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页_养父
乐文小说网 > 养父 > 第24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4页

  择在停机坪上迎接他们。

  这时候正是晚上九点多,街上非常热闹,防弹车穿过最繁华的闹市区,把他们送到了酒店。

  一行人护送着奥赖斯从地下停车场的专属电梯登上这座位于市中心四十一层酒店的最顶层,整个过程非常顺利,看来奥赖斯目前的行程并没有被泄露。

  他们一进去,就先把套房的每一个角落都搜索了一遍,安装了摄像头和干扰器。最后分配了值班任务,三小时一轮班,每班三人,呆在客厅,守住房门,其他人休息。

  其实在他们的严格把关下,在酒店里被袭击的几率很小,真正危险的是外出时和签约发货时,所幸离奥赖斯女儿的宴会还有半个月时间,至少这半个月他们能吃好喝好。

  晚上单鸣和沈长泽值班的时候,孩子抱着笔记本电脑敲敲打打,然后抬起头对单鸣说,“爸爸,你这个穷光蛋,你账户上只剩下26快半美金。”

  单鸣毫不在意地说,“那怎么了,我又不缺吃喝。”

  “你对自己的财务没有一点规划吗?拿了钱就吃喝嫖赌,你这样以后怎么办?”

  “什么以后怎么办?”

  “以后啊,你老了以后啊。难道你能一辈子当雇佣兵吗,你总有老得枪都拿不起来的时候。”孩子认真地说着。

  乔伯在一边儿偷偷直笑。

  “能不能活到那时候都不一定呢,干嘛考虑那么远的事情。”

  “人怎么能不考虑远的事情,万一你就活到了呢?就你这种大手大脚的花钱方式,老了之后连救济金都领不到,因为你没有合法身份。”

  单鸣越听越不舒服,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小子现在成天拿一堆大道理教育他,跟小老头似的,以前把虫子扔他头上都哇哇哭的小孩儿多好玩儿啊,怎么就长大了呢,真够烦人的,“我老之后就你养活我,不然我养你干什么,能吃能喝不能干活的。”

  孩子愣了愣,很认真地问,“你养我是为了你老了之后让我养活你吗?”

  单鸣敷衍地点了点头。

  孩子怒道:“那你为什么不能对我好一点,你对我这么差,我以后最多把你送养老院。”

  单鸣拧着他的脸,“你说谁去养老院?嗯?”

  孩子摸着被拧得发红的皮肤,嘟囔道:“帐户上只有26块钱,真不知道你怎么活的。”

  “放屁,老子爱怎么活怎么活,什么时候轮到你啰嗦了,你个毛没张齐的小屁孩儿。”

  孩子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他一眼。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过得相安无事,很快就到了奥莱斯赴宴的当天。

  当天一大早,艾尔带了四个人去勘察现场,并占据狙击手制高点,又派三个人去确认车行路线,扫除有疑点的障碍。

  酒店经理找来了造型师,为佩尔和沈长泽打扮。

  巨石和科斯奇穿起很久没碰过的西装,上身之后浑身不舒服,两个人互相嘲笑了对方一番,巨石动了动手脚,非常担心一抬腿裤线就会裂开。他们两个将扮作普通的保镖,护送奥莱斯进屋。单鸣则是穿了一身洁白的西装,带上圆礼帽,做司机的打扮。

  乔伯负责带领剩下的人潜伏进宴会大楼负责保全,他们一群闲着没事干就看其他人换衣服,当单鸣穿着一身剪裁精致的白色司机装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所有人都开始吹口哨。

  单鸣身高184,在这群虎背熊腰的欧美军人里面,显得单薄一些,但肌肉紧实柔韧,爆发力极强,身形修长,曲线完美,包裹在量身定做衣料考究的西装里,显得挺拔俊逸,器宇不凡。他长了一张典型的东方美人的俊美容貌,只不过常年凶悍骁勇,长相在战场上没有任何优势,有时候还会因为有特点而带来麻烦,所以周围很少有人在意一个男人的容貌。如果不是褪下了一身迷彩服,洗掉了脸上的鲜血和伪装色,包裹进这样一身干净得体的衣服里,几乎没有人意识到单鸣长得多漂亮。

  莱恩啧啧称赞,“哟哟,单美人儿,你这样的买到拉斯维加斯的夜场,绝对比干雇佣兵挣钱啊。”

  乔伯放肆大笑道:“有没有人要出钱包他?有没有?我听他儿子说他账户上就剩下26美金了,哈哈哈哈。”

