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1章 第 771 章_一切从泰坦尼克号开始
乐文小说网 > 一切从泰坦尼克号开始 > 第771章 第 771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71章 第 771 章

  “你就是那个杀死了芯爱的凶手对不对?”他紧紧的盯着毛泰久的眼睛,说出了自己的怀疑。

  要不然的话,芯爱怎么会不见了?就算是真的因为他死掉了,也应该留下尸体的吧?

  “?”即使是见多识广的真·精神病患者毛泰久也不禁为尹俊熙的神奇思维呆滞了一下,好奇怪的脑回路啊!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但是我不得不说,你可真是个有意思的人。”毛泰久看着尹俊熙的眼神有了微妙的变化。

  这个家伙的脑子构造好像完全异于常人呢~

  怎么办,想要把它砸开看看里面的脑回路是不是真的跟正常人有区别呀.......他撑着下巴,饶有兴趣的看着尹俊熙,似乎是想要知道他还能说出来什么更多有意思的事情。

  “你看什么?”尹俊熙被他盯得毛骨悚然,只觉得像是有一条**蛇在自己面前高昂着头颅,吐着信子,整个人都寒毛直竖!

  “我突然之间很好奇,你喜欢的那个女人是谁?尹恩熙?”毛泰久看着尹俊熙突然之间惊恐起来了的眼神,感觉今天本来恶劣的心情都好了起来。

  虽然早就看出来了尹俊熙对自己妹妹的不正常感情,可是这家伙那惊恐又渴望的眼神还真是让人感兴趣呢~

  “你原本是怎么打算的?带着尹恩熙私奔吗?还是公布整件事的真相?”他好奇的问尹俊熙,就像是一个突然之间拿到了什么好玩玩具的孩子,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话简直就像是刀子一样插进了尹俊熙的心中。

  或者说就算是有注意到,他也不会在意。

  尹俊熙算是什么呢?只不过是一个无聊的时候打发时间的玩具而已,根本就没有挑战性......唉,果然还是崔芯爱最有意思,可是那个家伙应该不会再出现了吧?

  毛泰久玩弄着手上的杯子,再一次的感慨为什么聪明人都喜欢自己玩,害得他每天无聊的只能自己找玩具,简直毫无乐趣!

  但.......他看了看愤怒的都快要冲上来的尹俊熙,聊胜于无,今天晚上就把他带回去当玩具好了^-^

  也不知道崔芯爱那个家伙看到了她‘亲爱’的哥哥被虐杀的消息之后会不会出现?毕竟到那个时候整个尹家就只有她一个后代了,可以继承一些很不错的财产呢。毛泰久开始考虑是不是要把尹栋焕跟金银淑也一起给干掉,这样引出来那个有趣的女孩儿的几率还会更大一点儿?

  显然这是痴心妄想,别说是尹栋焕跟金银淑还有尹俊熙这一家三口了,就算是整个尹氏家族都死干净了,米亚也是不会出现的。

  “我看起来像是缺钱的人吗?”她挂掉电话之后忍不住对千颂伊吐槽。

  姜载道这个家伙,一直不死心,总是想要让她出马写出来一个电视剧剧本,还许诺了超高的报酬,简直让人无语。

  “不像。”千颂伊诚实的摇摇头。

  从她认识米亚开始,就没见她有过缺钱的时候,她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从来只会考虑结果而不是去考虑这个过程中会花掉多少钱,又有多少钱根本就是没有必要花费的。

  老实说,就连她这个有名的明星有时候都会考虑一下支出问题,可是米亚就完全没有这个问题,她向来只在乎结果。

  更不用说两个人认识之后她送的那些生日礼物。虽然神经大条,但是千颂伊莫名的就有种感觉,要不是考虑到她的经济条件的话,这家伙还不知道会送出来什么惊世骇俗的昂贵礼品呢!

  毕竟回礼也是需要钱的,即使她是一个大明星,也没有奢侈到可以随意挥霍的地步。

  所以说,她是真的不觉得米亚会缺钱——就算是她自己缺钱,米亚都不会缺钱的!

  “哎哟,真是可怕的女人啊!”她感慨了一声。

  这家伙,根本就是毫无金钱概念吧?

  “说什么呢?”米亚无语,“哪里可怕了啊?那些财阀不是更可怕?”

  说她没有金钱概念,就好像千颂伊自己多么的有金钱概念一样,这才赚了多少钱啊,就搬进来这种超级豪华的大公寓了?这房子能够住好几个她了吧?还记得之前看着某个品牌的珠宝流口水的事情吗?

  “我这是明星需求,明星需求!”千颂伊跳脚,“你见过大明星住在小房子里面的吗?我现在可是一个大明星,要有自己的排场!”

