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页_养父
乐文小说网 > 养父 > 第19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页

  /沈长泽甩掉瞄镜,从地上跳了起来,兴奋道:“爸爸,怎么样!”

  单鸣冷哼了一声,“这把枪给你用真他妈浪费,从M14练起。”

  沈长泽撅着嘴,“我打中了!”

  “你把它打成了一大一小两块儿铁,我要的是从中心击碎,差劲,你连佩尔都不如。”

  孩子的小脸气得通红,“如果那是个人的脑袋,不是照样碎成两半了吗。”

  “才三百五十米你就得意成这样?英军在阿富汗曾打出一千四百米命中的记录,三百五十米只是一个狙击手最基本的素质,就这样你还有脸出现误差。一毫米的误差有时候就能决定胜负,你得意个屁。负重四十公斤,去跑二十公里。”

  孩子抿着嘴,背起重达四十公斤的弹药箱,扭头去跑步了。

  单鸣看着孩子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

  在大家快吃完晚饭的时候,沈长泽才回来。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彻底浸透,头发都一缕缕地贴在脸上。

  他进屋之后把弹药箱一放,自己倒了杯水,一口灌了下去。

  巨石剔着牙从他身边儿走过,伸手拍了下孩子的后背,“不错,长高了嘛。”

  这一下差点把孩子拍地上,他打开巨石的手,不服气道:“早晚有一天比你高!”

  巨石看了看才到他腰的八岁小孩儿,大笑着走了。

  沈长泽走到单鸣身边,“我可以吃饭了吧。”

  单鸣正和乔伯他们喝酒呢,眼都没抬,“去吧。”

  孩子坐到一边埋头吃了起来,吃完饭后见单鸣他们还在喝酒胡侃,走过去催他,“晚上十点刚果反政府军送来的那批亲卫军就要到了,虎鲨带队,让他看到你们这时候喝酒,一定会挨骂的,你们还喝吗。”

  自从三年前那一战,到现在为止“游隼”出外接任务的次数大幅度下降,反而接了很多帮人培养训练军队的活儿,一是报酬高,二是可以避免大部队外出,虎鲨一直担心中国政府会有所行动,所以这三年尽力做到低调。

  他这话说得极扫兴,说完之后大伙都没心情喝了,纷纷散了。

  单鸣晃晃悠悠地站起来,就往自己住的地方走,沈长泽给他拿上外套,跟在他身后。

  从食堂走出来天已经黑了,入目是一片开阔的现代化军营,营地灯火通明,两架直升机刚刚起飞,不时有装甲车开过,这里以“游隼”为首,长期驻扎着三个外国人佣兵团,他们安然呆在这里的代价是不时为哥伦比亚政府提供一些“服务”,比如暗杀、保全、压制暴动、甚至帮政府训练军队,一年到头都有活儿忙。

  进屋之后单鸣就歪倒在床上,闭着眼睛享受酒后如在云端的晕眩。

  沈长泽熟练地给他脱鞋脱衣服,然后端了水给他擦脸。

  单鸣道:“到时间叫我。”

  “我知道。”孩子露出一个浅笑,心想等着我叫你吧,就让你一觉睡到虎鲨回来,好被他臭骂一顿。

  单鸣突然睁开眼睛,“你要是敢故意不叫我,我就把你赶去新兵营睡,一屋四十人,没有空调,成天伴着脚臭味和下流笑话入眠。”

  孩子撇了撇嘴,“我会叫你的。”

  单鸣闭上眼睛,舒服地哼了两声,“这还差不多,记住你现在的生活有多幸福,还能和我睡在一起,我对你真是太仁慈了……给我揉揉腿。”

  孩子就开始给他揉腿,直到单鸣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快到十点的时候沈长泽把单鸣叫醒了,单鸣起来洗了个脸,带着他去迎接虎鲨回来。

  十点多一点的时候,一辆军用运输机在营地降落了,虎鲨带头从飞机上下来,之后断断续续下来的新兵,差不多有两个排。

  虎鲨简单交代了新兵几句,就把这些人交给了迪诺去安排,然后他送了一副很漂亮的绣品给佩尔,大概是刚果当地的手工艺品。

  艾尔摊摊手,“就这样?你让我们等你回来究竟为什么?不会就是列队欢迎吧?”

