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莫测_回档少年时
乐文小说网 > 回档少年时 > 第四十七章 莫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七章 莫测

  张云起驱车赶往北湖公园。

  北湖公园位于江川市的中心地带,东起国庆路,南临人民西路,西至竹叶冲,北接江阳路。尽管张云起对这一带的情况十分熟悉,但真论起来,他上次来这里,还得追忆个十把年子。

  记得那会儿他在省城里津市参加工作已经好些年头,二十七八岁,还没女朋友,家里爸妈急得跳脚,托人安排相亲,对象是江川市里的一个初中英语女老师,约会地点就在北湖公园。

  相亲过程有点不堪回首。

  那会儿他还是个相亲界的雏儿,总觉得相亲应该是当面锣对面鼓的事,敞开心扉,有啥说啥,就把自己的情况大概介绍了一下,在省城里津工作,有点儿小积蓄,但没车没房。

  那个女老师听完他的自我介绍后,就问他说:“你是第一次相亲吗?”

  他说是的。

  女老师就告诉他说:“其实我一个好朋友告诉过我说,相亲如果没有重大不满,最好是和第一次相亲的对象在一起。其实相亲的次数越多,对对方的满意程度就会越来越低,因为每一次都会对下一次有更多的期待。”

  张云起一听这话,觉得有戏,那女的看着身材挺高,皮肤很白,长得也行,而且还是个英语老师。

  毕竟以他当时的条件,如果能入手这么一款七分货,可以天天晚上在床上学英语,已经不啻于庄稼汉开上了法拉利。

  所以当时他听了女老师的话后心里挺激动的,有点接近雏儿第一次牵女孩的手吧,心跳加速,鸡儿梆硬,说话都有点不伶俐,但还是鼓起勇气问她说:“那你打算听你朋友的劝告吗?”

  女老师笑得很甜,话也回的很委婉:“是呀,早听他的劝告就好了。”

  张云起含笑九泉。

  后来就没有后来了,两人礼节性的聊了几句,各自分开,记得当时离开北湖公园的那一路上,看着穿梭如织的年轻情侣,他心里特鸡儿迷茫,感觉活的失败。

  时过境迁,现在回想起来,其实那只不过是一件很小的事情,被别人拒绝,尤其是被女孩子拒绝,这应当是平凡人在求爱道路上的一种常态,完全不至于上升到怀疑人生的高度上来,但他那时就是这么想的,当时思想尚未形成成熟体系的他真正感到迷茫的是,他从小刻苦努力,学习成绩拔尖,读书的时候觉得能成一番事业,可事实上呢,他出身很差,人生容错率极低,只不过在初升高还是初升专这一关键节点走错了一步,导致没能念大学,此后的人生便显得艰难,尽管工作后谈不上多努力拼命,但也兢兢业业,一路紧跟着大部队不敢走偏,可是在大城市里却连一席立锥之地都没有,每天面对的是奔波的工作,肉眼能看到的毫无乐趣可言的人生。

  人活着不应该是这样的。他想,勤劳致富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也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可是大多数平凡人付出了劳动,进行了生产,活得却依然挣扎,这个社会的运行逻辑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但那时候的他想不明白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这次故地重游,心境却是大不一样。

  张云起开着百万奔驰穿过这片尚未开发完全的处女地时,惊起无数对年轻男女停足行注目礼。这大概就是钞票的魅力吧,不过现在的他远谈不上勤劳,赚的也并非不义之财,但就是致富了。这又是为什么呢?因为他不再是从事生产的普通人,上流社会掠夺财富的不二法门是通过资本控制核心生产要素,而他这个重生人士掌握的是更为稀缺的机会资源!

  停好了车,张云起下来的时候旁边有几个老头老太太用江川话在打招呼,挂在树梢的小收音机传来那英高亢的歌声:“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你能分辨这变幻莫测的世界……”

  到了叉鱼亭,赵健强已经久候多时。

  让张云起有些意外的是,李雨菲、赵承明和李小曼几个都在。

  “云起。”李雨菲打招呼,她穿着一件纯白色的毛呢外套,里面是天蓝色的连衣裙,脸上有恬静的笑。

  “你也来了雨菲。”张云起招招手。

  李雨菲嗯了声:“快进来,外面雪大。”

  这时候赵健强也笑呵呵地走了过来,他拍了拍张云起的肩膀说:“我一个老家伙跟不上时代了,还是你们年轻人在一起有话题聊,来来来,我们坐下说。”

  张云起和赵承明李小曼打了招呼,一起坐在亭内。亭叫叉鱼亭,坐落在湖中小岛上,岛有石栏,并以明代石狮、石雕、罗汉松和花卉绿草点衬,三面邻水,一条曲径小道通幽。湖中日色水光,倒影如画,因此有一个“北湖水镜”的称谓,被誉为阳古八景之一,曾经得到过历代文人墨客的赞誉。

  赵健强还是挺会享受生活的,这里风景虽然顶好,但毕竟是一个大雪天气,他竟然搞了一个大碳炉子,火烧的极旺,还让他家的保姆温了热酒,用保温盒备了四样下酒菜,石凳上铺了毛垫子,就在古香古色的叉鱼亭里,就着白雪和湖光景色,饮酒畅聊。

  这么富有小资情调的悠闲生活,张云起是想不出来的。

  有赵健强在场,赵承明几个小孩子比较拘谨安静,酒他们不敢喝,张云起也猜的出来他们三个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赵健强一直希望他这个宝贝儿子赵承明跟他多走动走动,至于李雨菲,她本来和李小曼、赵承明的关系就十分要好,放假一起来逛公园并不意外。

  喝了一杯酒,赵健强问道:“张总,你可知道叉鱼亭这个名字的由来?”

  张云起只知道叉鱼,笑着摇头:“要不赵主任说来听听?”

  旁边的赵承明立马接话道:“我知道,在唐贞元时期,韩愈从广东阳山来江川待命,有一次与江川刺史李伯康泛舟游湖叉鱼为乐,还兴致勃勃地写下了有名的《叉鱼招张功曹》一诗。后人为了纪念韩愈,于是在北湖湖心筑岛造亭,取名‘叉鱼亭’。”

  张云起笑了起来:“有见识。”

  赵健强却摆了摆手:“照本宣科罢了,怎么算得上有见识。”

  赵承明听了他老子的评价,心里老大不服气,鼻子里“哼”了一声,就差来上一句“那你说个有见识的?”

  张云起乐了,说道:“赵主任,这年头娱乐活动越来越丰富,像我们这一代学生,其实能够记住这些跟兴趣爱好毫不相干的古代事迹已经很不错了,我打个比方,我在学校里语文成绩还算不错,但有一次语文考试出了一道题目,‘激流三部曲’中老太爷的棺材板是什么颜色的?直接就把我给弄傻眼了,搞不明白这是考知识呀还是选拔侦探。”

  ******

  Pls.写了五千字,后面三千字没写完,先发这前面两千字的过度情节吧,核心剧情明天凌晨继续更新。

  最近的更新也会多一些的。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