  单鸣看他们拿自己开玩笑,有些羞恼,一开口,原形毕露,“你们这群狗龘娘养的就会说风凉话,穿上这玩意儿胳膊腿都不知道怎么放了,我抢放哪儿?靠,那个让我穿衣服的,你过来。”他指了指缩在墙角的造型师,“你让我穿着玩意儿,我枪放哪儿,刀放哪儿,没刀没枪你让我裸奔啊。”单鸣揪起那个造型师的衣领子,恶狠狠地瞪着他。

  可怜的造型师吓得直冒汗,“是奥赖斯先生要求您着装要得体的,您可以像电视上那样别在腰间。”

  “你电视看多了脑子进水了吧,这种掐着腰的西装外套要怎么挂一个勃朗宁?告诉所有人我用衣服盖着枪吗?”

  乔伯笑嘻嘻地说,“你别为难他了,看看西装里的内袋够不够大。”

  “不够,只能放钱包。”

  “那就是你们考虑不周到了,现在时间还够,赶紧给他改改,我们是来保护你的老板的,没有家伙怎么干活。”

  单鸣脱下西装甩到那造型师的脸上。

  这时候,沈长泽穿好衣服出来了,一打眼就看到单鸣一双长腿裹在白色的西装裤里,上身穿着修身的黑色衬衫,除了脸色的表情凶恶了一些,整个人看上去非常不一样。

  孩子看了他半天,然后跑过去说,“爸爸你好帅。”

  单鸣哼了一声,看了眼他用发胶固定起来的头发,用手指抹了抹,硬邦邦的,于是嫌弃地撇了撇嘴。

  孩子表情一顿,心里有些难受,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小西装,低声道:“爸爸,不好看吗,他们都说好看的。”

  “傻了吧唧的。”单鸣没再搭理他,还在为被乔伯他们嘲笑以及衣服太紧藏不了枪而生闷气。

  孩子抿着嘴,气愤道:“你才傻了吧唧的,你穿西装丑死了。”说完扭身跑进了更衣室。

  第三十章

  艾尔通知单鸣狙击手已经就位,附近比较高的楼顶都已经肃清,单鸣带领剩下的人手护送奥赖斯去宴会现场。

  一前一后两辆武装军用越野开路,奥赖斯、佩尔和沈长泽乘坐的防弹车被夹在中间,由单鸣开车。

  一路上超乎想象地顺利。

  到了举行宴会的大酒店,三辆车停在酒店大堂外,前后两车的人从车上下来,把车门围住,让奥赖斯下车。

  尽管艾尔声称已经肃清了各个狙击手需要占据的制高点,但他们依然要防备在周围有人放暗枪。把被保护的人用身体的肉墙层层挡住,虽然是一种不太好看的方法,但却非常实用,会让狙击者无法瞄准,无从下手。

  要知道狙击手的一枪必须做到有价值,因为放了一枪之后就有被敌人发现自己,进而子弹炸药都会朝他的方向招呼,所以这一枪必须有价值,因为放完就得跑,在无法瞄准的情况下奥赖斯一定是安全的。

  于是奥赖斯顺利地进入了位于酒店二楼的宴会厅。

  单鸣把车泊到停车场,从后备箱里拿出一个银白色的,看上去就价值不菲的手提箱,里面全是他的装备,他压了压帽檐,准备去和潜伏进酒店的其他人汇合。

  巨石和科斯奇作为保镖,只能守在大堂,他们鄙夷地看了看那些宴会里的保全人员,觉得他们傻呵呵的,一旦出现紧急情况,肯定没什么用。

  俩人巡视着大堂来来往往的宾客,大堂里还有两个穿着便服假装入住旅客的游隼的人,共同守护进入宴会厅唯一的正常通道。

  奥赖斯挽着佩尔,领着沈长泽,进入了会场。

  会场面积很大,足足有四百多平方米,非常气派,到场宾客超过了一百人,这么多人,中间混进一个不怀好意的人并不是难事。

  佩尔一身乳白色高级定制的低胸高叉礼服裙,趁着她棕色的皮肤和精致的容貌,愈发地风情万种,而沈长泽一身黑色的西装,领口处打了一个红色的蝴蝶结,明亮的眼睛安静地扫视着周围的人群,看上去像个礼貌优雅的小绅士,非常的漂亮讨喜。

  奥赖斯的女儿过来和她父亲打了个招呼,看得出来父女俩的感情不是很好,女儿轻蔑地看了眼佩尔,就自顾自地走开了。

  奥赖斯叹了口气,打起精神来开始进行交际。

  奥赖斯家族是曼哈顿名流,过来和他寒暄的人几乎就没断过,让佩尔和沈长泽都有些应付不过来,笑得腮帮子都僵硬了。

  佩尔趁着空挡对奥赖斯说,“这样不行,你赶紧找个地方坐下,不要再接触这么多人,会分散我和孩子的注意力。”

