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阿父何时来接我?_退婚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
乐文小说网 > 退婚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 > 第324章 阿父何时来接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24章 阿父何时来接我?

  司马启面无表情。

  不知被哪句话刺激到,他沉默地站起身,带着小秦氏离开了。

  两人登上街边的马车,小秦氏不解:“殿下就这么离开了?我瞧着,他那副不争不抢的模样大约都是装出来的,你可别被他骗了!”

  司马启端起茶盏,慢慢呷了一口。

  小秦氏见他不吭声,忍不住催促:“殿下?!”

  “别再说了。”司马启放下茶盏,“我们家族的人一向喜欢自相残杀,从开国到现在,不知因为内斗死了多少人。今日见司马乘风那副模样,我虽与他不亲,却也觉着凄凉。我信他对皇位没有妄想……也仅仅只信这一次。”

  他口吻坚定,小秦氏知晓他意已决,也就不再多劝。

  夫妇俩用过午膳,就听探子回来禀报,说是司马乘风在淮水边祭奠过司马长乐,就直接启程回了封地。

  小秦氏松了一口气:“还算他识相,若敢用阴谋手段蒙骗我们,保管叫他的下场比司马长乐还要凄惨!”

  司马启搁下筷箸,在银盆中净过手:“待会儿咱们去会会皇兄。按照祖宗规矩,他才是该名正言顺继位的那个。”

  大皇子司马瑾和他的王妃寄住在城郊道观。

  沿着山阶往道观走的时候,小秦氏忍不住捶着膝盖抱怨:“他们俩是有什么毛病,放着好好的行宫不住,偏要跑到这种破落地方!这台阶陡峭的,简直要了我半条命!我那嫡姐也是,放着好好的富贵日子不过,非得陪着大殿下在山中修道,简直辜负了人间繁华!”

  大皇子妃同样出自秦家,乃是秦家的嫡女,小秦氏同父异母的姐姐。

  两人又走了两刻钟,才终于进了道观。

  来到司马瑾和大秦氏居住的客房,小秦氏环顾四周,只觉屋舍简陋,一应桌案摆设连个雕花都没有,素色的罗帐瞧着就很丑陋。

  那两人皆都身穿布衣,半点儿看不出乃是皇族中人。

  互相寒暄过,大秦氏端来瓜果,温柔笑道:“父皇驾崩,殿下与我这三年都打算吃素,不能好好招待你们,实在抱歉。”

  小秦氏瞟了眼那盘瓜果,眼中流露出嫌弃,只讪讪一笑:“阿姐太客气了……我们这趟过来,也是怕你们在山中住不习惯,因此想接你们进宫居住。瞧这里简陋的,没有珍馐美味和声色歌舞也就罢了,怕是连日常起居也十分不便吧?”

  司马启跟着道:“皇兄乃是长子,将来是要继承皇位的,一直待在道观算怎么回事?不如随臣弟一起回宫,也好提前了解朝堂政事。”

  夫妻俩都在试探。

  大皇子司马瑾像是没听出来他们的试探,笑容温醇宽厚:“多谢你们操心,只是我志不在朝堂,在于山水之间。那张皇位,还是有能者居之为好。”

  司马启和小秦氏眼睛一亮。

  大秦氏接着柔声道:“殿下与我商量过了,等参加完新帝的登基大典,就回封地去,这辈子,怕是不再回建康了。”

  司马启和小秦氏脸上的笑容几乎掩饰不住。

  这么说,能继承帝位的,只有他们这一家了!

  小秦氏几乎脱口而出:“这怎么好意思——”

  话未说完,察觉到不妥,又紧忙闭了嘴。

  司马瑾和大秦氏像是没听出她这话的意思,仍旧笑容宽和,又与他们闲聊起来。

  过了两刻钟,司马启夫妇坐不住了,很快起身告辞。

  司马瑾夫妇亲自站在客房门廊下相送,一直到看不见他们的踪影,才含笑返回客房。

  客房的屏风后,悄然绕出一位老者。

  萧允轻抚长须,目光沉冷:“大逆不道。”

  “老师请坐。”司马瑾抬手作请,“您的意思是,先由着二弟他们胡闹,也由着萧郡公掌权,等北伐成功,一切都尘埃落定时,我再以名不正言不顺之名,把天子赶下皇位,继而正式登基为帝?”

  “不错。”萧允面无表情,“等一切尘埃落定,他们与北国两败俱伤时,再与他们清算旧账。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如此一来,咱们不费吹灰之力便可掌控山河。”

  “可是……”司马瑾迟疑,“是否有违君子之道?”

  “你是长子,继承皇位乃是理所应当的事,怎么算违背君子之道?”萧允语重心长,“殿下今后,须得心狠些才好。”

  司马瑾恭声称是。

  萧允辞了他,独自下山去。

  道观在他身后越来越遥远。

  即便已是深秋,山阶两侧的松柏却仍旧苍翠欲滴,只更远处的枫叶被霜染红,秾艳的像是天边的晚霞。

  萧允忽然想起十多年前,送眼瞎了的萧衡去栖玄寺的情景。

  当年也是这么一个深秋的黄昏。

  萧衡尚还年幼,并不知道失明的他,已然成了一枚弃子。

  他背着小包袱,小手紧紧攥住他的袖角,即便累得喘气,却还是不叫苦不叫累,乖乖跟着他来到栖玄寺的山门前。

  临别之际,他小心翼翼又充满期冀地问:“阿父何时来接我?过年时我能回家吗?我想与阿父和阿娘一起守岁。我在院子里的桂花树下埋了一坛酒,想着正月时送给阿父饮用。”

  他盯着年幼的萧衡,脸上大约全是厌恶,冷淡道:“等你的眼睛好了,我就会接你下山。”

  小孩儿满脸单纯,使劲儿点点头:“我一定会乖乖治病的!阿父一定要常常来探望玄策,玄策想着阿父呢!”

  可是,他后来再也没去过栖玄寺……

  暮鸦发出嘶哑的叫声,盘旋着掠过黄昏的天空。

  萧允面色沉沉地穿过山阶。

  他这辈子鲜少骗人,萧衡的身世,是他最大的谎言。

  好在一切都快结束了……

  等北国覆灭一切尘埃落定,萧衡失去所有价值,他就以大逆不道的罪名逮捕萧衡,指控他伪造圣旨扶持伪帝继位,混乱朝纲意图谋反……

  又或者,揭露他的身世……

  总之……

  总之不会叫他继续活着就是。

  夕阳渐渐沉沦。

  ……

  建康城的世家大族们,忙着勾心斗角之际。

  乌衣巷,沈府后院。

  穿着短褐的少年,抱着一大捆干草穿过院落。

  ,

  晚安安鸭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