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页_养父
乐文小说网 > 养父 > 第56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6页

  失控可怎么办?他非常清楚自己渴望的人是谁,如果他真的做出了什么……单鸣不会原谅他,他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单鸣接收到他担忧的眼神,心里一时也不太有主意。豪斯把这个事说得如此严肃,不由得他们不重视,可是真让他拿什么主意,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他不想让孩子离开他,孩子才十五岁,而且在这些人眼里,恐怕都没把他当人,仅仅是当成一个昂贵的实验品,再怎么珍贵,也比不上当一个人自在,他不想把孩子给任何人,一想到这些人要把沈长泽当青蛙一样随意研究,他就想杀人。

  单鸣露出一个坚定的表情,“我们想其他办法克服。”

  沈长泽就是在等他这一句话,只要爸爸不赶他走,他们可以想其他办法克服,总之,离开爸爸是最让他无法忍受的事情。

  豪斯无奈地摇了摇头,“你们把事情想得如此简单,我无话可说。我知道,如果不实际发生点什么,你们是不会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的,我也无法在这个时候说服你们,我只能说,当你们需要帮助的时候,可以随时来找我。”

  这时候,艾尔吃完了饭,走了过来,“嘿,你们聊什么呢,说了半天了。”

  豪斯道:“聊在美国的一些事。”

  “你们的人把单打得半死不活的,这些东西有怀旧的必要?”

  豪斯讪讪道:“我们没聊那个。”

  “赶紧吃饭吧,吃完了休息半小时,然后我们趁夜出发,赶到独立党扣押人质的地方。等解救完人质,我们就去找喀法尔。”艾尔的眼睛里明显写着不是找喀法尔,而是找钱。

  豪斯站起身,去和带来的队员说话去了,其他人也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全员出发,往西撒哈拉更深处开去。

  作者有话要说:求留言~~

  第六十八章

  四辆车连夜赶路,终于到达了独立派的一个军事基地,据谍报消息,被劫持的人质就被安置在这个基地里。

  受自然环境影响,这里的人特别爱挖坑,这个基地地面上有几个营房和哨卡,但是地底下肯定还有人,而人质多半是被囚禁在地下基地里。

  这个地形易守难攻,大家都不敢贸然行动。

  虎鲨通过无线电对艾尔说,“我观测到了喀法尔的位置,和这个基地重叠了,他也在这里。”

  “什么?喀法尔也在那儿?”艾尔道:“难道他也被劫持了?”

  “不,喀法尔和独立派有一定的援助关系,他多半是来这里寻求庇护的,他身上带了那么多钱,又长了一张富裕的白人面孔,如果在这种慌乱的地方被暴民劫持的话,可能连命都保不住,所以他多半是请求庇护的,然后再找时机回法国。”

  艾尔怒道:“那现金岂不是多半被这些独立派给吞了。”

  “当然了,很遗憾,但是这个情况也是我没有预料到的。”虽然他话是这么说的,可语气中没有半分遗憾的意思,喀法尔在这里出现,正好省了他接下来去寻觅的功夫了,他的目的本来就不是钱,他要的是喀法尔这个大活人。

  艾尔握拳道:“从来没人敢跟老子抢钱,兄弟们,咱们把这个贼窝一锅端了。”艾尔的耳机里传进一阵杂乱的哄笑声,大家信心十足地附和着。

  虎鲨道:“六名人质的相貌大家都记住了吗?要尽量确保每一个人质存活。”

  “记住了。”

  “那么我来说一下作战计划,简单来说,我们要在地底下的敌人没有察觉的情况下,把地面的人清扫干净,然后用催眠瓦斯或者强光手雷对付地下的。”

  豪斯道:“我不赞成用强光手雷,你们这群雇佣兵没有一点同情心,几年前在纽约那次,你们用震荡弹攻击劫匪和人质坐的巴士,造成几名人质留下终身残疾,你们只考虑人质是否活着,却不考虑他们是否真的安全。”

