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破命_回档少年时
乐文小说网 > 回档少年时 > 第十一章 破命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一章 破命

  封阳县烟管办。

  赵四平每一次来这里,都倍感亲切,就像逛自家大院一样。

  其实这真跟他家差不多,毕竟现任封阳县烟管办主任、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赵启仁是他的亲哥。

  今天一大清早,他的亲哥打电话说把张云峰拿下了,但让张家老二逃了。赵四平虽然有点遗憾,但心里依然很痛快,提着几十斤茶油和土酿杨梅酒赶了过来。

  赵启仁刚上班不久,正在办公室读报纸,提着一大堆东西的赵四平进来后,他皱眉说你搞这些干什么?

  赵四平笑道:“没啥,都是些不值钱的土玩意儿,昨晚兄弟们辛苦了,等下分给他们,对了哥,我已经在金华大酒店定了餐,中午喊大家一起吃个便饭。”

  赵启仁有点反感赵四平的这幅有恃无恐的做派,说道:“你知道现在是工作时间吗?注意点影响。”

  赵四平掏了一根软中华递过去,笑呵呵地说:“有啥好怕的呀,大哥,整个烟管办还不是你说了算嘛,对了,昨晚怎么让张家的那个兔崽子逃了呀?”

  赵启仁放下报纸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只要是犯了法,就要受到制裁,逃又能逃到哪里去。”

  “这话在理!大哥,咱们国家要是能多一些您这样的官,那还有这些个坏分子猖狂的份呀。”

  这马屁拍的赵启仁身子骨轻飘飘的,他说:“四平,你跟那张家兄弟到底有什么矛盾?”

  赵四平下意识的瞟了眼胯下,他老二被张云起踢得那脚至今还没好利索,晚上干婆娘半天都是半软不硬的。

  当然,他知道他不能说他和张云起哥俩的矛盾,不能说自己有多恨张云起多想弄死这个兔崽子,没用,他这个大哥和其他当官的一个尿性,喜欢装腔作势,搞面子工程。

  于是他说道:“大哥,张家兄弟抢我的生意这你也知道,喊人打我也不算什么,我少赚点就少赚点,做生意嘛,以和为贵,过分的是他们私下往江川市倒卖烤烟,而且欺负那些穷乡僻壤的烟农不懂行情,压低烤烟品级,压榨烟农的血汗钱,大哥,你得替龙湾镇那些贫苦的烟农做主!”

  赵启仁对这个弟弟知之甚深,并不太相信他的话,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这么一个大义凛然的理由,才好进行下一步操作,他说道:“张家兄弟这么无法无天,这回进了烟管办,不脱层皮别想出去,我已经让刘荣去审查张云峰了,等下派人去云溪村抓捕那个张云起。”

  赵四平一拍大腿,心里乐开了花!

  这时,办公桌上的电话机突然响了起来,赵启仁伸手拿起电话说喂。

  电话那头的人问:“是赵启仁吗?”

  赵启仁心里咯噔了一下,这声音好像是他顶头上司的上司,封阳县公安局局长罗子建。

  他立马道:“罗局长,我是赵启仁,您有什么……”

  罗子建直接打断赵启仁的话:“你是不是抓了一个叫张云峰的人?”

  赵启仁感觉有点不对劲,但来不及多想,他连忙道:“是,是抓了,罗局,怎么了?”

  “你还问我怎么了?我还想问问你赵启仁是怎么回事!”电话那头的罗子建语气突然拔高了两度:“现在全国各地都在大力倡导和发展民营经济,张云峰卖烟完全是正常的市场经济活动嘛。你立马给我把人放了,态度好点!”

  “啪”的一声!电话挂了。

  赵启仁愣住了,旁边的赵四平凑过去道:“怎么了,大哥?”

  “你给我惹的是什么硬茬?罗局长亲自打电话过来让放人!”之前还气定神闲的赵启仁被这一通电话搞得有点失态了,他推开赵四平,快步走出办公室,一个普通烟贩子竟然能让县公安局长亲自打电话过问,这事儿有点不同寻常。

  赵启仁不敢怠慢,来到关押张云峰的房间,他已经换上了一张堆满笑容的脸,手下的人还没动私刑,张云峰完好无缺,只是脸色有点苍白。

  赵启仁松了口气,亲自把还没搞清楚状况的张云峰送到烟管办大门口,并且让人把扣押的拖拉机开了出来,还向张云峰笑着解释:“张兄弟,我手下的人搞错了,烟管办一定会严肃处理他们,还请你担待一点,跟罗局长说说,这只是误会,误会。”

  “赵主任,这个误会有点大呀。”

  前面传来一道生冷的声音,赵启仁抬眼,就看到烟管办大门口站着一个小伙子,一身都是泥灰,裤子上沾着血迹。

  他不认识,皱着眉头说:“你是……”

  小伙子想了想,抬头望向正好从大院出来的赵四平,同时赵四平也看到了他,他说:“你弟弟跟过来了,问他吧。”

  赵四平脸很黑:“张云起,你别猖狂。”

  张云起点头:“我猖狂了,你想把我怎么样?”

