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页_养父
乐文小说网 > 养父 > 第66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6页

  了,也许一开始就……

  他刚想破口大骂。

  沈长泽突然好像豁出去了似的轻声说,“爸爸,我喜欢你,我爱你。”

  单鸣跟见了鬼似的看着他。

  孩子眼睛一闭,栽倒在他身上,晕了过去,身上的龙鳞慢慢褪去,龙血人的特征以肉眼能见的速度在逐渐消失,直到恢复成人的模样,恢复成那个他熟悉的俊美英挺的少年。

  单鸣在震惊中怔愣了好久,才抱住他逐渐滑进水里的身体,拖着他一起上了岸。

  他确定自己刚开没幻听,孩子跟他说喜欢他,爱他。

  这跟以前他的理解不对路,至少以前小孩儿这么说的时候,他觉得他在撒娇,但是刚才发生的事情让他无法把这几句话当作儿子对爸爸撒娇。

  这太可怕了。

  单鸣脑子乱糟糟的,就这么扛着沈长泽走过长长的走廊,回到了控制大厅。

  唐净之一伙人全都被抓住了,和其他科研人员和保镖一起,狼狈地被按在地上,唐净之闭着眼睛,看样子是被打晕了过去。

  旁边躺着几个保镖的尸体,还有缺了半边脑袋的耐西斯。

  巨石看单鸣瞥了耐西斯一眼,解释道:“艾尔说你想亲自杀他,我不知道,他逃跑,我就开枪了。”

  单鸣摇了摇头,他心里事儿太多了,这显然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只要耐西斯死了就行。

  虎鲨正坐在一旁抽烟,脚边已经聚集了好几个烟头,任谁都看得出他的烦躁。

  单鸣把沈长泽扔到了地上,走到虎鲨和艾尔面前,“你们赶紧揍我吧,我想睡觉。”

  话音未落,艾尔已经一脚把他踹翻在地,扑到了他身上,左右开弓,给了他两拳。艾尔揪起他领子怒骂道:“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为什么要养这种东西,你忘了林强是怎么死的,为什么要养他!”

  单鸣眨了眨眼睛,生平第一次道歉,“对不起。”

  艾尔眼圈都红了,“你忘了父亲是怎么死的吗?你不知道这种怪物多危险吗,你为什么要瞒着我们,为什么要瞒着我们。”

  单鸣伸手抱住他的脑袋,哽咽道:“对不起,艾尔,我一开始真的不知道,当我知道的时候,我已经没法开口了,对不起,兄弟,对不起。”

  艾尔抱着他哭了起来,就像当初林强死的时候,他抱着单鸣俩人一起痛哭一样。十四年了,没人从那片阴影里走出来,今天发生的一切,勾起了他们不愿意回首的记忆,逼着他们回顾了当时的惨烈,可却也释放了他们对龙血人深深的恐惧。

  单鸣摸着艾尔柔软璀璨的金发,就像安抚一个孩子一样安抚着他,心里充满了愧疚。十八岁的时候忍着养父和战友暴死的痛苦,接替游隼老大的职位,重振整个佣兵团,艾尔为此付出了多少,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从收养沈长泽到现在,整整十年时间,他做错了很多事,而最不应该的,就是欺瞒了这些信任他的人。

  他不能再错下去了。

  他当着唐汀之以及游隼所有佣兵的面儿,把事情简要地说了出来。

  唐汀之没有阻止他,只是在最后,淡然地说,“希望大家守口如瓶,不要把这件事透露出去半分,那么我可以保证你们不受到政府的骚扰。”

  游隼所有人都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大部分是被震惊了。

  好半天,卡利才呼出一口气,“天哪,我是在看科幻电影吗?龙血人?我居然杀了一只龙血人,你们都看到了吗,我那漂亮的一枪,太酷了。”

  虎鲨瞥了他一眼,他立刻嬉笑着闭上了嘴。

  艾尔上去把唐汀之从地上拎了起来,冷冷地看着他,“你以为只要我们闭嘴,就两不相欠了?你们制造出来的怪物杀了我的养父,这笔账我找谁算!”

  唐汀之道:“应该不能找我,那个时候我还很小,还没听说过龙血人。”

  艾尔抡起拳头要揍他。

  唐汀之一下子抓住了他的手,诚恳道:“莫瑞先生,你刚才救了我,谢谢你。”

  艾尔愣了愣,看着他沉静深邃如夜空般的瞳仁,竟感到一丝心慌。

  虎鲨站起身,“艾尔,别为难这个呆子,放开他吧。”他走过去把单鸣从地上揪了起来,放到了椅子上,“说说你的打算。”

  单鸣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沈长泽,孩子的脸看上去是那么稚嫩、那么无辜。

  他沉默了。

  虎鲨道:“小孩儿是游隼的一员,你想留下他,无可厚非,但他也是个定时炸弹,随时会给游隼带来危险。我们该怎么处置这件事,我希望所有人都能表态,他是你捡回来的,你先来。”

  卡利笑道:“虎鲨,龙血人这么厉害,他留下我们不是有个强大的帮手吗。”

  百合也耸了耸肩,“我觉得没什么大不了,下次让他变身给我看看。”

  猎鹰却道:“你们想得太过天真了,他是中国政府的重要试验品,一滴血都宝贵得不得了,以后会掀起怎样的腥风血雨,谁能预料?游隼没有他也一样强大,但有他在,我认为太危险了。”