  艾尔冷哼道:“第一,当时如果不用非常手段,劫匪马上就要登船,像你们那样犹豫不决,等他们发现船已经被扣押,难免会狗急跳墙。他们连命都不要,到最后的结果必然是报复性地射杀人质,或者干脆引爆炸药同归于尽,我们从大局出发,那是当时最好的选择,只不过是聋了或者瞎了,总比命没了好。第二,这趟任务,你们要听我的,否则就滚下车。”

  豪斯沉默了一下,没再说话。

  虎鲨接口道:“大家带好光感调节护目镜,这是我们刚从美国购入的一批新产品,能充当夜视镜,也能在遇到强光时自动保护眼睛,强光手雷是下下策,如果不到非常关头不要随意使用。但毕竟催眠瓦斯有作用时间、散播速度和范围等局限性,而且在这种地底下挖基地,设计者不可能不考虑防火和防毒,基地下面多半配备了防毒面罩,所以催眠瓦斯能够起效,但是效果一定不会太大,所以大家多加小心,关键时刻就是用强光手雷吧。每人带一颗就够了,记住不要同时引爆,如果不想被活埋的话。”

  在地底下使用强光手雷也是冒险之举,虽然强光手雷震荡没有炸药那么大,但毕竟会产生一定影响,如果同一时间引爆太多,就有塌方的危险,不过这种易守难攻通道狭窄的地道,敌人非常容易堵着个拐角就堵死他们的全部进攻,不使用这种手段,即使能攻下来,牺牲也太大了。

  人质的健康和战友们的性命,他们当然毫不犹豫选择后者。

  豪斯没有再发出异议,虎鲨派人去给他们送了护目镜和手雷。

  艾尔开始指派人员,“地面上看着人不多,卡利负责塔楼,单,你手臂不方便,跟着卡利当他的掩护手,猎鹰,监控摄像头交给你,虎鲨、科斯奇负责东边哨卡,百合、走火负责南面的,我和沈长泽西面,其他人员等卡利行动后,从塔楼方向进入基地,现在正是他们熟睡的时候,进入营帐后先用瓦斯,把所有人干掉,然后堵住地下基地的入口,我们一起行动。现在,出发!”

  十几个人清减装备,然后趁夜训练有素地摸进了基地,当先头部队悄无声息地完成任务,干掉哨卡守卫后,后续人员悄悄靠近两个营帐,放出催眠瓦斯,在等待了一会儿后,他们带好面罩,抽出军刀,矮身摸了进去,这些睡得烂熟的独立派士兵就像案板上的鱼,在毫无抵抗的情况下,被他们一个一个地抹了脖子,沉闷的空气中顿时飘散出浓郁的血腥味,闻之让人作呕。

  干完之后,所有人开始往地下基地的入口移动。

  沈长泽紧握着沾满血的军刀,透过无线电轻声说,“爸爸,你还好吗?”

  等了一会儿,没有得到单鸣的回复,沈长泽有些心急,单鸣现在手臂受伤,一旦狙击手被发现,他就可能受到波及,他不能不担心,于是他又问了一遍,“爸爸?你听到吗?”

  单鸣冰冷地声音传来,“别废话。”

  耳机里传来好几个人的低笑声,沈长泽脸有点儿烫,艾尔更是调侃道:“你究竟是十五岁还是五岁,成天找爸爸?”

  沈长泽刚想辩驳,虎鲨低沉的声音响起,“都他娘的给我闭嘴,好好干活儿!”

  无线电终于清静了下来。

  猎鹰开始破坏地下基地的门锁,两分钟之后,只听轻轻地一个金属旋转的声音,门被推开了一条缝隙,猎鹰拉开催眠瓦斯的拉环,一连扔进去了三个。

  除了在营地外守卫的六个人之外,其他人戴上防毒面罩,把防护眼镜挂在脖子上,以备随时切换,然后一个个端着枪走了进去。

  瓦斯冒出的浓烟把整个巷道都给填满了,可视性变得非常差,他们交错着左左右右地贴着墙根儿,一步一步地往里走,入目先是一个监控大厅,里面的人全都睡着了,监控大厅后面有三个门,应该是通往不同的攻能区域,虎鲨把队伍分成三队,进入了那三道门里。

