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黎明之剑 >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不曾记载的历史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不曾记载的历史

  花园中一瞬间安静下来。

  现在高文知道为什么贝尔塞提娅要将无关人员屏退了。

  “您很意外,”白银女皇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高文,“看样子这并不是您想听到的答案。”

  “不,这个答案从某种意义上其实甚至算个好消息——但我确实十分意外,”高文轻轻呼了口气,在平复思绪的同时思考着贝尔塞提娅这个答案背后的种种意义,“能详细跟我说说么?那些秘教团体的活动细节,他们到底沟通了怎样的神明,引发了怎样的现象?”

  “当然可以,”贝尔塞提娅露出一丝微笑,随后仿佛是陷入了久远的回忆中,一边思索一边用低缓的声音慢慢说道,“一切从白星陨落开始……就像您知道的那样,在白星陨落中,德鲁伊们失去了他们世代信仰的神,原有的教会团体渐渐蜕变成了各种各样的学术机构和超凡者密会,在历史书上,这段蜕变的过程被简单地总结为‘艰难的转型’——但实际上精灵们在接受这个事实的过程中所经历的挣扎要远比史书上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艰难得多。

  “人类等寿命较短的种族应该无法理解这一切——高文叔叔,我只是实话实说,因为对人类而言,再艰难痛苦的事情也只需要一点点时间就能遗忘和习惯,有时候只需要一两代人,有时候甚至连一代人都用不了,但对精灵而言,我们的一生长达两三千年乃至更久,所以甚至直到现在仍然有白星陨落时期的德鲁伊存活于世,长久的寿命让我们长久地记着那些艰难的事情,而对于一些虔诚的侍奉者……即便岁月流逝数个世纪,他们也无法接受神明陨落的事实。

  “一些顽固的德鲁伊秘教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产生的——世人总认为当初的圣灵教派德鲁伊就是最坚定的‘原始信仰主义者’,但事实上那些不被历史承认的德鲁伊秘教才是。他们大多是‘神代时期’的高阶神官和苦修士团体,对神明的信仰已经成为他们的基本思维方式和生命意义所在。在白星陨落之后,原始自然之神教会陷入一片混乱,面临注定的大分裂,这部分极端虔诚者出于保护神圣遗产的目的带走了大量神圣典籍并分散遁入了森林深处,而在之后的几个世纪里,他们便形成了几个主要的秘教团体。”

  听到这里,高文忍不住插了句话:“当时的精灵王庭在做什么?”

  “在应付我们自己的混乱,”贝尔塞提娅说道,“您大概无法想象三千多年前的自然之神信仰对精灵社会的影响有多深——那是一个比人类众神更深的泥潭,因此当它突然消失之后,所引发的混乱立刻便占尽了精灵王庭所有的精力,而那些德鲁伊秘教便在几乎无人管控的情况下在深山密林中扎下根来,并且……开始尝试用各种方法恢复他们的昔日辉煌。

  “当时尽管许多德鲁伊都在幻象中看到了白星陨落的景象,也有不少人猜测这意味着自然之神的‘死亡’,但仍有信仰坚定者认为自然之神只是暂时中断了和凡人的联系,认为这是神明降下的某种考验,甚至认为这是一种新的‘神启’——他们用各种理由来解释绝望的局面,同时也是在这些理由的驱使下,那些秘教团体不断摸索着新的祈祷仪式,构筑新的信仰体系,甚至修改昔日的教会经典来解释眼前的情况。

  “这种事情持续了几个世纪之久——在最初的几百年里,他们都只是小打小闹,甚至因为过于低调而没有引起王庭的警觉,我们只当他们是因为受不了神明离去的打击而隐居森林的隐士团体,但随着时间推移,情况渐渐发生了变化。

  “一些秘教团体因为难以独自支撑而重新融合在一起,形成了较大规模的‘密林教派’,而他们在秘教仪式上的探索也愈发深入和危险,终于,森林中开始出现令人不安的异象,开始有精灵报告在‘隐士的聚居地’附近看到令人心智迷乱的幻影,听到脑海中响起的低语,甚至看到巨大的、现实世界中从未出现过的生物从森林中走出。

  “最初引起精灵王庭警觉的,是一份来自当年的巡林者的汇报。一名巡林猎手误入了秘教德鲁伊的据点,他在那里看到数千人聚集起来举行仪式,其中不乏附近村落中的居民甚至在路上失踪的旅人,他看到那些秘教德鲁伊将某种巨大的动物刻在墙壁上当做偶像崇拜,并将其视作自然之神新的化身——在令人不安的长时间仪式之后,巡林猎手看到那石壁上的动物从石头上走了下来,开始接受信徒们的供奉和祈祷。”

  高文屏住呼吸,一字不落地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问道:“然后……当时的精灵王庭摧毁了这个秘教组织?”

