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众神世界 > 第553章 共‘同’主义

第553章 共‘同’主义

  “西方强国战胜了走错方向的北方大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然后,西方强国做了什么?”

  “西方强国既然成了世界第一,认为自己什么都做到了,认为自己完成了国家最高目标,但又没有制定新的国家最高目标,也就是说,这个世界第一强国,实际上已经没了目标。他们认为自己什么都是对的、什么都是好的,导致国家上层开始不在乎人民和他国人,放弃了之前标榜的善与正义,他们已经没了恒定的、远大的目标,不考虑国家长远的价值,只考虑眼前的利益,只考虑自己小集团的利益。”

  “这个西方强国因为攻击敌人而成功,他们满脑子是‘攻击和反击’的思维,因为他们不看深层目标,只看表层目标,觉得自己是击败敌国上位,那么,以后会不会有别的国家击败自己?自己既然打击北方大国成功,那么用相同手段打击其他国家也会成功。这个逻辑看上去,好像没什么不对,但却忘了世界是变化的,人类是进步的,只有西方强国停在过去的第一上。”

  “所以,西方强国开始打压所有国家,不仅打压敌对国家,还打压同盟,避免出现任何强于自己的国家。也就是说,这个国家的大部分力量,不是用来提高自己,而是花在压制其他国家上。”

  “这样的后果是什么?结合我们之前的那个消耗发展图就会发现,哪怕这个国家在高发展,也会陷入高消耗陷阱,而打压各国拒绝合作的代价,就是全世界陷入内耗和动荡之中,拖慢全世界的进步,让全人类在原地螺旋而无法上升。万一人类这时候遇到灾难,本来通过联手合作可以渡过,但西方强国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放弃合作,放弃进步,不惜一切打击敌人,必然导致全人类陷入更深重的灾难之中。”

  “西方强国在短时间内能取得表面的胜利,但年常日久,必然会陷入危机,最终会被后世的人类钉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反观东方新国,先花时间扫清进步的障碍,共同主义这个伟大目标一直没倒,渐渐地,这个最高目标焕发了生机。在这个目标的的指导下,东方大国意识到,外国不是敌人,一切都是可以合作和团结的力量,因为我们的目标是全世界和全人类共同主义,而不是一个国家强大。那么,这个国家也就选择了最低程度的斗争,记住,不是不斗争,不是全面斗争,也不是后退,而是最低程度斗争。是把斗争当成手段,而不是目的和目标,目的是和平,目标是共同主义。”

  “西方强国一直在挠痒痒,而东方新国一直在治病。”

  “西方强国把精力和资源用在打击他国上,东方新国把精力和资源用在提高自身上。”

  “或许有人会觉得,我的说法有些偏颇,西方强国在打击敌国的同时,完全可以发展自己啊。说这样话的人,忽视了客观的事实,那就是,精力有限,资源有限,任何小幅度的资源配置失衡,在时间的变量下,都会造成重大的影响。也忽视了我们内心的对立,更忽视了人们往往为了短期的利益,可以抛弃长期的利益。”

  “理想状态是,我们发现一个人或一个国家的不好,也会看到这个国家的好。但实际上,很少人能做到。”

  “我拿西方强国来举例。西方强国的人,一开始只承认自己敌视东方新国的上层。但渐渐地,他们开始敌视东方新国的上中下层,再之后,他们开始敌视东方新国的一切。最后,你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些东方新国人放弃祖国身份,加入西方强国,但这些人,依旧被西方强国的人敌视和歧视。最有意思的是,先加入西方强国的人,敌视后加入西方强国的人。你们看,西方强国明明只敌视敌国的一部分人,最后蔓延到敌视自己的国人,这是多么可怕的现实。”

  “更可怕的事情是,那个世界出现了一次瘟疫,瘟疫来源不确定,但因为东方新国先发现,西方强国就如同获得胜利一样,疯狂攻击东方新国,疯狂抵制东方新国,反对东方新国的一切,进而,反对东方新国的应对瘟疫的措施。”

  “但最后发生了什么?各种证据表明,东方新国并不是瘟疫起源地,其他各国甚至西方强国都有更早的瘟疫记录。但是,仅仅是因为敌视东方新国,西方强国不相信东方新国的瘟疫数据,低估瘟疫的严重性并嘲笑东方新国无能,最后更拒绝使用和东方新国相似的防疫措施。”

