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页_养父
乐文小说网 > 养父 > 第18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8页

  底。

  一个抓着扶手的雇佣兵,因为手上沾了水,而一时滑脱了手,松手的瞬间一个大浪打来,他整个人被重重地甩了出去,砰地一声,他的身体被拍在了机舱壁上,他吐出一大口血,然后掉在了水里,动弹不得。

  离他最近的科斯奇试图把他捞起来,但是刚刚伸出手,又一个风浪袭来,科斯奇背部撞到桌子,神经一阵麻痹,差点儿松了手。

  那个昏迷的雇佣兵整个人被从机舱上方狭长的破洞里甩了出去,瞬间就被大海吞噬。

  艾尔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却无能为力。

  每个人都咬紧牙关,死死抓着手里的东西不放。

  单鸣可以说是最辛苦的,他不仅要保护好自己,还要抱着一个小孩。每次飞机左右倾斜的时候,他的身体都会彻底悬空,那时候他就必须用一只手承担两个人的重量,一旦被甩出去,下场就跟那个被卷进大海的团员一样。

  单鸣只觉得手臂的耐受力已经到达了极限,他嘶吼一声,牙根都咬出了血。

  风浪不停,越来越多的人被甩了起来,撞在舱壁、桌椅、门板、以及各种平时只是个物件,现在却可能挫断人脊椎的东西上,大家只能艰难地拉着手,防止被甩出飞机。

  单鸣也终于坚持不住,在一次摇晃中,飞了出去,在跌落在地板上的时候他把小孩儿护在胸前,用肩膀着地,才没有伤到脊椎。

  艾尔用双腿夹住座椅,伸手去拉他,单鸣费力的伸出手,却在下一秒又被甩到了另一边。

  他一把抓着了舱门的把手,才稳住了身体。

  风雨飘摇的艰难时光持续了至少半个小时,他们才脱离暴风雨区。

  所有人都瘫软在地板上,半身泡在水里,几乎动弹不得。

  小孩儿坐在单鸣身边,看他半天不动,急得直推他,“爸爸,爸爸,你别死啊。”

  单鸣闭着眼睛休息,实在懒得动。

  孩子见单鸣没反应,俯下身照着他脖子就咬了一口。

  “操……”单鸣疼得一抖,睁开眼睛恶狠狠地瞪着他。

  孩子睁着无辜地大眼睛,“爸爸,你没死吧……”

  艾尔双腿发软,几乎是爬过来的,他坐到单鸣身边儿,哑声道:“没事儿吧。”

  单鸣咳嗽了几下,吐出几口水,自嘲道:“好得很,比云霄飞车还刺激。”

  “我刚吃进去的东西都吐干净了,妈的,真浪费。”艾尔习惯性地从上衣兜里掏出烟,结果那烟早就被水泡完了。

  单鸣睁开眼睛,看着破了个大洞的机舱顶,淅淅沥沥的雨点儿砸在他脸上,浑身筋骨就跟散架了一般,疲乏不堪,他忍不住笑了一声。

  艾尔看了他一眼,也笑了一下。

  俩人对视一眼,低声笑了起来。

  佩尔虚弱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大家都起来,不要泡在水里,太多人生病会很麻烦。”

  众人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各自找了个地方恢复体力。

  艾尔去查看伤员了。

  单鸣歪在椅子里,感觉自己的右臂不能动弹,筋肯定是伤到了,其他地方也有不同程度的擦伤、撞伤,看着一地坏损的物品,单鸣觉得自己的运气还可以。

  孩子凑到了他身边,摸着他太阳穴的伤口,小声说,“爸爸,疼吗?”

  单鸣摇了摇头,疲倦地闭上眼睛。

  不一会儿,什么东西塞进了他嘴里,虽然被海水泡得有点苦,但吃起来有熏肉的味道。

  单鸣睁开眼睛看着小孩儿。

  孩子悄悄从兜里掏出他拳头大小的熏肉,又撕下一小块儿塞进他嘴里,“爸爸,给你吃吧。”

  单鸣皱了皱眉头,倒没拒绝,咽下去之后问道:“你哪儿来的?”