  “是的,而且这件事鲜有人知,”贝尔塞提娅平静地说道,“那是毫无疑问的异端教派,他们所沟通、召唤的‘神灵’则是危险的不明存在,王庭不可能允许这样的危险因素继续发展,所以当时的女皇,也就是我的祖母第一时间下达了命令——秘教的主要成员被全部抓获,浅信徒们则四散而去,在漫长的审讯之后,王庭发现那些核心成员已经完全被狂热且扭曲的自然之神信仰影响,甚至尝试在负责看押的士兵之间传教,于是他们被处决了,一个不留。

  “而令人不安的是,在摧毁了这个秘教组织之后,王庭曾派出数次人手去搜索他们昔日的据点,尝试找到那个‘神灵’的下落,却只找到已经破碎坍塌的浮雕壁画以及许多无法解释的灰烬,那个‘神灵’消失了,什么都没有留下。

  “在这之后,类似的事情又发生了数次,从我祖母一直到我的父皇,再到我这一代……五个世纪前,我亲自下令摧毁了最后一个秘教团体,从那之后便再没有新的秘教和‘神灵’冒出来,森林恢复了平静——但我仍然不敢确定这种危险的组织是否真的已经被彻底且永久地消灭。他们似乎总有死灰复燃的本事,而且总能在广袤的丛林中找到新的藏身处。”

  贝尔塞提娅的讲述告一段落,她用平静的目光看着高文,高文的心中则思绪起伏。

  他消化着白银女皇告诉自己的惊人信息,同时忍不住想到了很多事情。

  他第一个想到的,是随着秘教团体被剿灭而消失的那些“神灵”,那些因集体崇拜和严苛仪式而诞生的“思潮产物”如幻梦般消散了,这让他忍不住想到巨鹿阿莫恩曾经透露给自己的一条情报:

  最初诞生的神,是极其弱小的,或许几根足够大的棍棒和锋利的长矛就可以将其消灭……

  而他第二件想到的事情,则是阿莫恩假死三千年的决定果然十分正确——精灵漫长的寿命果然导致了他们和人类不同的“执着”,几十个世纪的长久岁月过去了,对自然之神的“追忆”竟然仍未断绝,这着实是一件惊人的事情,假如阿莫恩没有选择假死,那说不定祂真的会被那些“忠诚的信徒”们给强行重新建立连接……

  除此之外,贝尔塞提娅带来的情报也与忤逆计划的诸多成果出现了印证,高文关于神明机制的不少猜想也得到了证实,这一切都是无比巨大的收获!

  “看样子您还有很多话想问我,”白银女皇微笑起来,“虽然这已经超出了我们的问答交换,但我仍然乐意继续回答。”

  高文随即问道:“在与那些秘教团体打过这么多次交道之后,精灵王庭方面仍然是以单纯的‘异端邪教’来定义那些秘教么?”

  “当然,他们是毫无疑问的异端,”白银女皇语气很平静地回答,“请不要忘记,我是德鲁伊正教的最高女祭司,所以在我眼中那些试图建立‘新自然之神信仰’的秘教就必然是异端……”

  高文看着对方的眼睛:“与此同时你还是白银女皇,一个帝国的统治者,所以那些秘教不但必然是异端,也必须是异端。”

  白银女皇怔了一下,微微叹息:“高文叔叔,这么多年过去了,您说话还是这么不留情面啊。”