  “当然不是,我有一个紧急的事需要和你们商量。”

  “好吧,咱们去作战会议室。”

  艾尔单鸣等人跟着虎鲨进了会议室。

  当沈长泽最后一个走进会议室的时候,虎鲨皱眉道:“单,他是你的尾巴吗?哪儿都跟着。”

  “你就把他当成尾巴吧,反正他也听不懂。”

  孩子小声说,“我听得懂。”

  虎鲨喝道:“坐下,没你说话的份儿。”

  孩子规矩地坐下,手里摆弄着佩尔的礼物。

  乔伯道:“究竟什么事这么紧急?”

  虎鲨脸上闪过一丝不耐,“是关于吉姆的。”

  “吉姆?他不是在迈阿密执行一个暗杀任务吗?”

  “没错。”

  “失败了?”

  “不,没有失败。”

  “那……”

  “他在任务结束之后,在美国逗留期间,弓虽.女干了一个十三岁的女孩儿,那女孩子的父亲是美国国会议员,克尔辛维斯家族第一继承人,下届总统候选人之一。”

  “操!”艾尔大骂道:“这个败事有余的畜生。”

  所有人脸上都浮现明显的厌恶。

  他们这些人虽然没有一个好东西,喜欢嫖妓和玩女人,但是都没有丧心病狂到想要对小孩子下手,只有吉姆这个变态……

  虎鲨道:“现在他正在被追杀,他绕路逃进了秘鲁,向我求救,过几天大概就能回到基地。”

  单鸣道:“不能让他回到基地,他自己干得事,让他自己去承担,他会成为佣兵团的负担,如果他敢回来,我先崩了他。”

  单鸣一直非常恶心吉姆,早就想杀了他,现在可算有机会了。

  虎鲨摇摇头,“你不能杀他,要把他留给议员自己处置。”

  佩尔嫌恶道:“如果他回到营地,会不会对我们造成影响。”

  “议员通过哥伦比亚政府和我通过话,他表示只要我们不包庇吉姆,他不愿意和我们为敌。”

  “那么我们该怎么处理?”

  “第一,不能让他回到基地,在边卡设防,一发现他的行踪马上回报,第二,不能让更多人知道,议员请求我保全他女儿的名声。”虎鲨看了看手表,“现在派两个侦察兵出去,尽早掌握吉姆的行踪,不要杀他,把他赶走。”

  单鸣眯着眼睛道:“虎鲨,你难道忘了,吉姆就是最好的侦察兵,猎鹰和五龙都不是他的对手,侦察和反侦察,‘游隼’里没有人比他做得更好。”

  虎鲨哼道:“你可以做得比他更好。”

  “但我碰到他我会杀了他。”

  “所以我不能让你去,交给猎鹰和五龙,就算他们没成功,吉姆进入基地,我们依然有办法抓住他,不过……他看到没人欢迎他,也就不会回来了,他又不是有病。”

  单鸣点点头,“暂时就这样吧,但我还是那句话,看到他我会杀了他。”他咧嘴一笑,“我终于有机会杀了他。”

  晚上睡觉的时候,沈长泽问单鸣,“爸爸,我是不是以后再也不用见到吉姆了?”

  “对。”

  “太好了,他让我恶心。”孩子想了想,“爸爸,弓虽.女干是什么?”

  单鸣耸耸肩,“比如乔伯想和佩尔睡觉,佩尔不肯,他如果硬来那就是弓虽.女干。”

  孩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佩尔究竟是谁的女朋友呢。”

  “你今天废话怎么那么多?”

  “我睡不着呀爸爸,你刚才才睡过觉,你现在睡得着吗?”

  单鸣翻了个身,睁开眼睛,“谁的女朋友都不是,佩尔只爱着虎鲨。”

  孩子瞪大眼睛,“真的吗?虎鲨对佩尔也很好啊,他们为什么不结婚呢?”

  “结个屁婚,结婚然后生出你这么个麻烦的小崽子吗?”