  那么多的记者守着她的新闻呢,怎么能让他们报道她窝在一个小房子里面?

  当然是要住在豪华公寓中才能配得起她的名气!

  “你随便吧。”米亚摊手。

  各人有各人的想法,她总不能干涉人家脑子里面的事情不是?

  “不过你真的要住在这里吗?感觉楼下的保安好像不是很尽职的样子啊。”米亚摸了摸下巴说。

  刚刚她上来的时候都没有被要求登记之类的,这里的保安真的没有问题吗?好歹也是一个豪华的大楼,不应该注意一点儿吗?

  “啊,住在这里是因为这里是富豪区啊,说出去有面子的,普通人也进不来的。”千颂伊倒是没有在意这一点。

  这里可是江南区,首尔的富人区,治安很不错的,这栋大楼里面住着的人更是非富即贵,哪那么容易就被人给混进来啊?

  米亚对此不置可否。

  反正她是觉得这栋大楼的安保不怎么样,但是既然当事人都觉得没有问题,那她也没有必要再反复的提及。即使是朋友,也不能管的那么宽。

  “哦,对了,给你的乔迁礼物。我说,你也好歹注意一点儿吧,总是这么跟同组的演员吵架,真的会有人觉得你是为了炒新闻故意做这种事情的。”米亚从包里面抽出一本剧本抛给了千颂伊,顺便吐槽了一下这家伙最近又因为跟同剧的同事吵架上了新闻,被记者围堵的连家门都出不去,不得不连夜搬家躲起来。

  每次有作品出来都会因为跟同组的演员吵架上新闻,虽然圈子里面的人知道真相,但是外界的人真的很容易会认为这是炒作啊!

  不然的话,哪有那么巧的事情,几乎每部作品出来都会出事?

  “噢,我也没办法,谁叫他们那么神经病啊?明知道剧本是不能乱改的,还在那里耍心思,仗着自己年纪大,就抢戏?”提到这件事,千颂伊也来气。

  抢戏这种事情,可以使用的方法可太多了,特别是那些已经在这个圈子里面混了很多年的老演员们,仗着自己资历老,见识的多,很容易就被他们给抢走风头,那她这个女主角当的还有什么意思?

  “蹿升的太快会有这种问题很正常。”米亚摇摇头。

  韩国的娱乐圈,跟大部分国家的圈子都不同,唯一能够让她满意的就是编剧的地位了。

  而千颂伊,作为最近几年才算是转型成功的爆红演员,在没有拿到重量级的奖项之前,跟这些老资格的演员们扳手腕其实是得不到什么好处的。毕竟这帮人很多都是来自于忠武路,跟她这种电视剧童星出身,靠着广告蹿升起来的新人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的。

  “所以啊,才讨厌这些人的行为,一个个的,都觉得自己是太上皇了,简直烦死了!”千颂伊一边说一边翻开了米亚抛过来的剧本,“又有新剧本了?你在中国过的那么逍遥自在,居然还有心思工作?”

  自从去了中国之后,这家伙就乐不思蜀了,也就是今年因为闵孝琳学姐的婚礼才会出现,往年根本就是连过年都不回来的!

  “我当然有心思工作,不然的话难道坐吃山空吗?”米亚翻了个白眼,她看起来难道很像是那种不事生产类型的人吗?

  没有工作不是要无聊死?就算是天天吃喝玩乐也会疲倦的!

  “是我的错。”千颂伊果断对着掌握了自己命脉的大手认怂。

  “哇,讲甜点师的故事,我是不是还要去学习一下甜点技术?”一边翻看剧本,千颂伊一边惊叹。

  米亚的剧本专业性真是越来越强了啊!

  “最好是,不然的话难道拍摄这种镜头的时候你要上替身吗?”米亚反问她。

  这本子最大的魅力就是漂亮的女主角做各种漂亮的甜点,要是一遇到这种镜头就上替身的话,还不如换人演呢,至少会保证剧本的原汁原味,而不是直接来个效果斩半!

  “知道了知道了,我会报名甜点班的,拍摄制作甜点的镜头绝对不会上替身!”千颂伊赶紧开口保证。

  谁不知道大名鼎鼎的林雅编剧简直就是写一本就爆一本啊?

  要不是她当初因为妈妈随便乱签字而错过了档期的话,也不会错过米亚的剧本,现在就更不会因为一个甜点问题搞事情了。

  不就是学手艺?

  就算是二十四小时不睡觉,她也会把这剧本里面的所有甜点镜头都给死磕下来的!