  沈长泽和科斯奇、百合以及一个豪斯带来的SWAT一队,他们先把瓦斯放了进去,然后谨慎地往里走。

  突然那个SWAT爬到了地上,耳朵贴着地面,然后打了个手势,表示有人过来了。

  沈长泽看了看头顶,上面是地下基地用来通气的管道,全都暴露在天花板上,很粗,足够支持人的体重,沈长泽一脚蹬到墙面上,然后借力跳了起来,一把抓住了管道,翻身趴了上去,然后顺着管道往前爬。爬了四五米远,前方的瓦斯含量低,已经能看清周围情况了,三个人独立党士兵带着防毒面具,端着AK悄声跑了过来,沈长泽等他们从自己头顶路过,然后双腿勾住管道,身体倒挂了下去,瞅准了落在最后的一个士兵,一下子拔掉了他的防毒面具,然后快速捂住他的嘴,刀锋一下子隔断了对方的喉咙。

  即使他动作很快,那个人还是发出了声音,引起了前面两人的注意,沈长泽一下子跳到了第二个人身上,双腿缠住他的腰,手肘搂住他的脑袋,用力一扭,硬生生拧断了他的脖子,这个时候,跑在最前面的那个人倒在了地上,百合最喜欢逗沈长泽,这时候就风情万种地朝他眨了眨眼睛,然后把带血的刀子在那人身上蹭了蹭。

  沈长泽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做了个跟随的手势,四人继续前进。

  耳机里传来了枪响,看来其他小队的人已经开火了,四人加快脚步,顺着通道一间一间房间地找,突然,前方十多米处一扇门打开了,一个提着裤子睡眼惺忪的从里面出来了,看样子为外面发生的事情完全不知道,起夜上厕所来了。

  四个人都愣住了,没想到突然这么冒出来一个人,那个人跟他们打了个罩面,突然瞪大了眼睛,张嘴就喊,科斯奇举枪崩碎了他的脑袋,枪声一响,他们就没办法继续隐蔽行动了,沈长泽一边往前冲一边掏出怀里的强光手雷,猛地投进了那个开门的房间,然后一下子撞在了门板上,把要出来的人全给撞了回去,手雷声炸响,整个基地直晃,土屑灰尘掉了他们一身,房间里传出了痛苦的嚎叫声。

  沈长泽带上护目镜,一把拉开门,端着PSG开始对着里面的人扫射,所有人都捂着眼睛在地上翻滚,根本无力反抗,很快这里就变成一个屠宰场。

  他们进屋搜了一圈,果然只是一个普通的士兵宿舍,他们快速撤出,然后开始加快速度,跑步前进。

  沈长泽不敢再用手雷,我估计其他人也不敢用了,手雷的震荡比他们想象得大,如果这里塌了,他们都得被活埋。

  接下来的路程还算顺利,他们最近找到了那群人质,人质全都被锁在一个房间里,门口的守卫吸入了瓦斯,早就睡着了,也因此捡回一条命。

  科斯奇打开门的时候,人质一阵骚动,他开始回忆人质的相貌,然后清点人数,“一、二、三……咦?怎么多了一个?咦?我好像见过你。”

  沈长泽扭头一看,安静地坐在角落里的人,在暗淡的光线下只露出一张雪白的面容,跟其他形神狼狈满眼恐惧的人质相比,他看上去非常镇定,仿佛不是被人关押起来,而是来这个参加一个会议,这个人游隼的佣兵们都见过,他是那个来自中国的军医——唐汀之。

  唐汀之站了起来,这回,他没穿军装和白大褂,而是一身很普通的休闲装,他面无表情地对沈长泽道:“真巧,该来的都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一更

  第六十九章

  沈长泽皱眉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艾尔的声音突然从耳机里冒了出来,“找到喀法尔了,还有一些从‘云顶’跑来避难的。”

  豪斯赶紧道:“别杀他。”

  请知悉本网:https://www.lewenma.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ewenma.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