了一声,笑道:“虫子咬的。”

  佩尔妩媚地一笑,“那可是条很大的虫子啊。”

  单鸣点了点头,伸了个懒腰,“是啊。”

  佩尔抿嘴笑道:“这只虫子小时候就总爱黏着你,我真没想到,你们会……”

  单鸣低笑道:“没什么,我只要今天活痛快就行。”

  俩人走到了屋子外面,佩尔拍了拍他的背,“进去吧。”

  单鸣亲了亲佩尔的侧颊,“谢谢。”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沈长泽应该是刚洗完澡,正对着镜子剪他湿漉漉的、有些长的头发,他听到推门声,转过了脸来,有些激动地看着单鸣。

  他叫了一声“爸爸”,然后朝单鸣走了过来,一把抱住了他。

  单鸣闻着他皮肤里清爽好闻的味道,只觉得心旷神怡。

  他们都活下来了,又一次,又一次啊。

  沈长泽捧着单鸣的脸,温柔地亲着他柔软的嘴唇,吻得慎重而缠绵,唇齿交接时那美好的感觉,仿佛能把人融化。

  俩人气喘吁吁地分开,单鸣看着他剪得东一块西一块的头发,忍不住笑了。

  他从沈长泽手里接过剪刀,“坐下,我给你剪。”

  沈长泽笑道:“你什么时候会剪头发了?”

  “剪短就行呗。”单鸣上去一剪子,就把沈长泽的头发剪掉了好大一块儿。

  沈长泽看着脑袋上那一大块儿“缺口”,想补救已经不可能,哭笑不得,“行啊,你想怎么剪就怎么剪吧。”

  单鸣嘿嘿一笑,“你长得好看,就是剃光头都好看。”说完不客气地把沈长泽的头发刷刷刷剪掉了,最后就剩下一头脑短短的头发茬子,而且长短不一,但是沈长泽整个人看上去依然是俊逸得让人移不开眼睛,每一处五官都是上帝的杰作,在这样的发型衬托下,反而显得更加精神抖擞。

  沈长泽透过镜子看着单鸣得意的表情,嘴角都是掩不住的笑意。

  能活下来太好了,能看到爸爸的脸,太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建议大家加一下老千的微博,有什么动向都会第一时间在微博上说,除了偶尔卖萌之外,不刷屏~

  第一百一十一章

  沈长泽换好衣服后,他们出去看了看受伤的战友,除了重伤依然卧床的几个人之外,其他人都已经开始下床活动。难得这几天没有战事,自由军的几个将领请他们吃饭,在物资紧缺的情况下,依然提供了在当地非常贵重的奶酪和黄油。

  虽然它们也不算什么好东西,但是在这个基地呆得久了,就知道想吃上这些东西有多么不容易。这次应该可以算作游隼的庆功宴了,以往每次任务结束,他们都会大吃大喝一场,以庆祝任务圆满完成,顺便放松一番,可是这次的“庆功宴”,没有丝毫热烈的气氛,他们的战友们尸骨未寒,没有人成功从那场战争的阴影中摆脱出来,尤其是遭遇白磷弹和大批龙血人的攻击,让他们至今心有余悸。

  还好,唐净之的死消解了他们大部分的愤怒,只是带着大量实验材料和数据消失的沈耀,依然是唐汀之等人心头的一根刺,对于游隼来说,现在只需要拿钱走人,可对于特种兵们来说,他们的任务远没有结束。

  吃完饭后,两拨人马集中到了自由军给他们提供的会议室里,看着身边缺空的几个席位,所有人心里都很不好受。

  唐汀之整了整白色救生服的前襟,低声道:“首先我代表我国的政府和人民,对游隼此次的帮助和付出表示感谢。其次……对你们损失的战友、兄弟、朋友表示遗憾。”

  艾尔有些烦躁地扒了扒头发,“别打官腔了,一点都不适合你。”

  唐汀之低垂下眼脸,无奈道:“那我说你想听的,余款我已经转账给你了。”

  艾尔撇了撇嘴,喃喃道:“这次的任务完成得一点都不痛快,给我们多少钱都没用。”

  杨关抬起头,眼神锐利无比,他咬牙道:“如果你想要痛快,继续和我们合作吧,帮我们抓到沈耀。”

  唐汀之抬高声调喝道:“杨关上尉,你要为你意气用事说的话负责吗!”

  杨关立刻站起来行了个军礼,“大校,我错了。”说完重重坐回了凳子上,双手抱胸,一言不发。

  唐汀之叹了口气,对游隼众人说,“上面还没有进一步指示,接下来究竟怎么打算,我也不知道。”

  虎鲨摆摆手,“无论你们怎么打算,我们都不再掺和你们的事了。无论是沈耀,还是龙血人,本就和我们无关,也不是我们这些普通人类能够抗衡的。跟龙血人有关的任务难度太大,游隼不打算再接。”

  虎鲨的立场,基本就代表了游隼的立场,作为游隼资格最老的成员,没有人反驳他的观点。

  卡利点点头,“不错,我不想再和龙血人有任何瓜葛,赚谁的钱都是赚,我们的订单很多,跟人打仗才是我们的职业,而不是猎杀比我们强好几倍的怪物。”

  他们虽然都是脑袋别在裤腰上生活的亡命之徒,可是也不至于不要命到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尤其是游隼里有一半的人,都是有家的,当回到他们自己的国家,他们是个守法的公民,也是某个女人的丈夫,某个孩子的父亲,他们还想多活几年赚钱养家。