  奥赖斯点了点头,带着他们找到位置坐了下来。

  佩尔拨弄着头发,趁机调试塞在耳朵里的对讲机,她调节到对话的模式,轻声道:“就位了吗。”

  单鸣很快回答她,“走火在你们头顶的排风管道里,弹弓和黑白机混在侍应生里,你看到他们了吗,我和其他人分布在二楼和三楼的客房部分,进行排查。”

  “我看到弹弓他们了,你认为他们会在楼里下手吗。”

  “不好说,但是这里这么多人质,而且都是纽约有头有脸的人物,确实是个下手的好机会。”

  音乐声停下了,一个议员开始作为嘉宾代表讲话,会场变得安静起来,佩尔不再说话,而是和沈长泽交换了一个一切按计划进行的眼神。

  孩子坐在椅子上,腰板儿挺得笔直,单鸣送给他的军刀他贴胸口揣着,他的口袋里,和佩尔的手袋里,都放着一把HK4袖珍手枪,这玩意儿他们平时是不用的,毕竟性能差,这还是为了应付临时情况,让公司给他们找来的,因为没有操作过,俩人心里都不是很有底。

  派对很快就开始了,名媛们的花裙子转得在场男士们眼晕,人们的情绪热烈而欢乐,到处充斥着名贵时尚的气息。这是一个看上去再普通不过的上流社会的晚宴,然而只有当事人知道,也许这华丽的假象背后,就暗藏着可怖的杀机。

  晚宴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后,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所谓的意想不到,并非是他们没有预料到尼加利亚反政府叛军会趁这次机会行动,而是没有料到他们会大摇大摆地端着机枪从酒店正门口进来,直接把宴会厅里的人劫持成了人质。

  游隼里的每个人,都是身经百战的老牌雇佣兵,哪怕是一个菜鸟新兵,也知道在狙击制高点已经被敌方占领的情况下,这样贸然进入酒店劫持人质,最终的结果肯定是失败,又要防着敌方突袭抢救人质,又要防着可能来自任何方向的狙击手放冷枪,这绝对是找死的行为,是行军作战的大忌讳,打战先干掉狙击手是一个常识,他们非但不先去消灭狙击手,反而大摇大摆地旁若无人的想去劫持人质,究竟哪种匪徒会笨到不给自己留后路?

  除非……除非他们根本就没想活着出去。

  那些人的人数在三十左右,在门口就被卡利他们射杀了三个,进到宴会厅之后用枪逼着哪些名流聚集到中间,又不服从的马上一梭子子弹打成筛子,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巨石、科斯奇等四人幸运地在酒店大堂,被当成普通入住旅客放过了,他们为了不引起注意,跟着其他在大堂的旅客往酒店外跑,但趁着那些叛军不注意,隐藏在了大堂的遮蔽物后面,伺机行动。

  这时候,所有的佣兵们都意识到,他们碰到了一伙虔诚的宗教徒,可以为了信仰不畏生死,想知道信仰的力量,看看美军在伊拉克因为自杀性爆炸袭击而死亡的人数就能明白。

  以利益为出发点的雇佣兵最不愿意碰到这样的人,因为她们是为了钱打仗,而对方是为了理想、为了他们认为的崇高的信仰在打仗,他们根本不要命,每一次上战场,就根本没打算活着回去,所以他们敢不给自己留后路,做出了让游隼始料未及的袭击方式。

  战况一下子变得让游隼被动。

  宴会厅里的叛军们把宾客集中到窗户前,而自己则远离窗户,防止狙击手防冷枪,一个看样子是头目的人手里扛着一挺M249机枪,这玩意儿的重量和后座力都非常惊人,如果一个普通成年男人端着它放枪,多半会被后座力冲出去,不是力量体格远远超越常人的人,根本没办法把它扛着到处跑。

  他看着蹲在地上的百米宾客,开口道:“我找比尔·奥赖斯。”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聚集到奥赖斯身上。

  奥赖斯吓得浑身发抖,半天不敢站起来。

  那头目朝着一个意大利收工雕花圆桌一通扫射,打得木屑乱飞,又胆小的女性直接哭了起来。

  “我找比尔·奥赖斯!”头目加重了语气。

  佩尔接着哭声的遮掩,小声而飞快地在奥赖斯背后说

  请知悉本网:https://www.lewenma.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ewenma.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