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页_养父
乐文小说网 > 养父 > 第101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1页

  他们被所有的医疗器材和药品集中了起来,给伤员进行了最大程度的救治。

  第二天早上他们用树枝做了简易的担架,走过三十多公里泥泞的山林,把伤员抬出了这片噩梦般的原始森林,在海岸边有早已经准备好的船,船上有更多的药和更干燥、干净的环境。

  艾尔活了下来,但目前正处于深度昏迷,唐汀之说,等他醒过来并且没有性情大变,融化才算成功,单鸣不在乎,只要艾尔活着就行。虎鲨的一只眼睛废了,另一只严重弱视,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最终这一只也会失去光明,虽然他还能凭着这一只眼睛勉强料理自己的生活,但是他的雇佣兵生涯在他四十七岁这一年结束了,虎鲨很平静,在他这个年纪退休的人不少,至少他是活着从战场上下来的。百合和佩尔受伤都不轻,短时间内下不了床。猎鹰没有死,他被龙血人划掉了一只耳朵,还有大面积撕扯伤,但四肢没有大的损伤,不幸中的万幸。乔伯肝脏破裂,险些死于失血,他最终在死亡线上挣扎着活了下来。科斯奇算是所有人里受伤最轻的,第二天就能下床走动。黄莺伤势过重,和艾尔同样陷入深度昏迷,正在以极其缓慢的速度自愈。

  游隼此次死亡五人,全员重伤,唐汀之带来的特种兵,死亡十一人,除了他自己,全员受伤。

  游隼此次元气大伤,佣兵团最重要的三个人,虎鲨、艾尔和单鸣,一个基本瞎了,一个变成了无法获得自由的身份,另一个,几乎不会说话了。

  尽管大部分人活了下来,尽管基地里还有一些因为受伤没有参与此次行动的成员,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游隼已经走到头了。

  每一个佣兵团都有覆灭的一天。也许是因为在战场上被敌人一次全歼,也许是长久的成员死亡,而又没有合适的新鲜血液补充,慢慢地走向了衰亡,游隼可以说是集合了这两种情况,他们最后一次吸纳新人,已经是两年前,早晚会有这么一天,老成员退出历史的舞台,游隼也将成为国际雇佣兵史料上一记尘封的回忆,渐渐被人遗忘。

  他们曾经有过无人能比的辉煌,他们曾是世界上最好的的佣兵团之一,他们的脚步踏遍了全世界,他们用发热的枪管和染血的军刀,见证了一次次荣誉和胜利。

  现在,到了他们该退场的时候了。

  他们以商船的名义在南非登陆,然后在唐汀之的安排下,全员飞回了中国。

  时隔三个月,他们又一次进入了这个军方的基地,只不过,上一次他们是凯旋而归,这一次……

  伤员在这里得到了更好的治疗,就连艾尔也在药物的刺激下醒了过来。但他一直都被关在实验室里,除了唐汀之,暂时没有人能接触他。

  中国方面对于单鸣的做法非常愤慨,但是却无法问责他,在当时的情况下,为了保住大多数人,那恐怕是唯一的选择。

  自从那天过后,单鸣一直没怎么说话,每天都处于一种暴戾的情绪中,脸上找不到半点表情。

  这是他这辈子面临的最沉重的一次打击,他想发泄,他用各种方式发泄,可心头依然郁结成一团,脑海里满是沈长泽最后看他的那一眼。

  曾经在这个基地里他和沈长泽度过的每一天,和现在都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他已经快要无法分清,究竟他是否还处在真实的世界。

  他在自己的房间里呆了两个星期,一直没有露面,直到有一天,有人敲响了他的房门。

  单鸣正躺在床上,没有睡着,也不清醒,只是那么躺着,敲门的声音被他直接忽略。

  “开门,是我。”门外传来了艾尔清晰的声音。

  单鸣睁开了眼睛,他跳了床,打开了房门。

  门外真的是艾尔,璀璨的金发,湛蓝的双眸,他看上去完好无损,健康得不得了。

  单鸣嘴唇颤抖着,半天没有发出声音,他一把抱住了艾尔,用力地抱着。

  艾尔也伸出手回抱了他,力道之大,就好像要把对方拦腰折断。

  只有通过这样紧密的拥抱,他们才能确定对方真真正正地活着。

  艾尔摸了摸他的头发,“我都知道了,你消沉得够久了,该振作起来了。我们要打败沈耀,一定要打败他。”

