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页_养父
乐文小说网 > 养父 > 第55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5页

  “多几个人免费帮忙,难道不是件好事吗?”

  “谁知道你们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这件事我们不会同意,我们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忙,想进去,自己想办法吧。”

  豪斯耸耸肩,“那我换一种说法吧,喀法尔身上带有大量现金,我在他身上安装了定位,现在只有我能找到他,找到他后所有的现金都归你们,怎么样?”

  艾尔眼前一亮,“真的?多少?”

  “大约……我也不知道,七八千万美元总有的。”

  艾尔眨了眨眼睛,刚想张嘴,后来想到虎鲨在旁边,有所顾忌地看了虎鲨一眼。

  虎鲨双手交叠在胸前,坐在椅子上,腰板挺得笔直,像一尊肌肉纠结地大塑像,看到艾尔在看他,虎鲨挑了挑被刀疤从中间划断的眉毛,凉凉道:“你是游隼的老大,看我干什么。”

  艾尔风情一笑,“你帅。”然后他对豪斯道:“你们几个人?”

  “你愿意带几个?”

  “最多给你们一个车。”

  “好,就一个车。”

  “入境之后听从我们的安排。”

  “只要不影响我们的任务,就听从你们的安排,但是别想让我们的士兵们做些要命的事情。”

  艾尔一拍掌,“就这么定了。”

  沈长泽特别无语地看了艾尔一眼,忍不住问道:“艾尔,你要那么多钱做什么?”

  艾尔恼羞成怒,拍了下他的脑袋,“养活你们!”

  第二天早上,政府提供的四辆军用悍马和两名作为向导的军官到了,豪斯带了五个人,坐上了其中一辆车,游隼此次出任务一共十六人,乔伯受伤,佩尔和他一起留了酒店,剩下十四人和军官坐剩下三辆车。

  本来艾尔想让单鸣和乔伯、佩尔一起留在酒店的,乔伯大腿中弹,无法行动,但单鸣坚持自己要亲手抓到耐西斯,于是硬是跟了过来。

  虎鲨不客气地说,“你现在就是个累赘。”

  单鸣瞪着眼睛,很不服气,但又不敢随便骂娘,虎鲨会揍他。

  沈长泽皱眉道:“我负责爸爸的行动,保护他的安全,不会拖累你们的。”

  单鸣咧嘴一笑,朝虎鲨抬了抬下巴,一副“看着没有,我有儿子你没有”的得意样子。

  四辆车开了一整天,在日落以后到达了一处秘密基地。他们沿途经过的西撒哈拉的城镇,看上去都很荒凉,此处也不例外,这个沙堡一样的小镇,看上去根本没多少人,透着一股让人不舒服的死气。小镇的围墙上插着被焚烧得千疮百孔的摩洛哥国旗,地面上有很明显得坦克驶过的痕迹。

  他们把车停在一公里外的隐蔽处,军官用无线电和基地里的人联系,过了一会儿,一个村民模样的人骑了一辆特别破的摩托车过来了,军官下车和他交换了什么东西,然后他们跟着那辆摩托车绕着小镇开了二十多分钟,最后在一个外表看上去像个沙丘一样的地方停了下来。

  原来基地设在地底下。

  他们把车藏在沙丘后面,一行人进入了地下基地。

  基地跟它的外表一样简陋,里面只有二十来个人,看周围的设备,这里应该主要发挥通讯和谍报集散地的作用,武装力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这里负责的军官按照上级指示,把目前的情况给他们详细说了一遍,包括被劫持人数、身份、以及他们可能藏身的地方,对于独立党的人数和武力也做出了一些分析,然后他们围坐在一起研究地图。

  单鸣父子俩坐到了一边,沈长泽和佩尔前段时间研究了一种用中药制成的药包,专用于缓解肌肉严重受损,现在单鸣胳膊上就缠了一圈这种药包,然后外面夹着夹板,防止他骨头出问题。