  其他人也七七八八地发表了意见,觉得孩子留下无所谓的和认为太危险的,几乎各占一半。

  而虎鲨和艾尔,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是看着单鸣。

  单鸣接触到他们的眼神,心里一阵莫名的感动。

  虽然他们什么也没说,但是单鸣知道,如果他坚持要把沈长泽留下,艾尔和虎鲨会站在他这边,不为什么。

  虎鲨挥手制止了大家的讨论,“收拾东西,先回云顶吧,单,在回到云顶之前给我们一个答案。”

  作者有话要说:又是星期五,好哈皮呀

  第八十一章

  他们开车返回云顶。

  唐净之和他的几个助手,应唐汀之的要求被他们一并带了回去,因为车里空间不够,全部塞进了后车座。

  佩尔昏迷了半天醒了过来,身体没有任何大碍,对于唐净之在她身上做了什么实验,也基本没什么印象,倒是沈长泽,一直没有醒的迹象。

  他们回到云顶,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

  唐汀之联系了中国军方,虎鲨帮他们和摩洛哥政府搭了个桥,让中国政府的人能顺利进入了摩洛哥境内,来到云顶把唐汀之和唐净之带回去。

  他们仍需要在摩洛哥呆上两天,等中国派人来,并对于他们的行动给予摩洛哥政府一个合理的解释,这件事才算结束。

  这两天时间,单鸣躺在房间养伤,连门都没出。

  沈长泽就躺在他旁边,依然昏迷不醒。

  根据他这次战斗体力消耗量来判断,这次他会睡很久很久,至少三天以上。

  这反而让单鸣觉得松了口气,即使孩子醒了过来,他也不知道要拿什么表情对他,那个吻,那番告白,实在让他太震撼了,他真是哭笑不得,不明白怎么会在他身上产生这种闹剧。

  他还是不愿意相信小孩儿对他产生了那种莫名其妙的感情,他宁愿相信小孩儿当时是糊涂了,精神失常了。

  他看着在他旁边沉沉睡着的沈长泽,俊美的脸蛋稚气未脱,沉睡中毫不设防的样子,就跟一个普通的十五岁少年没有什么区别,没人能从这张脸上看出那些可怕的变异人计划和残酷的斗争。

  单鸣顺了顺他的头发,露出他光洁的额头,仔细端详了半天。

  根本还是个小孩子啊,真的只是个小孩子。

  可是压在他肩上的负担,比任何一个成年人都重。他的未来究竟会怎么样?单鸣无法不感到担忧。

  这个时候,单鸣就像一个普通的父亲,为了儿子将要面对风险和为难担忧。

  可他知道,他不可能只是沈长泽的养父,他还是游隼的一员,他是艾尔的兄弟,是虎鲨的亲人。

  其实不需要虎鲨给他时间考虑,他心中早已做出了决定。

  单鸣伸手摸进沈长泽的衣领,从他脖子上拿下了他的士兵牌,跟自己的交换。

  单鸣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脖子上的士兵牌的名字变成了“SHEN”,心里涌上无法形容的不舍。他俯下身,轻轻亲了亲沈长泽的额头。

  两天之后,中国政府派人来了。

  唐汀之看着他们把唐净之一伙人押上武装车辆,等他们全部上车之后,他转过头,看着单鸣。

  单鸣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点了点头,“你把他带走吧。”他说的时候很是淡然,就好像是在归还他从唐汀之哪儿接来的螺丝刀。

  唐汀之问道:“你确定吗。”

  单鸣微微偏过头,看了一眼沈长泽睡着的房间,然后扭过头看着唐汀之,“嗯,带走吧。”

  游隼没有一人说话,全都静静地看着他。

  唐汀之冲一个军官点了点头,军官带着两个士兵进去了,不一会儿,他们把沈长泽背了出来,一步步朝那车上走去。

  当他们经过单鸣身边的时候,单鸣心里一阵酸痛,下意识地伸手抓住了沈长泽的胳膊。

  背着沈长泽的士兵顿住了脚步,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唐汀之。

  单鸣抓着孩子的胳膊,恍惚之间,有点想不明白,那肉呼呼的细软的小胳膊,怎么变得如此结实了,他那跑得快了都会摔跤的小娃娃,怎么会长的这么快,太快了,以至于十年时间就像做了一场梦,转眼梦醒了,就要分开了,怎么会这样呢?

  沈长泽从小到大的一幕幕全都浮现在了他眼前,第一次害怕地叫他爸爸的样子、窝进他怀里睡觉的样子、抱着他的脖子撒娇的样子、完成了任务跑到他面前邀功的样子、踮着脚给他洗衣服的样子、护在他身前说要保护他的样子、甚至是说爱他的样子,一幕又一幕,直刺进他心脏,觉得眼眶火辣辣的,这酸楚简直让他不知所措。

  他从来没像现在这一刻般,清楚地感受到,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叫你“爸爸”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牵挂,意味着不舍,意味着浓浓的感情。

  他曾经很长一段时间不能理解,冷酷狠毒如林强,为什么要跟那个龙血人同归于尽,他明明可以跑的。

  现在他明白了。

  这次分开之后,还能见面吗?

  他能活到几时呢,也许这次就是永别,也许到他不知道在何处暴死的那一天,都无法再见孩子一面。

  他只是有点舍不得,真的只是有点舍不得,舍不得那一声“爸爸”,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看到这孩子用崇拜的眼神看他,听到这孩子再叫他一声“爸爸”。

  单鸣咬了咬牙,松开了手,颤声道:“走吧。”

  终有一别。

  唐汀之带着人走了,走得很干净,就好像他们没来过,沈长泽也从来不曾存在过。

  单鸣就感觉自己做了一场很长的梦,一梦就是十年。

  请知悉本网:https://www.lewenma.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ewenma.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