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宰执天下 > 第48章 时来忽睹红日低(13)

第48章 时来忽睹红日低(13)

  洛阳河南府,府衙倅厅。

  荆兴刚刚走进倅厅院子的正门,就看见自家的主人包绶,正在院子中来回踱着步子。听到动静就转回身,“包兴,到了没有!”

  “回二郎,还没有到。”荆兴弯了弯腰,脸上的皱纹因包绶的浮躁更深了几分。

  赠礼部尚书包拯包孝肃的儿子,太师、潞国公.文彦博的女婿,以国子监博士通判河南府军府事,知西京留守判官事,拥有十万户口、两万驻军的西京河南府的副贰官,一点大臣的沉稳都不见,像火燎着了屁股一般在房里坐不住。

  这要让文老太师看到,丢的可是故老尚书的脸。

  包家老仆暗暗叹息,对包绶道,“小的让小四在门房守着了,怕二郎急,先回来说一声。”

  “没消息我才急,要有了消息我还急什么?”包绶发急,“荆四办事不稳,还是奶公你回去盯着。”

  “小的明白。”荆兴应下,却没动身,换上了一副忧心忡忡的面孔,“二郎……”

  “奶公,回头再说行不行?”包绶一副无可奈何,却还是商量的口气,“这可是关天的大事,岳父那边也还等着消息。”

  自从这位已经做到河南府通判的主人被大少夫人抱回家中起,荆兴和他浑家就跟在这位包家二郎身边,比起五岁就撒手人寰的老父,在身边近四十年的奶妈夫妇才是最亲的亲人。

  听到包绶提起文彦博,荆兴叹了一声,弓了弓腰,就准备往外走。

  即是文彦博的吩咐,还有什么好劝的。

  包绶丧妻后,文彦博把幼女嫁给他,这些年又大力提携。这份情,在荆兴看来是终身难报的——在包绶的侄女,也就是他亡兄包繶的次女嫁给文彦博的孙子后,包文两家的世代情谊已不需要第二桩婚姻来维系。何况有五十年宰相资历的文彦博,不论是在荆兴这等百姓眼里,还是在绝大部分官员眼中,都是高高在上、身居云端一般的人物。

  “老爷,二叔。”荆兴才走到门前,一人飞奔进院,手中拿着厚厚一叠报纸,“京师邸报到了。”

  包绶也不多话,一把接过邸报,只看了一下抬头,就定住了。

  拿着邸报,包绶如同雕像般一动不动,脸色却是一变再变,好半刻也不见动静。

  “二郎。”荆兴担心的叫着他。

  包绶抬起头,收起邸报,吩咐道:“去东园。”

  洛阳东墙之外,是四朝元老、潞国公.文彦博日常起居的东园所在。

  包绶自府衙一路骑马赶来,早已经习惯了四轮马车上的平稳安逸,马背上的颠簸就让包绶

  上气不接下气的在门前下马,脸颊上的两团红晕,正是方才奔马城中时的痕迹。随手用袖子擦着额头上的汗水,他匆匆问道,“岳父可在?”

  东园司阍走上前来,平日看见包绶还能说笑几句,不过看着包绶的样子,就知道有大事,不敢耽搁,回话道:“姑爷,太师午后应该在药困堂中。”

  正是牡丹花期,洛阳内外姹紫嫣红,各色牡丹争奇斗艳。道路两边,就有人摆出一盆盆牡丹当街叫卖,街上行人,无论男女老少,几乎人人都在鬓角边插上一朵牡丹花。

  文彦博的东园,更是洛阳城中数得着的牡丹园,园中牡丹近万株。

  每当花季,园内灿烂如锦。游人入园中,随性而行,移步换景,但视线中始终不会缺少牡丹的鲜艳。

  只有文彦博常所驻足的药困堂前,牡丹仅寥寥数本,黄者女真黄,红者涧仙红,皆为绝品,外界只得闻名,鲜有人能一睹芳容。而外界一本数十金的姚黄、左紫、状元红,东园中虽有,药困堂前却一株也无。

  文彦博平素里都是亲自照料,更曾对人说,他这药困堂前的几株绝品牡丹,足以换来另一座东园。

  包绶来到药困堂时,文彦博手上住了个小药锄,正看着他的宝贝牡丹。

  文彦博的面前,包绶喘着粗气:“岳……岳父,京……京里……”

  园中不能骑马,包绶入园后赶了一里多路,来到药困堂时,早就喘不上气了。

  看着包绶的模样,对老朋友的这个儿子,自己的这个女婿,文彦博银白的双眉就不免皱起,“慌什么,先歇口气再说话。”

  如果这会儿是儿子、孙子这般浮躁的站在自己面前,文彦博肯定要发上一通火。但对自家的女婿,文彦博就不好多说什么了。不过心里还是有些失望

  文、包两家世代交好,至包绶已有三代。把幼女嫁给包拯幼子做续弦,正是文彦博顾念故人情谊才做的。但要是包绶能够有更出色的表现,虽不是文彦博择婿时的目的,却也是他乐见的。可惜包绶少了宰辅应有的沉稳厚重,这个女婿,走不到最高处的位置上了。

