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时光默数_回档少年时
乐文小说网 > 回档少年时 > 第五章 时光默数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章 时光默数

  在雾霭朦胧的清晨,拖拉机进了江川市。

  第一次进城卖烟,张云峰格外紧张,尤其是来的一路上,他很担心被封阳县烟管办的人逮住。

  张云起觉得大哥的担忧也不是没有道理,夜路走多了,迟早会碰到鬼,如果给封阳烟管办抓住,指定扣车罚款。

  未雨绸缪是很有必要的,如果上面有人罩着,这种事根本不用在意,但他家里一穷二白的,亲戚全是在田里挖刨的土农民,真没一个拿得出手的硬角色。

  这时候,他突然想起了纪灵。

  到了烟草站,哥俩卸掉烤烟,张云起跑到附近的商店里买了一条软白沙,几份报纸,那年头农村信息太闭塞,他想了解外面的世界只能看这玩意儿,不过翻了翻,今天的新闻全是狗屁倒灶的破事。

  江川市烟草站已经来过一次,张云起轻车熟路,带着大哥找到大胡子,掏了一包软白沙塞进他手里,笑着说:“叔,这是我大哥,以后叔多帮衬点。”

  大胡子看了眼张云峰,点头说你们把烟抗进来。

  哥俩把烤烟扛进厂里,大胡子喊人把里边的末级烟和碎末烟筛除。

  烟民们都会往好烟里面塞劣质烟,这就像往牛肉里注水一样,尽管收烟的时候张云峰很用心筛选,但少不了漏网之鱼,导致他以二级烤烟的价格把末级烟买了下来,但烟草站的专业人员会把它们筛除,按照5毛钱一斤收购。这么一来回,等于筛选出来的每斤末级烤烟得自个儿倒贴几块钱。

  张云峰看的肉疼,下次可得长心。

  卖烟的流程和上次一样,先评级,然后过地秤。

  一共600斤烤烟,大胡子剔掉了40斤末价烤烟,剩下560斤全都是张云起哥俩以二级烤烟价格收购的,其中134斤大胡子评二级,剩下的426斤他给了一级。

  张云峰砰砰乱跳的心里面已经打起了算盘,一级比二级贵1块钱,426斤一级烤烟,也就是说毛利润有426,扣除杂七杂八的成本,这趟生意铁定能赚个大400!

  张云峰高兴的人都蒙了。

  张云起没有喜形于色,他沿着圈一人递了一根香烟,用仰慕的眼神、钦佩的口气喊着大哥大姐,然后拉着发蒙的张云峰去财务室结了账,返程回家。

  经过龙湾镇时,张云起说买点肉。

  他实在是忍不了家里的伙食,重生回来大半个月,特么的餐餐吃坛子辣椒,搞得每次他拉屎的时候,屁yan都是火辣火辣的。

  张云峰正高兴着呢,现在能挣钱了,改善下伙食是很有必要的,说那就割几斤大肥猪肉!

  这个年代人们普遍油水不足,喜欢吃膘厚的肥肉。张云起可不好这口,在他的强烈要求下才割了三斤五花肉,五十斤大米,还给小小买了一斤水果味硬糖,拢共也就花了22块4毛钱,不得不说这个时候的钱真值钱,购买力强悍。

  到了家,张云峰立马进里屋记账。

  张云起扛着五十斤大米和三斤猪肉给张妈,把水果糖给张小小,小丫头高兴地简直要飞上天,得了水果糖,这个破衣服兜里这里藏一点,那个烂裤子兜里藏一点。不是过年过节,可吃不上这好东西。

  张云起可就遭殃了,被张妈埋汰花钱大手大脚,又给打发到地里去薅猪菜,结果他掐了一提篮苦苦菜回来,好悬没把张妈气出个好歹来。

  张妈戳着他脑门数落:“你真是个二球货!苦的你吃啊?你都不吃能指望猪吃?”

  张小小在旁边捂着沾满糖的嘴巴咯咯笑,张云起很尴尬,农活他还可以跟着大哥慢慢学,薅猪菜这辈子还是头一遭,那些乱七八糟的野菜真不认识,见田里头这玩意儿多,就全给薅回来了,结果闹了个大笑话。

  张云峰记好了账,听见外面的动静,把张妈叫进里屋,从抽屉里掏出一把钱,兴奋地说:“妈,这是咱这趟卖烟赚的钱!”

  张妈连忙问:“赚了多少?”

  “403!”

  张妈当时就给乐坏了,她拿着钱翻来覆去的数:“一趟就能赚400多,一个月下来就是一万二,要不了多久,咱家就是万元户了呀!”