  沈长泽把那个夹板解开之后,药包的味道就在地下基地里散开了,那味道非常浓郁苦涩,不太好闻,所有人都忍不住看了看他们。

  俩人确实胖若无人的样子,沈长泽开始顺着经络的方向给单鸣按摩,他手劲儿大,每一下都给单鸣疼得直咧嘴。

  沈长泽看他样子就心疼,看他肿得快比腿粗的两条小手臂更心疼,他低声道:“爸爸,忍一忍吧。”

  单鸣额上冒出了汗,咬牙道:“没事儿,快点。”

  “是谁把你的手臂弄成这样的,是那个豪斯吗?”

  “不是,是一个死人。”

  豪斯不满道:“我跟他打擂台的时候他的手已经那样了,基本上我也没做什么。你抖敲断了我的膝盖了,还不满意吗?”

  沈长泽扭头瞪了他一眼,别有深意地说,“如果能彻底敲断就好了。”

  豪斯撇了撇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感慨了一句,“你变化很大,长大了很多。”言辞中似乎有那么几分欣慰。

  沈长泽转过了头去,没再理他。

  晚上吃饭的时候,豪斯又凑了过来,看旁边没人,就低声道:“你们一直和唐有联系是吗?看来他教了你很多有用的东西,你的进步比我想象得还大,你现在到什么程度了?”

  沈长泽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别打扰我和爸爸吃饭。”说完他舀起一勺汤,送进了单鸣嘴里。

  单鸣张嘴吞了下去,然后摇摇头,“不吃了。”

  “再吃点儿,汤都没喝完。”

  “不吃了,难吃死了,什么破玩意儿黏糊糊的,喝了半天都喝不出是什么东西,呸。”单鸣露出一个厌恶的表情。

  他“呸”完之后见对面两个摩洛哥的军官正尴尬地看着他,单鸣凶恶地瞪着他们,俩人立刻低下了头。

  沈长泽又舀了一勺,“这里的条件就这样,爸爸你不要挑食了,再吃一点。”

  单鸣坚决地撇过头,“不吃。”

  沈长泽哄着他,把勺子递到了他嘴边,“爸爸,再吃一口,一口,回去我给你做中餐,天天做行吗,再一口。”

  单鸣看了他一眼,勉强张开嘴,把那味道古怪的汤喝了下去。

  豪斯看得目瞪口呆,虽然他才刚刚开始学中文,水平不行,但是如果没理解错的话,这种场景跟父母哄孩子吃饭差不多。

  沈长泽给单鸣擦了擦嘴,然后才把头转向豪斯,没好气地说,“你刚才说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为了防止无耻的盗文网站机器同步盗文,以后所有章节标题都变成“最新更新”,章节数在内容提要里显示。

  如果这里由作者的话可以试试,据说机器很蠢,每章标题一样它就会以为我没更新。。。。。。

  第六十七章

  豪斯回过了神儿,问道:“我说,你们和唐有联系吧?中国的那个年轻的科学家,长得像女人的那个。”

  沈长泽点头,“怎么了?”

  “怪不得你进入这么大,你现在自控能力如何?”

  沈长泽压低声音,“可以随意念变身,如果是自己变身的,会有清醒的意识,不过如果情绪失控的时候变身就无法自己控制。另外变身之后不会昏睡了。”

  豪斯点点头,“状态和我差不多,当我生命受到威胁而变身的时候,我也会变得很难控制自己。”豪斯突然问道:“你有过性经验了吗?”