  “我七百多年都在睡觉,对我而言时间过去的也没有太久——而且即便七百年过去了,这个世界的运转规则也没太大变化,”高文说着,摇了摇头,“那些秘教团体所做的事情无疑是巨大的威胁,不但对其他德鲁伊派系是威胁,对帝国秩序也是威胁,我对此已经深有体会。而对于****的白银帝国,这种威胁更加致命——自然之神陨落了,失去神明支撑的皇家当然不可能坐视一群不受控制的德鲁伊真的再造个新神出来……”

  白银女皇轻轻皱眉:“所以,他们造出来的果然是‘神灵’么……”

  “如果我所知的理论模型没错,那应该是某种雏形,或者是更早期的、由群体思潮制造出的心理学幻影,正处于向现实世界的转化过程中,但由于信徒数量太少以及时日尚短,这个过程被大大拉长了,这也就给了你们将其打断的机会,”高文点头说道,紧接着有些疑惑,“你们始终没意识到那些真的是‘神灵’么?也没有进行过正式的研究?”

  “有所猜测,然而无人敢下结论,”白银女皇坦然说道,“在接触第一个秘教之后,精灵王庭便隐约意识到了这件事的危险和敏感,所以数千年来只有皇室成员才知道关于那些秘教的完整情报,相关研究也是在严格保密的情况下隐秘进行,外人只知道王庭曾经数次出兵消灭森林中的邪教团体,但没有人知道我们还同时消灭了什么东西——即便如此,我们也只是将那些神秘的存在当做类似邪神或‘越界灵体’来看待,相关研究也是在这个基础上进行,而且由于那些‘灵’总是很快消散,我们的内部研究也几乎没什么进展,最近几个世纪更是近乎于无了。”

  高文有些发怔,他不禁感觉到遗憾,因为白银帝国已经距离真相是如此之近,他们甚至比刚铎帝国更早接触到神明背后的可怕真相——但最终他们却在真相的边缘徘徊,始终都没有越过那道“忤逆”的临界点,如果他们更大胆一点,如果他们不要把这些秘密藏得如此深和如此久,如果他们在刚铎时期就参与到人类的忤逆计划中……这个世界如今的局面是否会有所不同?

  但很快他便打消了这些并无意义的假设,因为这一切是不可能的,哪怕时光倒流也难以实现——

  白银帝国是个****的国家,哪怕他们的原有国教信仰已经名存实亡,其统治者的特殊身份以及复杂难解的政治结构也决定了他们不可能在这条路上走的太远,而且即便不考虑这一点……正常情况下,如果不是有机会从神明那里亲口得到许多情报,又有谁能凭空想象到神明竟然是从“思潮”中诞生的呢?

  精灵们只能把那些秘教团体搞出来的“灵”当成邪神或正体不明的“越界灵体”看待。

  想到这里,高文却突然又冒出了新的疑问:“我突然有点好奇,这么多年过去了,精灵王庭和那些秘教打了那么多次交道,哪怕相关研究进展缓慢,但你们自己就没有考虑过……也像他们一样‘造’个神,或者尝试去沟通自然之神么?白银女皇和白银皇帝的身份是德鲁伊正教的最高祭司,所以在某种意义上,神权也影响着你们的正统性,如果你们背后站了个真正的神……”

  “我们没有这么做,原因很简单,”白银女皇不等高文说完便笑着摇了摇头,“在神明离开之后,我们才突然发现——原来背后没有站着神,我们也可以是正统。”

  “……我明白了。”高文怔了一下,随即沉声说道。

  紧接着他忍不住笑了起来:“谁又能想到呢,作为德鲁伊们的最高女祭司,白银女皇其实反而是最不希望自然之神回归的那个。”

  “您错了,”白银女皇摇了摇头,“其实最不希望自然之神回归的人并非是我,而是那些真的召唤出了‘神灵’,却发现那些‘神灵’并不是自然之神的秘教首领们。他们在任何时候都表现的狂热而虔诚,还将自己召唤出的‘神灵’称作自然之神阿莫恩的新化身,然而当我们把他们带到阿莫恩的圣殿中执行裁决时,他们最终都会充满紧张和恐惧之情——这可悲的扭曲,只要见过一次便永生难忘。”

  高文细细咀嚼着对方的话语,在沉默中陷入了思索,而坐在他对面的白银女皇则露出笑容,轻轻将高文面前的红茶向前推了一点。

  “高文叔叔,茶凉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ewenma.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lewenm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