  张云峰道:“云起说了,这是季节生意,顶多做一两个月,咱得抓紧,下午我和云起还要去收购烤烟,妈,你快点做饭。”

  “要的,钱你保管好。”

  张妈把钱给张云峰,去灶台忙活着做饭。十二点不到就做好了中饭,香喷喷的大米饭,一大锅剁辣椒白菜炒肉,红油飘香,麻辣鲜美,一家人吃的油光满面,连盆底都被刮干净了。

  做饭的时候,老妈本来还想留一半肉,在张云起的坚持下才全部做完。

  张云起看着小小把碗底添得干干净净,心酸的不得了,把自己碗底的最后一块肉夹给了小丫头。

  吃过午饭,张云起和大哥下乡收烤烟,搞到傍晚才回。

  第二天天不亮,哥俩再次进城卖烟。

  不过天天这样从清早折腾到深更半夜,累确实是累,但家里景况也是实打实的一天天好起来,至少再也不用为吃饭发愁了,餐餐肉管够,他心里也痛快,可以以一种从容的心境享受上辈子没来得及享受的年少时光。

  闲暇时间,张小梅会叫上他一起玩,还有纪灵,三个人下河摸虾,上树摘枣,一来二去,倒是找到了前世的感觉。

  虽然来乡下过暑假,但纪灵带了很多的课本作业,她是市里最好的中学江川市一中的高一新生,开学有摸底考试,所以需要温习初中功课。

  有一次,纪灵遇到一个不会做的题目,问张小梅,张小梅立马就把张云起给卖了,说:“旁边搁着一中考状元,你就别让我出糗了。”

  纪灵还不知道这回事,看着张云起问:“真的?”

  张小梅接话道:“这难道还有的假呀,如假包换的封阳县中考状元,厉害吧!他可是咱全村人的骄傲!”

  “没看出来,小张同学,不错的嘛。”

  张云起哭笑不得。

  他拿着习题册仔细看了看,然后给纪灵解答,其实他以前学的东西早就喂狗了,但好在这些初中题目难度不大,大部分都能琢磨出来,遇到不会的,就找理由说明天再讲解。

  辅导的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就到了傍晚,纪灵做题目累了,合上练习册,眯着眼睛看了下天空,对张云起说我们出去散散步?

  张云起点头说好。

  那时已经是下午六点多,天色向晚,夕阳下坠,云溪村笼罩在暖阳里,张云起陪着纪灵边聊天边散步,一直走到河边,看到那里青草地上蒲公英盛开,毛茸茸的小球一个又一个。

  纪灵高兴地摘了很多,捧在手心里,然后和张云起一起坐在河边说话,脱了鞋子把脚泡在清澈的水里。

  纪灵说你中考成绩那么好,填报了那个高中?

  张云起道:“我中考志愿填报的不是高中,是省城的一所中专学校。”

  “那以后你去了省城就可能只有暑假才能见面,可能很久都不见面,很多好朋友就是这样慢慢地把彼此都忘记的。”

  张云起扭头看着她的眼睛,看着风吹着她怀里的蒲公英零落,洒在水面上,像是一场小雪。

  他突然想起了上辈子和纪灵经历的一些事情,他们之间就是这样渐行渐远的。张云起收回目光笑道:“人不都是这样吗,相聚有时,后会无期。”

  “年纪轻轻的谈什么后会无期?跟小大人似的。”

  这事情张云起没法解释,不管怎么掩饰,他的心态都是一个油腻的中年大叔,说话做事不可能像小孩子一样:“可能看的书多了吧,有句俗气的话不是这么说的吗,心里装的故事太多了,人的心态就会变老。”

  “那你给我说个故事呗,正无聊呢。”

  “在很久很久之前……”

  “大哥,这开头太老套了吧。”

  “大姐,别打断我成不,讲故事的情绪很难酝酿的。”

  “好咯,你说。”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三个男孩同时追一个女孩,女孩对他们说:你们游遍全世界回来,我再选择。第一个男孩去了欧洲、美洲、非洲,第二个男孩去了澳洲,第三个男孩回到女孩身边,绕着女孩走了一圈说:你就是我的全世界!”

  纪灵说:“第三个男孩肯定让那个女孩相当感动吧?选择了他?”

  张云起笑:“是的,女孩相当感动,留着泪,然后选择了他们之中最有钱的那个。”

  “有这么现实的女孩么?”

  “这只是一个故事而已。”

  纪灵手着托精致的下巴,若有所思:“如果是你,你是哪个男孩?”

  张云起手枕脑袋躺在草地上:“太瞧得起我了吧,我才16岁呢,未成年人,妈妈说过不许早恋的。”

  ******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