  米亚没去管千颂伊是怎么打算的,反正过完年之后她就要回去继续读研究生了,也没时间去管,到时候会有导演教她做人。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不早了,她果断告辞离开,还要赶回家吃晚饭呢!

  开着车一路狂飙回去,米亚心情不错。

  吃的好,睡得好,再加上害死了崔芯爱的尹俊熙名声彻底完蛋,像是一个过街老鼠一样被人人喊打,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更不用说尹栋焕跟金银淑这两个人也被社会各种谴责,直接社死,她都想要去感谢一下那个揭穿了这件事情的人了!

  不过那家伙也有点儿奇怪啊,当初既然看到了这件事,为什么那时候没有说,反而是多年之后说了出来?

  米亚鼓了鼓腮帮子,感觉有点儿奇怪。

  但即使是奇怪她没有想着要去探寻所谓的真相。

  崔芯爱这个身份,她既然已经抛弃了,就不会重新捡起来。不管尹家发生了什么事情,尹家人是死是活,都不关她的事。看看热闹可以,别的事情,还是算了吧,这真的是沾上了就会倒霉的一家子,离远点儿对身体比较好。

  她这么想着,一脚踩下刹车,停在了家门口,皱起了眉头。

  虽然天色已经开始变暗,但是夕阳的余光依然足够她认出来靠在她们家门口的那个男人就是韩泰锡!

  这家伙怎么会在这里?

  米亚不喜欢尹家的人,韩泰锡也没有让她印象好到哪去。

  她对这个人了解不多,但是光是跟尹俊熙曾经是朋友这一点就足够让她不喜欢他了。虽然这种行为有点儿像是迁怒,很没有理由,可谁还没有点儿自己的小脾气啊?

  “米亚!”似有所感,韩泰锡抬起了头,看到了停在不远处的车子,眼睛一亮。

  米亚:“........”

  跟你真的没有那么熟,能别直接称呼名字吗?

  但她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这么不礼貌的话,毕竟韩泰锡也没有做出什么太出格的行为,她也不好意思对大冬天在门口等着的他甩什么脸色。

  “韩泰锡先生。”不过她还是在称呼上面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两个人之间真的不熟,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

  韩泰锡僵硬了一下,再一次的感受到了那种无力感。

  他这几年在工作的空闲时间里面也跑去了中国几次,可惜都没有遇到过米亚,即使是刻意的去寻找她也一样。这女孩儿似乎天生有一种直觉,不管怎么样都能够避开他,然他完全找不到她的踪迹。

  这种情况发生了几次之后,他也算是了解了对方的心态,加上之前她突然之间跑到中国去当交换生的事情,显然是摆明了半点儿都不想要跟他之间发生点儿什么。

  “我们,是不是真的不可能?”沉默了一下,他看着米亚,非常认真的问。

  “我们为什么要可能?”米亚反问,“我们总共也没有见过几次面,还都是不怎么愉快的见面,怎么会可能?”

  她始终不能理解韩泰锡的心态。

  即便是算上了少年时代的那一次不愉快的接触,两个人之间见面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更不用说之后她已经很明显的态度了,这样的情况下,他为什么会这么执着?

  米亚非常确定自己绝对没有给出任何会让人误会的信号,所以对他的行为也就格外的困惑,因为她是真的没有觉得自己多么的有魅力,能够吸引一个人在只见了她几面的情况下就能喜欢她好几年。

  拜托,她虽然自恋,可是也没有自恋到这种程度好吗?

  又不是希腊神话里面的海伦!

  韩泰锡看着她的脸,试图从上面找到一点点的破绽,可是最终还是失败了。他发现这女孩儿整个人都跟她的眼睛一样,真的很冷,很冷,冷到他根本就没有办法融化这块坚冰。

  “我可不可以请求一个拥抱?就算是给我这个追求失败的人最后一点儿安慰?”他垂下了眼睛,看起来有些软弱的说。

  “???”米亚无语,这都什么跟什么,你以为这是在演偶像剧吗?

  “抱歉,我不觉得有这种必要。”她拧着眉毛,拒绝了这种莫名其妙的要求。

  拥抱什么拥抱啊?搞得这么伤感,他们明明都没有过什么接触,见面次数连五个手指头都数得过来,玩什么煽情?

  不觉得很违和吗!

  韩泰锡:“......”

  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理智冷静的吗?说好的多愁善感容易被悲伤的帅哥给感染到呢?为什么他都表现的这么悲伤了,却一点儿用处都没有?

  “你——”他上前一步,试图继续努力一下,结果就听到嗤的一声刹车,然后一道身影冲了过来挡在了他的面前,“你想要做什么?”

  “?”韩泰锡一脸问号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这谁?

  “?”米亚看着挡在眼前的高个子男人也是一脸迷茫,这谁?