  包绶却心急,边喘着气,边说出了那件惊天动地的消息,“岳父猜得果然不错,韩冈的确就是在这两天下手了。”

  “还是先歇口气吧。”文彦博把药锄放下,坐了下来,“把邸报给我。”

  文彦博接过邸报,又从一边的小童手中接过眼镜,眯起眼认真的看了起来。

  先一目十行的从头看到尾,然后才开始细细推敲文字。

  文彦博低头看邸报,包绶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

  望着岳父越挑越高的双眉,包绶能感受到文彦博心中的震惊。

  这就跟片刻之前,看到邸报时包绶的心情一样,也跟在两三天前,从文彦博那边得知韩冈的信中内容是相差不远。

  当时听到文彦博说起此事,包绶的脑中就是当的一声响。

  一方面是韩冈信中的内容,另一方面,是自家岳父和韩冈之间竟然能够鸿信往来,

  包绶曾听闻,富弼一直都很赏识韩冈,韩冈对富弼也礼敬有加,甚至为嫡长子定了富弼的孙女。

  但文彦博跟韩冈的关系,却十分恶劣。昔年韩冈任职京西,文彦博在他手里很是吃过几个哑巴亏。之后,两边便是势同水火,虽然因韩冈坐稳宰相之位,让文家不得不设法弥补关系,可这关系应该还不至于达到两边写信互通消息的地步。而且这是要行尹霍之事,韩冈怎么就敢事先透露给文彦博这样的老对头。

  直到此时,包绶依然猜不透韩冈的想法。

  “当真要做伊尹。”

  “拗相公找了个好女婿。”

  “五年……章惇有苦说不出啊”

  “大议会……有点意思。”

  “终究是胆小。”

  文彦博一边看着邸报,一边喃喃自语。

  臣不密,失其身,就是前几年,包绶也没见文彦博会自言自语,泄露心中所想。

  瞅着岳父的银须皓首,包绶心道,看来是年纪大了,嘴也碎了。

  不知过了多久,文彦博合上邸报,“信上写的倒是都做了,看来韩冈没诓骗老夫。”

  包绶能在岳父的话语中听到几分得意。

  当朝权相对自己还能有足够的尊重,对任何一个官员来说,都是足以自傲的一件事。

  不过放在文彦博这等元老重臣身上,就不应该了。

  文彦博入两府的时候,韩冈都还没出生,至于因为小辈的一点敬意就如此开心?

  ‘真的是老了。’

  包绶开始为岳父担心,韩冈会写信来,多半是要拉文彦博下水,以文彦博现在的情况,还适合入朝吗?

  “看来韩冈没有诓骗老夫,当真是都做了。”文彦博并没有注意女婿的心思,抬起头,问包绶,“君航,你怎么看?”

  “本来小婿看前些天的消息,还以为宰相会上表太后,请另立新君……之后又得知韩相公给岳父的信中内容,便更确定了。”

  “是啊,”文彦博叹道,“没想到他当真是想做伊尹。”

  包绶点头承认,“小婿也的确是没想到。”

  做霍光比做伊尹安全,立了新君之后,只要谨守臣礼,富贵终老,恩泽三代并非难事。但做了伊尹,不管日后如何,待天子复辟,族灭就是唯一结局。

  之前不管韩冈信中怎么写,文彦博和包绶都没觉得他是当真要行伊尹之事。

  就是现在当真已经做了,包绶也绝不相信韩冈会当真

  “君航,在你看来,此事如何?”

  “舍易取难,掘坑自埋,小婿只觉得韩冈之行有悖常理。”

  “你确定这是韩冈主导,不是苏颂、章惇?”

  “岳父早有定见,何须小婿多言。”

  文彦博捻须,“出主意的肯定是韩冈。遇上当今的这位官家,苏颂年迈,只会辞官,章惇气盛,只会废立。唯有韩冈,好名重利,气学、官位,两边都舍不得放下。不过……这身家性命,韩冈是更不会放的。有乖人情者必有情弊。你觉得韩冈是为何如此大费周章?”

  包绶轻声道,“除是天子年寿不永,非此,韩冈就是自取死路。”

  只有皇帝早亡,才会让韩冈不惧怕日后的报复,否则迟早有人会贪图复辟之功。

  “放太甲于桐宫……你当伊尹有这么好当吗?留皇帝在就是一条祸根,万一皇帝早夭,他难辞其咎,把皇帝废了才最干净。”

  “那岳父看,韩冈是为何如此?”

  文彦博冷笑,“韩冈他大儒做久了,拉不下脸皮来。好名,又不舍实利,首鼠两端,只得如此。不过他也聪明,弄出了一个议会来,想把天下人都拉倒他这一边。”

  包绶摇摇头,“大议会,此事不易措办。”

  “是不易,这不是说了吗,”文彦博指着邸报,“大议会怎么办,议员怎么分派,这些天都要召集议政和元老共议。”

  “岳父打算去?”包绶就想知道这一点

  “当然。”文彦博毫不犹豫,“静极思动,老夫在洛阳也是太久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ewenma.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lewenm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