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众神世界 > 第271章 杀死贵族

第271章 杀死贵族

  雅典的市中心,小山一样的卫城耸立。

  在卫城东侧的山壁下,一座石板铺就的巨型广场横卧,三面被民居环绕。

  巨大的舞台背靠山壁搭建完成,众多人站在广场上,仰着头望向舞台。

  天色暗淡,帷幕拉开。

  “哇……”

  大广场周围处处有人惊呼。

  舞台之中,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苍翠的农田整整齐齐地铺在上面。

  近处有五个少年或站或坐在场中。

  远处有农人以牛马耕地,挥汗如雨。

  自然的光芒落在舞台,那里好像还是白天。

  “是魔法幻术,真厉害……”

  “他们为什么不戴面具?这就是新式戏剧吗?”

  “竟然有五个人。”

  五个衣衫破烂的少年手持农具,有的轻轻晃动手臂,有的拍着后腰,有的扭着脖子。

  他们的鼻子下,戴着魔法胡子。

  其中最为高大的少年上前一步,对其余四个少年道:“如果我们将来谁富贵了,不要忘记这些朋友。”

  “哈哈,扎克雷,你不要说笑了,我们都是平民,怎么可能会富贵呢?”

  “是啊,你这人就喜欢白日做梦,说胡话。”

  四个人一起嘲笑扎克雷。

  扎克雷却摇摇头,面朝观众,望向高处的天空。

  “麻雀怎么会懂天鹅的志向!”扎克雷斩钉截铁道。

  他们的对话清晰地传遍整座广场,甚至更远处。

  四个孩子又开始嘲笑扎克雷。

  突然,一辆马车缓缓驶入舞台,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少年走了出来,衣着华贵,同样戴着魔法胡子,一旁跟着两个护卫。

  “父亲,这就是我们的灰河镇领地吗?好漂亮,以后我要常住在这里。”

  “只有贫民和被流放的废物贵族,才会住在这里,安德列,告诉我,你不想住在这里。”

  “嗯,父亲,我不想住在这里。”

  屋顶上的贵族们本能地瞄向安德列,安德列却神色坦然,好像一切与自己无关。

  那些贵族轻轻点头,暗暗称赞安德列沉得住气。

  “父亲,他们的衣服好破啊,他们是什么人?”少年安德列大声问。

  “他们不是人。”中年男人道。

  “啊?那他们是什么?”

  “灰河镇,只有畜生,他们的区别是四条腿或两条腿。”

  “啊?我也能骑两条腿的畜生吗?”

  “让两条腿的畜生变成四条腿的畜生,你就能骑了。以灰河镇领主的名义,去把最高的那个少年抓过来,让安德列骑上。”

  于是,两个护卫冲过去,逼迫少年扎克雷跪在地上,少年安德列骑了上去。

  “驾!”

  少年安德列左手揪着扎克雷的头发,右臂在半空摇晃,兴致勃勃。

  “驾!”

  “驾!”

  “驾!”

  在少年安德列兴奋的声音中,扎克雷跪在地上,慢慢爬行。

  大幕缓缓落下,序幕结束。

  压抑的气氛在现场蔓延。

  这时候,画外音响起。

  “二十年后,成年的安德列因为罪恶累累,被家族流放到灰河镇……”

  众多贵族扭头望向安德列。

  安德列觉察众人的目光,微微一笑,道:“刚才我就说了,戏剧是戏剧,现实是现实,无非是同名而已。”

  众人点点头,越发佩服安德列的沉着冷静。

  不多时,序幕缓缓上升。

  舞台的场景由田地变成了一座布置华丽的贵族大厅。

  青年安德列躺在大厅之中,在两个侍女的伺候下,喝着鲜血般的葡萄酒。

  “安德列少爷,不好了,那些平民在外面喊着要一个公道……”

  接下来,观众们认认真真观看第一幕。

  在第一幕中,因为灰河镇的粮食歉收,安德列严苛压榨,平民们向安德列讨公道,但安德列派人杀了几个平民,把他们的尸体挂在大厅外。

  接着,黑铁战士扎克雷出现,与安德列讲道理。

  在大厅中,两个人进行激辩,扎克雷把安德列说得哑口无言,引发观众纷纷喝彩。

  到了最后,安德烈突然认出扎克雷,辱骂他是两脚的畜生,然后让护卫打伤扎克雷。

  扎克雷吐血逃走,安德列的护卫在后面追,帷幕缓缓落下。

  现场的观众根本没有见过背景布置这么好的戏剧,也没看过这么生活化真实的模式,情感被充分调动,要么辱骂安德列,要么揪心地期盼扎克雷能逃出去。

  舞台最前面的戏剧大师们压低声音讨论。

  不多时,第二幕开始。

  背景不是田地,不是贵族大厅,而是荒地。

  一开始,扎克雷带领灰河镇的居民逃走,开荒种地。

  但是,噩梦降临,雅典城的贵族打着剿灭盗团的旗号,像狩猎动物一样,狩猎以扎克雷为首的流民。

  无论这些流民怎么解释,那些贵族都不听,不断利用残忍的手段狩猎。

  在这段情节中,许多观众再也忍不住,破口大骂,差一点导致演出中断。

  扎克雷带着流民不断逃亡。

  再一次逃出贵族的狩猎队伍,流民队伍聚在一起吃饭。

  扎克雷突然大喊。

  “阿波罗的太阳战车,从未从我的头顶路过。”

  “希腊的阳光,从未照在我的身上。”

  “我的耳畔,只有宙斯的雷霆在轰鸣!”