  单鸣张了张嘴,眼泪第一次流了下来。他抱着艾尔炙热的身体,就好像自己的灵魂都被温暖了。

  艾尔把单鸣从房间里拎了出来,把他带进了一间会议室,那里只有游隼的成员。

  屋里的人都抬起头看着单鸣,单鸣无法克制自己的低下了头。

  带着墨镜的虎鲨沉声道:“这是游隼的一次任务的失败,收起你那幼稚的自责。”

  单鸣抬起了头,眼睛就像蒙上了一层薄雾,灰乎乎的,没有一点光彩。

  虎鲨平静地说,“早晚都会有这么一天,我们不是常胜将军,我想这是上帝的指示,让我们停在这里,至少,我们大部分还可以带着大部分躯体,回到自己的亲人身边,这对于一个雇用兵团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局。”

  没有人说话,每个人心里都承受着难以言喻的煎熬。

  虎鲨续道:“后天我们返回哥伦比亚,把事情处理完,然后,想回家过年的就可以回家过年了。”

  后天,他们一同返回了哥伦比亚。

  基地里的人都已经知道了消息,这次返程,不同于以往任何一次,没有庆祝胜利的欢呼和啤酒,只是所有人聚在了一起,开了一个长长的会,讨论怎么处理共同资产已经所有人的去向。

  虎鲨决定回到美国乡下,买一个牧场,过他现在的状态可以过的生活,佩尔毫不犹豫地说要跟着他。

  百合将会回到中国,回到黄莺身边,她说她第一次对结婚产生了兴趣。

  艾尔由于刚刚进化,一系列状态都很不稳定,不能长时间离开实验室,必须花大把时间留在中国,像一个开始学走路的孩子一般,学习如何控制自己体内陌生的龙血。

  卡利和巨石由于上次受伤,没有参加行动,现在基本已经痊愈,他们和科斯奇、乔伯以及猎鹰一起,表示将继承游隼的称号,吸纳新人,重新组建雇佣兵团,他们有现成的基地、十几个成员、声誉、以及源源不断的生意,他们不想改变现在的生活。

  最后,所有人都看向了单鸣,用眼神询问他的打算。

  单鸣低缓、却坚定地说,“我要去救我儿子。”

  这是一个很漫长的会议,每个人都听到对方心底的悲鸣。

  时间已经进入了冬季,圣诞节就要来临了,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将回家过年,而有一部分人,家人只能等到他们的尸体。

  在分开的前一天晚上,他们喝了最后一场酒。

  尽管很多人都还受伤,不适宜沾酒,却并没有劝阻他们。

  这将是他们和自己的兄弟、战友、朋友喝得最后一口酒,此次一别,不知道哪年才能相见。他们喝了很多酒,喝得酩酊大醉。

  席间有人一边骂娘一边叫着迪诺和小刀的名字,嘲笑他们是懦夫,居然喝到一半就跑了。他们提议把这两个混蛋抓回来,于是开始满屋子找人,桌子底下、椅子底下、甚至柜子里,都找遍了,还是没找到人。

  然后,开始有人意识到,这两个人已经不在了,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他们中间的很多人都不在了,不会再和他们撞击酒瓶,干下这一口烧心烧肺的伏特加。

  所有人都哭了,嚎啕大哭。

  那些和他们并肩作战十几年,可以放心把后背交给他们的战友,已经不在了。

  他们是一群游走在法律和常规之外的雇佣兵,他们在异国他乡手染鲜血,为了利益不惜剥夺陌生的生命,他们不是好人,他们死后都会下地狱,没有人会同情他们,因为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该死。只有身边的战友,只有身边的战友能在危难的时候替他们挡下一次攻击,只有身边的战友在险境中不放弃他们,也只有身边的战友,能让他们放心的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在阴影重重、危机四伏的战场上,只有身边的战友的守护,能让他们闭上疲惫的双眼睡上二十分钟的觉。

  离别……早晚都会到来的离别……

  第二天,该离开的人都离开了,没有送别,没有寒暄,只是静悄悄地、沉默地离开了。

  单鸣、艾尔和百合坐了同一班飞机,回到了北京,唐汀之派人将他们接回了基地。

  单鸣对唐汀之说,“我到这里,是为了知道沈耀的行踪,我一定会去找他,我们之间还没结束。”

