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页_养父
乐文小说网 > 养父 > 第112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2页

  血人的翅膀异常重要。

  单鸣不仅想起了一年多前在狮子山电影城他们遭遇白磷弹袭击时的情景,那个时候,沈长泽为了救他和虎鲨,用龙翼挡住了白磷枪榴弹的喷溅物,翅膀被烧出了五个大洞,还有若干细小的伤口,为了阻止白磷燃烧,唐汀之只能活生生把被白磷沾染的肉都割了下来。那个时候,沈长泽疼得牙齿都咬出血了,抱着他不停地发抖。现在回想起来,单鸣依然能体会到当时心脏那种钝痛,他宁愿承受白磷灼烧痛苦的是他自己。单鸣想到沈长泽,脸色有些发白,沈长泽对他的感情,他比谁都清楚,可是……

  “发什么呆,快走。”诊疗室里的龙血人也被干掉了,百合首当其冲跑了出来,拉着单鸣就要往楼上跑。

  单鸣一把拽住她,“不要上楼,找地下室入口。”

  他清楚地记得自己是从地下室出来的,比起楼上,他怀疑沈耀的大部队都藏在地下。

  唐汀之也灰头土脸地带着第二小队从楼下跑了上来,“对,我们要去地下室,全员跟我来。”

  他们迅速下了楼,往医院后门跑去。

  医院一楼二楼是跃层结构,二楼的玻璃围栏本来就颤巍巍地挂在铁架上,因为那颗手榴弹全都碎裂并掉了下来,玻璃渣子铺了一地,正当他们从上面跑过去的时候,二楼一个人影闪过,突然什么东西被扔了下来。

  “扑倒!”艾尔大叫。

  所有人迅速散开扑倒,一个手榴弹就在那堆碎玻璃中间炸开,弹片和玻璃渣被蹦的满天乱飞,龙血人全都用身体护住了旁边的战友,但是还是有十多人暴露在手榴弹的袭击下,被炸得浑身是血,嗷嗷直叫。

  单鸣是被杨关扑倒在地的,尽管没被弹片炸到,但是倒地的时候一块玻璃渣正好出现在他脖子附近,他情急之下拿手一挡,手掌被划了条大口子,不过还好大动脉是保住了。

  这颗手榴弹刚炸响,又一颗抛了下来,黄莺猛地跳了起来,尾巴一甩,接着尾尖扫动带起来的风,把那颗手榴弹拍回了二楼。

  楼上的人大叫一声四处逃窜,手榴弹在围栏处炸开,又是一阵地动山摇,在这样下去不知道整个医院会不会塌了。

  他们得到喘息的机会,迅速从地上爬了起来,往走廊里跑去。

  这时候,十多个龙血人出现在了地下室入口,其中有几个是曾经跟随唐净之的,这恐怕就是沈耀最后的兵力了。

  这是一场硬仗,最后的结果,一定是两败俱伤,但是他们必须赢!

  两方人马展开了真正的交锋,龙血人之间完全兽化的搏斗、撕咬触目惊心,所有人陷入了疯狂的战斗状态,双目拉满血丝,他们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就是杀死对方!杀死对方!

  医院幽深可怖的走廊变成了一个血腥的搏斗场,惨叫声、怒吼声、枪械声不绝于耳,让眼前的场景仿若人间地狱。

  单鸣通过重重阻碍,终于在战友的帮助下躲过龙血人的阻击,闯进了地下室。

  地下室看本来的结构应该是一个大型仓库,有几间独立的储藏室,其中一间曾经是沈长泽把他关起来的地方,剩下的空间就是落满了灰尘、暗无天日的开阔的空地,角落里堆满了被灰尘彻底覆盖的物资,根本看不清是什么东西。