  孩子自己也吃了一小口,“厨房拿的。”

  单鸣知道这小子绝对是趁着大人忙乱的时候偷的,他拿过熏肉用力咬了一大口。

  孩子眼巴巴地看着他,心疼得直流口水。

  单鸣把剩下的塞进他嘴里,“吃了,别让人看着。”

  孩子赶紧把肉嚼碎了咽了下去,然后意犹未尽地抹了抹嘴,最后抬起头冲单鸣露出一个天真的笑容。

  单鸣感觉自己的嘴角都被牵动了起来,他也不知道自己笑没有,但他确实觉得这小东西太好玩儿了。

  小孩子的脑袋里都装着什么呢?好像不怎么会记仇,但也肯定不怎么记好,今天对他好他就黏糊上来,明天对他不好他就闹脾气,一根筋通到底,不会耍心眼儿。

  所以,真的挺好玩儿的。

  孩子爬到他耳边,小声说,“爸爸,我还藏起来一些,你不要惹我生气,我就给你吃。”

  单鸣差点笑出来。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让他们损失惨重。

  所有食物都泡了水,很多武器也进了水,再也没有干爽的地方可供他们休息,机上的人没有一个人不受伤,甚至还有一个被海浪卷走了。

  还好重要的仪器没有被震坏,当他们检查卫星定位的,发现自己偏离了原来的位置七海里之多,通讯设备进了水,他们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和虎鲨取得联系。

  设备修好之后,他们在海上已经呆了八天,机上储备粮食全部吃完后,他们只能靠捕鱼果腹。由于长期缺乏维生素摄入,所有人都开始有不同程度的反应,机上药品不足,佩尔无法顾及每个人,倒下的人越来越多。

  自从暴风雨时艾尔割断了绑缚唐汀之的绳子之后,他就没再被绑起来,他开始自觉地给船上的人治病以换取食物,佩尔很大程度上成了他的副手。

  两天之后,唐汀之终于如愿以偿地得到了一次给沈长泽检查身体的机会。虽然单鸣认为他这个小娃娃完全没有被检查的必要。

  体能应该是最弱的沈长泽,反而一直是他们中间最活蹦乱跳,除了饿肚子难受之外,他没有出现任何身体素质下降的表现,这让大人们都很难理解。

  唐汀之先说服了佩尔,最后说服艾尔,单鸣才勉为其难让唐汀之碰沈长泽。

  唐汀之在一种狂热的状态下给孩子进行了一次看上去很普通的身体检查,但他碰到孩子稚嫩的皮肤的时候,单鸣觉得这个人的手在抖。

  如果不是唐汀之眼里不存在吉姆那样恶心的眼神,单鸣真要怀疑这是不是又是一个变态。

  检查完之后,唐汀之提出最后一个要求,“我想抽一点血……”

  单鸣瞪着眼睛喝道:“滚!”

  在海上漂泊的第十二天,在所有人的承受力都趋近极限的第十二天,虎鲨终于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球留言,球收藏

  第二十三章

  当那艘远洋船靠近他们的时候,别说那两个缅甸人了,就是佣兵团的成员们都快哭了。

  死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死得憋屈。他们宁愿跟敌人拼搏至最后一滴血,也不愿意在海上活活饿死、病死。

  从踏板上首先走下来的就是一个身高一米九的壮硕白种人,带着副墨镜,有一头浓密的棕发,年纪大概在四十左右,肌肉纠结成块,简直是典型的好莱坞大片里伴着硝烟和战火走出来的硬汉。

  佩尔在看他的瞬间,脸上那种惯常的慵懒和野性竟变成了少女般的羞涩和惊喜,她兴奋地跑过去抱住那个人,“虎鲨,你终于来了。”

  来的人正是虎鲨,“游隼”佣兵团的副团长,是当年的“游隼”幸存下来的几个元老之一,也是艾尔和单鸣的养父林强最亲密的兄弟。

  当年艾尔和单鸣的养父死后,身为副团长的虎鲨本来是唯一有声望接任团长的人,但他却坚决不肯,而是把当年只是毛头小子的艾尔扶持了上来,如果没有虎鲨,就没有现在依然极具规模和组织的“游隼”。

  虎鲨摸了摸她松软的长发,大喊了一声,“艾尔呢?单呢?”