  孩子撅着嘴,“爸爸你连洗袜子都不会,现在是我在照顾你,你凭什么说我麻烦。”

  “因为你太没用了,现在只配给我洗袜子。什么时候你能挣钱了再说自己不是个麻烦吧。”

  孩子翻身背对着单鸣,不想和他说话了。

  可是俩人都睡不着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孩子才翻过身,揪着单鸣的背心,“爸爸,你什么时候带我出任务?”

  “等你合格。”

  “怎么样算合格呢?”

  “我现在给你一把刀,你从基地里带一个人头回来,任何人的,你能做到吗?”

  孩子身子抖了一下。

  尽管他每天接触的东西,都跟怎样杀人、作战有关,可他还没碰过真正的血肉,他无法不感到恐惧和紧张。

  单鸣冷哼道:“所以我说,你太幸福了,如果你是在非洲被当地的雇用兵捡到,能成功活过三年,你一定是踩着上万人的尸体走过来的。”

  孩子不再出声,心里涌上一股憋闷。

  作者有话要说:长大了一点,哈哈

  第二十四章

  沈长泽每天早上4点起床,早饭之前的“开胃定餐”是负重20公斤10公里跑,负重100伏地挺身,负重100次深蹲,200仰卧起坐以及50引体向上。

  做完这些之后才能吃饭,吃完饭之后另有训练安排。

  虽然他现在只有八岁,但他的体能训练量是三年中一点点加上来的,否则这样程度的训练放在一个成年新兵身上都吃不消。每个星期有三天的时间,会有闲得发慌的大人陪他玩儿近身格斗,下手也越来越狠。

  三年中他没有睡过一次懒觉,没有少训练过一天,身上的皮肉伤从来没断过,哪怕是发着高烧,哪怕是单鸣出任务的时候,两三个月见不着人,基地里依然有人监督他。慢慢地,每天的训练已经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

  除了体能的训练,他现在精通英语和俄语,目前正在学的是法语和阿拉伯语,枪支弹药的知识在三年里的每一天都源源不断地往他脑袋里灌,潜伏侦察、射击、狙击、爆破、不同地型环境的做战常识、医学等等等等,都是他天天需要学习接纳的东西。

  随着他年龄的增长,他的训练项目还会不断增加,比如他现在的身高不够开车、直升机、战斗机、坦克、船、潜艇,他的心理素质不够接受残酷的刑讯训练,他的身体年龄不能接受抗药物训练。单鸣急于让他长大,孩子自己也急于长大,他急于掌控自己的生活。

  这天单鸣代科斯奇的班,带刚果来的两个排的亲卫军去做野外负重拉练,他把沈长泽也带上了。

  一个八岁的孩子和那些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同样负重二十公斤,绕着山林一刻不停地跑。单鸣骑着山地摩托车跟在他们旁边,用扩音器不停地羞辱他们,“你们这群没用的臭娘们儿,这样的速度上了战场,连逃跑你们都是最慢的!看看队伍里那个小孩儿,你们该感到羞耻!如果怕苦,就不要来当兵,如果怕死,就不要被生下来,或者我现在一枪崩了你们,你们就可以解脱了!”

  “如果有一个人不能在指定时间内跑完,全队都要受罚,如果超过十分之一的人都没有完成任务,那么你们集体重跑一遍。”

  “加快速度,你们这群猪,如果想证明你们的上司不是瞎了眼选中你们,就像个男人一眼抬起腿,把剩下的路程跑完!”

  他们已经断断续续跑了快三十公里,每个人都汗流浃背,疲累不堪,几乎是互相搀扶着往前挪。单鸣看孩子快不行了,就把他弄到了车上来,儿童的身体不能跟成年人比,一次性做超过体能极限的运动,恢复力比不上成年人,很可能会对身体造成无法挽回的负面影响,单鸣懂得循序渐进。

  在他们绕山林两圈,离基地还有五六公里的时候,卡利通过无线电要他回来一趟,想要他那把改造过的疯狗战术刀的草图。

  卡利一直很喜欢他那把改造刀,认为他的设计又实用又有创意,正好他因为任务的关系要乘机去美国,他想去找一个改造刀的高手,按照单鸣的草图,再加上自己的要求,定制一把军刀。

  单鸣没想到他走得那么急,“我还在外面带部队,这样吧,我让小孩儿回去拿给你,他知道在哪儿。”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ewenma.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ewenma.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