  艾尔的眼神暗了下来,“没错,还没结束,为了死去的战友,为了游隼,我们和沈耀,远没有结束。”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

  第一百二十七章

  单鸣和艾尔都在基地住了下来。

  艾尔大部分时间都跟着龙血人一起训练,虽然这种生活并不自由,但是他没有选择。以他现在的状况,就跟十岁时候的沈长泽一样,平时看着很正常,一旦发怒、生命受到威胁、或者产生性欲的时候就会克制不住地变身,根本无法在人类社会生活。一个新进化的龙血人想要完全控制自己,需要的时间至少在两三年以上,最开始半年到一年效果最明显,基本能克制愤怒变身,接下来还需要漫长的时间来操控自己变身的时机,达到在两种形态之间切换自如,能在任何情况下控制自己,那样才算是成功。

  因为,艾尔留在基地里,一边学习控制自己的龙血基因,一边不断强化自己。

  单鸣一个月就能见艾尔一两次。他在基地里获得了在大部分区域自由行动的权利,他来去一人,对那些高端的仪器也不感兴趣,因为大家都对他不太防备。虽然他可以自由走动,但是他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训练场。几乎没一天,他都在高强度的体能训练中度过。

  他不断地强化着自己,不断地和龙血人战斗,学习各类专门对付龙血人的枪械和道具的知识,并达到每一种都熟练应用的程度。同时,他对龙血人的身体构造和弱点都进行了深入的研究,这时他才发现,他对龙血人的了解还太少,龙血人比他想象中还要强大,只是跟他们对战过得很多龙血人,根本还没学会如何发挥龙血基因的威力,就被他们杀死了。这也就是为了沈耀的血纯度远低于沈长泽,却依然能在争斗中占上风的原因,沈耀是最早的一批龙血人,也是对自己实力摸得最透、发挥和运用最彻底的那个人。

  单鸣花了极大地功夫在各种各样的训练上,每天面对龙血人对手,他的能力增长的速度非常地惊人,无论是速度、力量、灵敏度和格斗技巧上,都已经能够对龙血人造成实实在在的威胁。

  转眼间,半年就过去了。当单鸣每天埋首于各种对付龙血人的方法是,猛地惊醒,他和沈长泽分开已经半年了。

  这半年,无论是沈耀、还是他,都杳无音信。

  单鸣很多时候不敢想沈长泽,不敢想他现在的状况。他一定还活着,但肯定过得不好,而且会恨自己,单鸣有时候刚闭上眼睛,眼前就会浮现他最后一次见到沈长泽的情境。

  找到沈长泽并带他离开,是现在单鸣唯一的信念。

  有一天,唐汀之把他叫了过去,他走进会议室,除了艾尔之外,还有很多熟悉的面孔,黄莺、乌鸦、杨关、甚至还有已经成为中国政府是受聘特工的百合等。

  单鸣拉了张椅子坐在艾尔旁边,问他,“你现在怎么样?”

  “还可以,想变身的时候可以通过暗示克制自己。”

  单鸣点了点头,“那就好。”

  艾尔拍了拍他的脸蛋,“这半年都没见你笑过,我不想再看到你这样了。他不会有事的,沈耀是他亲爹,他们不可能永远不露面,我们一定会找到他们,把他带回来的。”

  单鸣又点了点头,没说什么。不用任何人说,他都会想尽办法,把沈长泽带回来。

  艾尔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过了身去。

  唐汀之开始说了他召集大家的目的。

  “艾尔目前的训练情况不错,正好现在有一个任务,我想让他跟着其他龙血人出一次任务,适应一下,顺便看一看成果。”唐汀之看向单鸣,“你也在基地憋了半年,想不想出去走一走?过你熟悉的生活。”

  单鸣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太久没有上战场,好像劲儿都不知道往哪儿使了,正好他也需要一个,测试一下自己的进步。

  唐汀之续道:“这次是新疆那边的一个东X组织,在一些偏远地区打劫维族村户,而且但凡抢过的地方不留活口,无论老人小孩,非常恶劣。当地驻守的军队正在参与另一个维和行动,阻止一个更大的东X组织骚扰边民,现在抽不出精力对付这货流窜作案的抢劫杀人犯,而且这些人行踪不定,非常难找,现在希望我们调些人去支援。所以,我打算带你们去。”

  “就我们这些?”艾尔看了

  请知悉本网:https://www.lewenma.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https://m.lewenma.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