  俩人规规矩矩地从飞机里走了出来,互相看了一眼,眼里充满无奈,他们都知道得挨骂。

  虎鲨摘下墨镜,狠狠瞪了他们一眼,然后昂首阔步地走进那架现在已经破破烂烂的飞机,所有团员都眼巴巴地看着他。

  唐汀之缩在一个角落,琥珀色的双瞳一眨不眨地盯着虎鲨,揣摩这个人打算拿他怎么办,而他该怎么利用接下来的时间。

  乔伯嬉笑着说,“虎鲨,我们都饿了。”

  虎鲨墨镜下的眼睛也不知道看没看他,冷声道:“接着饿着。”他在机舱里找了一圈儿,最后终于停在一个椅子前。

  沈长泽正抱着膝盖缩在椅子上,被一个在他眼里巨人一样体型的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孩子心理压力倍增,他扁了扁嘴,悄悄地朝单鸣的方向伸出手,用极小的声音颤抖着叫着:“爸爸……”

  虎鲨一把把他拎了起来,放到眼前看了看。

  虎鲨脸上有一道狰狞的刀疤,正好劈在眉心正中,向旁边蜘蛛网一般扩散,看上去有几分吓人。

  孩子被虎鲨骇人的气势镇住了,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虎鲨问道:“几岁了?”

  孩子颤巍巍地伸出小手的五根手指。

  虎鲨歪着脖子皱眉看了他半晌,然后把他像皮球一样隔空扔给了乔伯,“收拾东西,上船!”

  艾尔捧着杯香浓的现磨咖啡,神情放松不少,虎鲨双臂交叠在胸前,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单鸣则在拿吹风机吹他进水了的枪管。

  窄小的屋子里做了三个高大的男人,但没有一个人先开口说话。

  最后还是虎鲨先开口,“这次损失了多少?”

  艾尔斟酌了一下措词,“虽然有一部分余款没有付清,但是我们从他那里搜来了大量的武器和珠宝,好多武器都是改装过的极品,拿到黑市上能卖不少钱……”艾尔虽然肉疼,却也不敢和虎鲨说实话。

  虎鲨眯着眼睛看着他们,“好,不说这个,那个孩子的事情,我要听一个解释。”

  艾尔刚要开口。

  虎鲨抢先道:“我不知道你和其他人是怎么说的,但是,别拿同样的糊弄我,我会揍你。”

  艾尔和单鸣对视一眼,艾尔踹了单鸣一脚,“你惹得祸,自己说。”

  单鸣撇了撇嘴,“现在怎么就不是仁慈博爱的哥哥了呢?”

  艾尔瞪了他一眼,继续喝咖啡。

  单鸣抹了把脸,决定说实话。

  虎鲨是把他们带大的人之一,好多东西都是虎鲨教给他们,虎鲨是真正的自己人,瞒着他既不聪明,也没必要。

  于是单鸣就一五一十地说了。

  虎鲨听完之后沉吟了片刻,“这件事情不简单……不能把孩子给他们。”

  艾尔道:“那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弱鸡怎么办?”

  “开到下一个有人的岛,把他扔下。”

  单鸣皱眉道:“就这样?我们应该把他带回哥伦比亚,有的是办法让他说实话,他知道好多……”

  虎鲨狠狠拍了下桌子,怒喝道:“你还嫌惹得祸不够吗!我早就不同意你们来这趟任务,不要去招惹中国这样神秘的国家,你忘了你们的父亲是怎么死的吗!”

  单鸣闭上了嘴,默默地坐回了椅子,但心里依然不服气。

  他实在太想知道,政府为什么非要得到沈长泽不可,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娇娇滴滴的小孩儿,身上究竟藏着什么秘密。

  如虎鲨之言,接下来的几天唐汀之被单独隔离,几天之后经过一个岛屿,把他扔下之后船就开走了,这期间单鸣甚至没有机会多和唐汀之说一句话。

  但他忘不了唐汀之下船之前看沈长泽的眼神,那种探究的、有着无限渴求的眼神。

  三年后

  “距离。”

  “三百五十米。”

  “风向。”

  “西南。”

  “风速。”

  “米每秒。”

  “锁定目标。”

  “目标已经锁定。”

  “开枪。”

  砰得一声枪响,口径的巴雷特改装狙击步枪的穿甲弹击中了三百五十米外只有拳头大小的铁块。br

  请知悉本网:https://www.lewenma.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ewenma.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