  当单鸣来到地下室的时候,他看到了沈长泽,也看到他的亲生父母,这里只有他们三个人,但是他们的战斗所带来的破坏力,简直比上面还要可怕。

  单鸣看着这一家三口搏斗的场景,有些心疼沈长泽,但是现在显然不是宣泄个人情绪的时候,他的到来,引起了三人的注意。

  单鸣一手握着枪,一手摸着军刀,戒备地看着沈耀。

  沈耀用仇恨地目光瞪着单鸣,哑声道:“如果没有你的话,我不会经历这么多阻碍,毕竟,他不需要两个父亲。”语毕,沈耀突然加速朝他冲了过来,面目狰狞,那速度快到让人不敢置信。

  单鸣的瞳孔猛烈地收缩,开枪已经来不及,他一把抽出了军刀。

  与此同时,沈长泽从背后追了上来。

  作者有话要说:如果今天回家早的话就还是努力写三更吧~大家多多留言呀

  第一百四十一章

  几乎来不及眨眼,沈耀已经冲到了他眼前,坚硬的利爪直接朝他脖子抓了过来。

  单鸣抓着震荡粒子匕首朝他掌心刺去,同时用手臂挡住了脖子。

  沈耀的指甲滑到了匕首,金属摩擦的声音异常刺耳,指甲逸出了血丝,飘散在空气中,时间仿佛凝固了一半,单鸣看着那串血珠从眼前飘过,然后沈耀的手腕撞到了他的胳膊上,腕关节一转,尖长的利爪继续划向他的脖子。

  单鸣瞪大了眼睛,只觉得脖颈间一阵剧痛,尽管他的手臂挡了一下,但是那利刃依然破开了皮肉,钻进了他脖子里。

  下一秒,沈耀被沈长泽狠狠撞开了,两个人纠缠着冲撞出十多米,激起漫天的灰尘。

  单鸣扑通一下跪倒在地,用手捂住脖子,温热的血瞬间把他整个手掌都染红了,他大口喘着气,还好,没有伤到喉管和动脉,还能呼吸……他用颤抖地手指摸着脖子上的三道血沟,感觉最深处至少三四厘米深,五六厘米长,还好划到最后到了喉管处只剩下余力,所以伤口浅的地方只擦破了皮,但是血已经是哗哗地流。

  赵清玲飞冲了过来,粗暴地翻开他的背包,找出止血药剂,赶紧喷了上去,凝血剂很快发挥了作用,单鸣还在拼命呼吸,仿佛呼吸是现在他感到最珍贵的事情。

  赵清玲把绷带扔到他面前,“自己处理。”

  单鸣忍住失血带来的晕眩,颤抖着把自己的脖子给缠了起来。他心里别提多窝囊了,下到地下室本来是想帮忙的,结果站在这里不到十秒钟,先被沈耀在脖子上划了三个血窟窿好好放了把血,他本来就受伤没好利索,现在几乎是去了大半战斗力。

  他包扎好后,就靠坐在墙角,开始拼装狙击枪。

  三个龙血人的大战实在是精彩纷呈,到了最后几乎看不到他们的动作,只能看到金色、赤色和褐色的三道飞影彼此扑咬搏斗,打斗极为激烈。

  只见沈长泽抓着沈耀的胳膊猛地将他摔倒了墙上,赵清玲扑上去一拳打在他的额角,沈耀用力将她撞开,后退了几米,三人都停了下来,拼命喘着气。

  沈长泽沉声道:“父亲,这次你没机会了,投降吧。”

  沈耀凶狠道:“所有人都背叛,我的儿子、我的妻子,你们真该死,我绝不会投降,人类不配支配我。”

  赵清玲痛心疾首地看着他,“没有人要支配你,但是你犯了太多错了。你为了壮大龙血人队伍,强迫多少无辜的人成为试验品,又有多少人死在实验室里,放下你疯狂的妄想吧,不要再错下去了。”

  沈耀露出悲愤到极点的怒笑,“清玲,我们曾经多么默契,为什么你不能理解我?我们是龙血人,我们一家三口都是龙血人,为什么要让人类迫害我们?人类都该死,尤其是外面那些,如果不是他们,我们就不会分开,也不会有今天!”