  流民们悲伤地看着扎克雷。

  “贵族与传奇,难道是天生的吗?”

  “逃跑是死,杀贵族也是死,同样都是死,不如起义,为了正义而死,为了唤醒民众而死!杀死贵族!”

  “杀死贵族!”豪森高喊。

  “杀死贵族!”泰勒高喊。

  “杀死贵族!”多丽丝高喊。

  “杀死贵族!”舞台上的四十四个人齐齐高喊。

  “杀死贵族!”台下少数人开始高喊。

  “杀死贵族!”经历过苏业与罗隆之战的人高喊。

  “杀死贵族!”大量的平民开始高喊。

  许多人一边哭着,一边喊叫。

  他们想说这句话很久了,但是,从来没敢说出口。

  舞台上,所有人拿起农具或武器,高高地站立着,望向远方的天空。

  帷幕落下,第二幕结束。

  观众望着帷幕,热泪盈眶。

  霍特拼命地擦拭泪水。

  数不清的平民眼眶发红。

  咒骂贵族的声音,此起彼伏。

  场中的一些贵族,默默远离。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查尔德低声道。

  “我也是。”

  “我们要不要请战神山停止演出?”

  “如果不怕帕洛丝殿下,不怕西西弗斯殿下,不怕吕托斯陛下,你们可以试试。”

  众人顿时泄了气。

  “我不想看了。”

  “虽说这只是戏剧,但怎么感觉一直在骂我们贵族?”

  “我也是这种感觉。”

  “安德列,你还要看下去吗?”

  安德列微微一笑,道:“我依旧坚持我刚才的看法,戏剧归戏剧,现实归现实。我们用短短一晚的时间,就可以看尽那些人的一生,这是何等新奇的体验。不出意外,接下来的‘我’会倒霉了。我都不跑,你们走什么?”

  “哈哈……”年轻贵族笑起来。

  “您真是胸怀宽广的典范。”查尔德称赞道。

  帷幕再次上升。

  第三幕开始。

  舞台之上,是安德列家的大厅。

  四十四个义士正在与安德列的手下战斗。

  安德列像受惊的老鼠一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双方一边战斗,一边对骂。

  义士们大骂安德列。

  “凶手,你侮辱了我的妻子!”

  “疯子,你杀了我的父亲!”

  “暴徒,你害了我的妻儿。”

  ……

  所有雅典贵族的罪行,借由四十四个人的怒吼,喊了出来。

  “杀死安德列!”

  “杀死安德列!”

  舞台下的观众们,愤怒地吼叫。

  屋顶上的贵族再次望向安德列,每个人的目光都变得比刚才复杂。

  他们看到,安德列脸上的笑容消失,轻轻抿着嘴,灰绿的眼睛格外暗淡。

  战斗的最后,是扎克雷与护卫长战斗,两个扮演者都是埃斯库罗斯精挑细选的黑铁战士,为观众带来了异常精彩的战斗场面,远超之前的任何戏剧。

  看到这一幕,所有剧作家们目瞪口呆,没想到,戏剧可以如此写实地展现出来。

  最终,扎克雷杀死护卫长。

  扎克雷带领所有人,把安德列抓到舞台中央,踩着他的头,望向前方的观众。

  四十四个人,一起望着前方。

  现场彻底沸腾。

  “杀死安德列!”

  “杀死安德列……”

  十几万人齐声大喊。

  之前那些不敢喊“杀死贵族”的,此刻也毫无顾忌地大喊。

  “杀!”

  扎克雷亲自动手,杀死安德列。

  四十四个人围上去,并暗中调换了安德列的尸体。

  随后,全场鸦雀无声,雅典人见到了一生从未见过的一幕。

  就见四十四个人,如同野兽一样,攻击那个安德列,挥舞农具与兵器,砸,斩,剁,切……

  仿佛真实血肉的牛血和碎肉在舞台上纷飞。

  这一刻,四十四个人,仿佛变成了染血的恶魔。

  甚至有人伸出手,抓住碎肉与鲜血,塞进自己嘴里。

  一边咀嚼,一边痛哭。

  所有观众张大嘴巴,彻底震撼。

  这个时候,舞台边缘响起号角声,大地震动,马蹄阵阵。

  “狩猎我们的贵族要来了。”豪森的声音里充满遗憾。

  “我宁可自杀,也不愿意被污蔑为强盗,成为他们的战利品。”

  “可惜,我们只能杀死安德列,无法进入雅典,无法让那些高高在上的贵族老爷,看到我们的力量。我们,无法让他们恐惧,无法让他们痛苦。”

  “不,只要知道我们杀死安德列,杀过贵族,贵族们一定会恐惧!他们一定会因为恐惧和痛苦,减少对其他平民的迫害。我们杀不到雅典,但我们可以燃起让雅典城看到的火光!让这点光芒,永远灼烧他们的灵魂!”扎克雷大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ewenma.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lewenm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