  大部分人都对不再接跟龙血人有关的任务表示赞同,也有几个天生不要命的表示跟龙血人打仗刺激,不过他们的意见最终会是服从集体。

  唐汀之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只是,你们此次和龙血人对战的经验,对我们的研究非常重要,尤其是很多装备和武器,你们是第一批在实战中使用的人类,我们需要大量的实战经验作为改进和研发的数据支撑,我希望你们能跟我回一趟中国,用一个月的时间帮助我们完善数据库。作为报酬,第一,我们可以继续付费,第二,我们给你们的伤员提供最好的治疗。”

  众人对视了几眼,然后全都看向了虎鲨。

  虎鲨皱了皱眉,看向了艾尔,他说,“你觉得呢?”

  艾尔眯着眼睛看着唐汀之,“不会是什么陷阱吧,我记得几年前你还坚持要把我们全灭了保守秘密呢。”

  唐汀之淡淡地说,“不是我要把你们全灭了,我只是听从上级指示而已,现在上级的态度是和你们友好合作,只要你们自觉保密,另外,以沈长泽和你们的关系,你还担心什么。”

  艾尔想了想,确实有道理,但是对于他们这些违法者来说,跟一个国家的政府来往过密,总让他们觉得不舒服。

  艾尔看了一眼唐汀之秀丽的眉眼,心里略一犹豫,就答应了下来,“好,我们去。”他用那双湛蓝清透的双眸目不转睛地看着唐汀之,轻声道:“你记住,这是你邀请我的。”

  唐汀之微微蹙没,心里没由来的有一丝担心,他提醒道:“莫瑞先生,第一,你们要签保密协议,第二,请服从我们的安排,第三,请务必不要做任何违法的事情。”

  艾尔用手支着下巴,戏谑地看了他一眼,“可是,我已经忘记什么事是违法的事情了。”

  唐汀之点点头,“我会在飞机上教你们的。”

  又讨论了一下撤离的事情,会议就结束了,当所有人都往外走的时候,唐汀之叫住了单鸣。

  单鸣顿住脚步回过头,沈长泽也跟着留了下来。

  唐汀之说,“单鸣,你是苏州人吧。”

  单鸣挑了挑眉,“大概吧。”

  “二十多年没回过家乡了,想借这个机会回去看看吗?中国变化很大,但是我可以给你找出你家的原址。”

  单鸣语气有几分冷,“没必要,我没什么想看的。”他指着唐汀之的鼻子,威胁道:“记住,不准再多事。”

  唐汀之道:“好吧,就当我没说过。”

  单鸣转身走了出去,沈长泽从后面追上来,拉住他的胳膊,问道:“爸爸……”

  单鸣猛地转过头瞪着他,“是你调查我?”

  沈长泽摊开手,坦诚道:“我想知道你所有的事,既然你不告诉我,我只能自己查。”

  单鸣冷道:“我的经历好玩儿吗?我自己都觉得没意思。”

  沈长泽低声道:“我只是希望比所有人都更了解你,毕竟我认识你太晚了。”

  单鸣推了他一把,转身往自己的住的地方走去。

  沈长泽不紧不慢地跟在他背后,尾随他进了屋。

  单鸣掏出他的枪,开始仔细擦拭了起来。沈长泽早就注意到了,这么做能让他心情平静。

  他走过去坐到单鸣旁边,轻声道:“你别生气了,我那个时候很想你,又不能去找你,所以只能尽量多的搜集你的消息。你知道吗,自从我们分开之后,你出的每一次任务、账户的每一次变动、在网络上的一切动向,我都知道,就算你生气也没办法,我就是要知道你的一切。”

  单鸣瞪了他一眼,“你脑子有病。”

  沈长泽无所谓地点点头,“可能吧,说来说去,如果你不抛弃我,我就不会这样。”说完这句,他语气又有几分幽怨,单鸣当初的行为是他一辈子无法解开的心结。

  单鸣心情本就不好,这时候听到这句指责更来气,“你他妈有完没完,别成天跟个怨妇似的就记得我抛弃你。我抛弃你又怎么了?老子乐意。”他把枪往床上一扔,“滚出去。”

  沈长泽硬是把要翻涌上来的怒意给压了下去,他把枪收好,“我不跟你吵,我也不会出去。”

  单鸣看着这个牛皮糖,心头就一股火。

  一想到他要再次回到中国,以前那些离他很远的记忆就都浮了上来,怪自己记忆力太好,他以为自己早就忘了呢。

  单鸣往床上一躺,闭着眼睛想让自己睡觉,可是现在才晚上九点多。

  沈长泽凑过来给他揉按着太阳穴,软言道:“如果你不愿意回忆,从今往后再也不会有人在你面前提。”

  单鸣沉默了好半天,才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家里人都死光了。”

  沈长泽弯下身亲了亲他的额头,“谁说的,还有我呢。”

  作者有话要说:基情中国行~

  第一百一十二章

  单鸣分析可能是自己之前说话又呛着他了,沈长泽第二天一整天都闷闷不乐,也不吃饭,就在屋子里在电脑上忙活,单鸣看他好几个小时都没离开过座位,键盘敲得噼里啪啦直响。

  请知悉本网:https://www.lewenma.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ewenma.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