  他托着胳膊被卸的关节,咔嚓一声归位,手臂上的伤血流不止。沈长泽和赵清玲并没有好到哪儿去,每个人都是伤痕累累,一家三口能反目至此,每个人心里都难受得无法形容。

  单鸣快速装好了枪,塞上穿甲弹,瞄准了沈耀。

  沈耀狠狠剜了他一眼,又朝沈长泽扑了过去。

  三人速度太快,一旦移动起来,单鸣根本无法瞄准,他静静地等着,等着最佳时机的到来。

  地下室的门别砰地一声撞开,艾尔浑身是血地冲了下来,紧接着乌鸦和黄莺,每个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但是单鸣知道,这场战斗他们赢了。

  眼看着大势已去,沈耀的脸上写满了不甘和怨恨。他甩开沈长泽的追击,朝门口冲去。

  艾尔和乌鸦飞冲上来想拦住他,被他猛地撞到在地,人影一闪,沈长泽消失在了门口。

  单鸣跳起来发狠地追了出去,他不能让沈耀跑了,他不能再给沈耀机会祸害沈长泽。

  沈长泽和赵清玲都朝门口追去,单鸣跑到门口的时候,沈长泽一把拉住他,“你别去!”

  单鸣甩开他的胳膊,“别废话,赶紧追。”

  一行人全都追了出去,结果在门口受到了残余的几个龙血人的阻拦,单鸣用枪托砸开要拍向他脸的一只龙爪,结果被另一个龙血人撞到了墙上,他脑袋一下子磕在了墙角处,眼前一阵发黑,他缓缓地坐到了地上,身体一下子有点不听使唤了。

  艾尔冲过来把他架了起来,送到了唐汀之旁边,单鸣拼命甩脑袋,想让头脑清醒一些,结果牵动了脖子上的伤口,顿时血又流了出来。

  唐汀之两手一下子按住了他的头,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不要动。”然后他把目光移到单鸣的脖子上,皱了皱眉头。

  单鸣知道自己现在去也于事无补了,只好叹了口气,静静地坐着让唐汀之给他处理伤口。

  由于失血过度,他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单鸣再醒来,已经是两天后,这些天他连续受伤、失血、体力透支,实在是太累了,一睡就睡了个天昏地暗。

  他醒来的时候,只有艾尔在他旁边。他张了张嘴,嗓子干哑疼痛。

  艾尔给他倒了杯水,他咽下去之后,赶紧问道:“怎么样了?”

  艾尔的伤看上去都好了,他疲倦地笑了笑,“沈耀抓住了,这次我们也死了不少人,但是,完成任务了。”

  单鸣愣了愣,心里突然感觉无法适应,折磨了他们这么久的沈耀,终于败了,以后,是不是沈长泽就可以安安心心地生活了。

  “那怎么处理的?”

  “唐汀之和沈长泽押着他回北京了,赵清玲也跟着去了,但是没有回基地,唐汀之跟上面的人交涉了,把沈耀暂时关在了一个军区里。对于怎么处置他,现在也没一个定论。”

  单鸣长吁出一口气,顿时感觉心胸开阔了不少,一直压在心头的大石头也消失了,他从来没觉得呼吸如此顺畅过。

  “我们还在突尼斯?”

  “对,很多人受伤了,不方便移动,我们在突尼斯待一段时间,等唐汀之回来接我们。”艾尔咬了口苹果,才想起来单鸣,把半个苹果递到他面前,“要吃吗。”

  单鸣撇开脸,若有所思地盯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

  艾尔抓了抓他的头发,“好像一切都突然结束了,这感觉太不真实了……妈的,总觉得便宜沈耀了。”

  单鸣知道,无论是他,还是艾尔,都很想给游隼、给那么多死去的战友报仇,但是沈耀的生死已经不是某一个人可以决定的了,至少看着沈耀败阵,让他们都感到了痛快。

  是啊,一切都突然结束了。

  短短一年多的时间,他们马不停蹄地转战世界各地,跟沈耀做着一次次抗争,他们失去了很多永远无法挽回的东西,就算沈耀死,也改变不了什么。

  而现在,支撑着他们战斗的理由已经不存在了,接下来该做些什么?

  很多退役的游隼成员都找到了自己

  请知悉本网:https://www.lewenma.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ewenma.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