  “最后的结果,大家应该能猜到,东方新国遏止住了瘟疫,哪怕瘟疫非常强大,死亡人数也逐步降低。但是,西方强国因为敌视东方新国,最终导致感染瘟疫的人数是东方新国的几千几万倍。”

  “我们假设,如果是西方强国在国内先发现瘟疫,他们的情况会和实际一样严重吗?如果东方新国后发现瘟疫,且没有全面敌视西方强国,结果可能像实际的西方强国一样严重吗?明显不可能。”

  “所以,我意识到,我们控制不了我们敌视的扩大和极端,但我们可以让自己不敌视,我们甚至可以不去考虑敌视或不敌视,只考虑如何提高自己,在能保护自己生存的前提下,把更多的资源用来提高自己。”

  “不要说战争,我们甚至决定不了我们身边的人,但是,我们可以决定自己对一切的看法和定义。”

  “我们,应该更好地定义我们自己的目标,我们,应该更好地定义一切。无论是个人,还是集体,还是国家!”

  “如果我们定义希腊的目标是富国强兵,那么我们会把更多的资源用在提高自己上,然后保持最低程度的对抗。”

  “如果我们定义希腊的目标是击败波斯,我们会把更多的资源用来打击波斯上,最后会陷入一场‘资源和国力’的比拼,而最终希腊哪怕胜利了,也会因为消耗过高,进行重建,进入一个‘高消耗低发展’时期,而相对的,罗马和北欧,则会进入低消耗高发展时期。”

  “所以,我既不赞同反击也不赞同退让,我认为,希腊、雅典和柏拉图学院,最低的目标,也应该是如何增强自己。而反击波斯也好,退让波斯也好,只是一种行为和手段,不是目标,我们的目标,永远是增强自己。”

  “我们要永远清楚,什么是原理,什么是行为,什么是目标,永远不能进行错序思考。否则,我们只能看到世界的表象,而看不到深层的真相。”

  全场鸦雀无声。

  不止白银法师和黄金法师,连圣域大师们都惊呆了。

  苏业说的这些每个字可以理解,故事也能听懂,但为什么听到共同主义后,总觉得有一种宏伟辉煌的力量高悬于天,俯视人间。

  此刻的苏业,宛若神灵。

  克莉梅拉的表情,越发敬畏。

  帕洛丝看着苏业,也不知怎么的,脸上一红,低下头。

  全场都是手指划过魔法书的声音。

  几乎所有人埋头奋笔疾书,记录苏业的话。

  但亚里士多德除外。

  他看着苏业,双目星光璀璨。

  阿基米德和欧几里德一模一样,他俩低头记录一会儿,抬头看苏业一会儿,双眼和亚里士多德一样,如似坠星。看一会儿之后,又急忙低下头记录,然后再抬头看向苏业,还是满眼小星星……

  至于克莉梅拉和帕洛丝,眼中一点小星星没有,正在奋力记录着笔记。

  她们俩可没大师们那么强大的思维,并没有真正理解苏业的内容。

  过了许久,许多人感觉脑子炸了,放弃思考,以后再说吧。

  而圣域大师们则个个面露欢喜之色,阿基米德这个裸奔狂更是手舞足蹈,在椅子上扭着屁股,甚至还哼着小曲儿,要是有几道灯光打下来,苏业能误以为他在夜店蹦迪。

  老师们对阿基米德见怪不怪,哪怕他现在脱了衣服满议事厅跑,大家也都面不改色。

  亚里士多德的声音响起。

  “共同主义是最高目标,对抗、发展、团结等等都是行为,那么,共同主义的原理是什么?”

  大多数人一脸迷糊,只有少数人眼中光芒闪烁。

  苏业默默低下头。

  亚里士多德这个混蛋,果然这个级别的大佬没一个省油的灯,总能发现关键和本质。

  一旦把《资本论》、剩余价值、废除私有制、阶级斗争、解放无产阶级甚至无产阶级***等概念抛出来,自己还能活下去吗?四大神系神王怕是会联手降下神罚劈死自己。

  “不知道,我还小,还年轻,还是学生,不知道这么深刻的原理。”苏业一脸茫然。

  老师们点点头,但随后一愣,哭笑不得看着苏业。

  “你演得太像,话太多,反而暴露了。”尼德恩现场指导演技,“你只需要茫然地摇摇头,什么也不说。”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苏业茫然地摇摇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ewenma.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lewenm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