  她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请问你是?”

  这个背影,她确定绝对不是自己认识的人!

  “哎哟,你这话真是让我伤心,几年时间不见,连老朋友都认不出来了吗?”背对着米亚的男人肉眼可见的僵硬了一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受到的待遇。

  虽然说他变了很多,可是好歹平时也经常通电话,就算是听声音也不至于认不出来人吧?

  “辉京?”这种语气,米亚只能想起来一个人,就是那个被发配到了美国好几年都没有办法回家的李辉京!

  “有那么难认出来吗?”李辉京无奈的转过身体,感觉受到了伤害。

  他好伤心,要米亚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能好起来!

  “你是不是感冒了?”米亚嘴角抽搐,就这个沙哑着嗓子的严重鼻音,谁听得出来你是谁啊?

  还有这个脸,她看着李辉京跟几年前完全不同的面孔,十分震惊,“美国整容业这么发达吗?都能换脸了?”

  这张脸,简直比他初中时代帅出好几个星号啊!

  李辉京:“.......”

  简直无力吐槽,这不是他想要的惊喜啊!

  “米亚啊,答应我,以后少看点科幻剧好吗?想要达到我这种水平的换脸,起码要把整张脸都给切割下来!”他一脸诚恳的握住了米亚的双手放在自己脸上,死命的上下左右揉搓了几下,“整容脸敢这么揉吗?不管是硅胶还是玻尿酸都会移动位置的吧?”

  他这可是原封不动的脸,别说是整容了,就连牙齿都没有整过!

  米亚:“......”

  “你知道整容也不一定就是填充吧?揉脸没有变化不能证明你没有整容,只能证明你没有在脸上填充东西而已。”虽然是开玩笑的,但是她还是纠正了一下李辉京的说法。

  整容手术那么多,填充只是其中一种,不能作为一个人是否整容的佐证。

  “......你就不能对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个热情的拥抱吗?”李辉京听着她认真的科普,十分无奈。

  这家伙,为什么要在如此温馨的时候说出这么煞风景的话?

  “好吧,给你一个拥抱!”米亚看着他熟悉的表情,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踮起脚尖用力的抱了一下这个老朋友。

  虽然脸变了,可是性格却一点儿都没有变化呢~

  一边的韩泰锡看着眼前抱在一起的两个人,脸色变来变去,“这是我们不可能的原因吗?”

  因为这个叫做辉京的男人?

  他看着李辉京,忍不住在心里面对两个人进行了比较,最后得出了一个自己比他帅的结论。所以林米亚这家伙,到底是什么眼光才会放弃他选择这家伙?

  米亚:“.......”

  韩泰锡这家伙,是不是真的以为自己在演偶像剧啊?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能别把无辜的人给扯进他那莫名其妙的感情里面吗?

  结果还没有等到她说话,李辉京就开口了,“啊呀,你这个人真是奇怪,为什么要在别人家门口质问人家的感情问题啊?跟你很熟吗?人家女孩子既然拒绝了你就应该老老实实的离开,保留一点儿最后的体面!”

  虽然有时候性格逗比一些,但是李辉京的智商是绝对没有问题的。眼前的这个人的说法让他瞬间就确定了对方跟米亚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再加上之前他从两个人之间的肢体动作中判断出来的东西,已经非常肯定她不喜欢这个人,甚至应该是有些讨厌了,所以再一次的挡在了米亚的面前对上了韩泰锡。

  嗯,男人就是要有担当一些,遇到女孩子不喜欢的事情就要冲上去挡住!

  要让喜欢的女孩子在他身边的时候有安全感~

  呃,这家伙显然已经忘记了当初被绑架的时候米亚是怎么给他安全感的了,现在完全是一副保护神的样子挡在她的身前,让当事人也是很无奈了。

  “总而言之,我们之间是绝对不可能的,还请不要继续浪费时间了,这样对我们双方都好。”米亚扒拉开挡在自己面前的李辉京,对韩泰锡十分诚恳的说。

  她从来没有让别人挡在自己前面应付问题的习惯,该自己解决的事情就要自己解决,让别人帮忙算是怎么回事?

  韩泰锡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转身开车离开了。

  “这种家伙就应该强硬的拒绝他,你脾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看着远去的车子,李辉京奇怪的问米亚,这家伙不是向来都喜欢干脆利落的解决问题吗?

  “不是我脾气变得好了,是大过年的,我真的不想要在警察局里面吃年夜饭。”米亚无语的说。

  这种偏执狂,刺激大发了,难道要她过年的时候陪着对方蹲看守所吗?

  而且暴力是不好的行为,她是和平爱好者!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