  沈长泽有几分羞恼,硬邦邦地说,“没有。”

  “你今年15了吧,这是你不能回避的问题。即使你不断地强化身体和自控能力,性这方面如果你不经过诱导和训练,以后你的性经历会非常……唔……”豪斯斟酌着措词,“麻烦。当你经历性的时候你一定会失控,这也同样是每个龙血人所必须经历的,如果你不克服,会给你的配偶带来极大的痛苦,你自己也一样。我这么说吧,比如你现在看到性感的女性,你有冲动,但是你的理智让你克制,这很好,但是随着你年龄的增长和对性的憧憬,你会越来越无法克制,等到有一天你对某个人的渴望达到失控的状态的时候,你会伤害对方,这也许不是你自己想的,但是你无法压抑寻求xing爱和繁衍的动物本能。当你在性的驱使下变身,你的性能力非常惊人,绝对不是普通人类女性能承受的,这不难想象吧,你变身之后拥有超人般的身体素质,自然也会有非同寻常的性需求。我在变成龙血人之后,有四年的时间不敢见我的妻子,我怕伤害她,直到我能控制自己。”豪斯顿了顿,看着沈长泽微微涨红的脸,“我希望你不要觉得害羞,我在跟你讨论一件很严肃的事情,这在你现在,或者将来的两三年,将会发展成一个严重的问题,而且你必须面对。我相信你不希望在自己失控的情况下伤害自己心仪的人,而且一旦你这么做了,而对方走运没死的话……你还要想想如何保守自己身份的秘密。难道你还觉得我在给你讲成人笑话吗?”

  单鸣听完之后,足足愣了十来秒,然后叹气道:“龙血人这么厉害?是特别大还是特别持久?那岂不是挺爽的。”言辞之中不免有几分羡慕。

  豪斯皱眉道:“单先生,这一点都不好玩儿。曾有过龙血人失控之后弓虽.女干女性至死的案例,还有些龙血人跟自己的女友妻子亲热,却在性刺激下变身,然后无法自控,伤害了对方,这些都是相当糟糕的事情。现在所有无法自控的龙血人,都禁止接触女性了。请你不要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人类的父亲,只是教教他怎么追女孩子和使用避孕套,作为一只龙血人的父亲,你需要帮助他控制自己的性行为。”

  单鸣耸了耸肩,“你倒是说说,我怎么帮他?”这种事听上去太扯乎了,难道他要把沈长泽绑起来跟人莋爱?

  豪斯顿时露出为难的表情,“我也不知道。”

  沈长泽愠怒道:“你怎么能不知道,你当初是怎么做的。”

  豪斯的这番话真的让他震惊了,他自己能感觉到自己对单鸣越来越强烈的渴望,他不傻,知道那是性冲动,如果真如豪斯所说,有一天伤害了爸爸怎么办?他想都不敢想,他会对爸爸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

  豪斯脸上浮现一丝厌恶,“我想你现在没有那个条件,而且恐怕你也不会愿意……愿意自己莋爱的过程被人全程围观研究,还时不时要给你注射些药物防止你过于兴奋,那真是太恶心了。一开始,他们会让你看一些涩情图片和电影,通过仪器帮助你克制自己,然后循序渐进,最后就会找人来和你做,让你逐渐学会控制自己,直到你可以在xing爱的时候不变身,或者即使变身也不会让自己失控伤害对方。总之,这是个非常艰难的过程,难道唐没告诉你们吗?”

  “我们上次见面,我才十岁,他说过,但是我、我没在意。”

  豪斯点点头,“你真是长得太快了,我现在恐怕已经不是你的对手了。怎么样,如果你需要帮助,我随时可以提供,你可以跟我去美国,我们有一流的实验室,帮助你强化和控制自己。”

  沈长泽摇了摇头,“我哪儿都不想去,我现在过得很好,我喜欢现在的生活。”

  “这么说我刚才说的话你完全没放在心上?”

  沈长泽抿了抿嘴,看了单鸣一眼,心里感到有几分压抑和担忧。一方面,他不想离开单鸣去任何地方,他觉得自己属于游隼,属于爸爸,其他他哪里都不想去,可另一方面,豪斯的一番话让他心中警钟大作,万一有一天他真的为了难堪的性而

  请知悉本网:https://www.lewenma.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ewenma.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