  赵四平勃然大怒,从门口顺了一个灭火器朝张云起冲过去,赵启仁连忙叫人把他给拦了下来,对张云起道:“我觉得你们哥俩跟四平之间一定有什么误会,但有事好好说,都是一个镇上的,没什么谈不了。”

  张云起笑,谈尼玛个仙人板板的谈!

  到了这个地步,他和赵四平就是鱼死网破的关系!懒得废话,张云起跳上拖拉机,喊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张云峰上车。

  拖拉机驶出烟管办,赵启仁望着远去的张云起哥俩,面沉如水,这件事太不寻常了,他心里有股浓浓的危机感。

  赵四平倒是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也知道公安局长打电话让放人,他哥也没辙,只是心里贼鸡儿不爽:“到嘴的鸭子飞了,这他娘的怎么就跟罗子健攀上了关系呀,下次想搞他就难了。”

  赵启仁一阵火大:“你还想搞人家?给我滚回家去想想怎么善后!”

  说完,赵启仁背着手走了。

  赵四平气的不行,这他娘的算什么事儿,吃鸭子不成反叼了一嘴的毛!至于什么善后的他根本没放在心上,哼,他可没把张家的这俩孙子放在眼里。

  回到村里,气不顺的赵四平直接去了王寡妇家,王寡妇是他的姘头,才三十岁出头,身子丰满多汁,韵味十足,从下午三点开始,两人在床上做活塞运动,或许是心里憋了股火,他那半软不硬的老二突然就雄姿昂然了起来,搞到大半夜他才回自己家,出门的时候他腿软了,手指弯了,气也消了。

  赵四平刚进家门,自家婆娘就面色不善地说:“你去哪了?大哥找你,说有急事。”

  赵四平感觉到不对劲,立马给赵启仁回了个电话,他还没来得急开口呢,电话那头已经响起了赵启仁气急败坏的大骂声:“你到底往烟草站卖了多少劣质烟?我告诉你,小林被县经侦大队的人带走了!”

  “两万,两万多斤吧。”

  赵四平在政治上嗅觉迟钝,但听到小林被带走,也隐隐感到不妙。

  小林是封阳县烟草站的技术员,负责烤烟评级。这一个多月来,赵四平仗着赵启仁这层关系,买通了小林等工作人员,然后大肆收购5毛钱一斤的末级劣质烤烟,以3块钱一斤的二级烤烟的价格卖到封阳县烟草站。粗略估计,不下两万斤,除去成本和给小林的好处,纯收益不低于四万块。

  1992年的四万块,是个多么庞大的数目?那年代的普通工人一个月工资不超过300,四万块钱,就相当于一个普通工人不吃不喝干十多年的工资!

  赵启仁气得声音都在颤抖:“你这是要害死我呀!我只是让你赚点差价,没想到你竟然敢瞒着我搞这么大,这可是贿赂机关单位工作人员,侵吞国家财产罪!这回你死定了!”

  赵四平有点被他哥的话吓住了,抓着电话筒说:“哥,没,没那么严重吧,大不了咱把钱全还回去……”

  “现在已经不是钱的问题了,小林已经被带走,肯定是上面有人出手了,你还记得今天上午我接到罗局长的那个电话吗?我调查了一下,是市公安局副局长纪重授意的,纪重是云溪村的女婿,我估计是因为你得罪了云溪村的张家俩兄弟,他哥俩要置你于死地,就把你干的好事全给掀出来了。”

  赵四平的胸口像是被巨石擂了一下,半天喘不过气来。

  他恨呐!

  恨的咬牙切齿,但是随后心里又涌出了一股恐惧感,他害怕,怕坐牢,他连忙道:“那,那现在该怎么办?大哥,我可是你亲弟弟,你得给我指条明路啊。”

  “去求求张家兄弟吧。”赵启仁的声音里有点无力感:“如果他想放过你的话,你还有机会。”

  “好,好,我现在去找他!”

  匆匆挂了电话,赵四平走到卧室对自家的婆娘说:“拿五千块钱给我,我要出去一趟。”

  他婆娘从床上跳了起来:“大晚上的,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是不是又去找王寡妇?”

  赵四平心里很焦躁,大声说去买命。

  可就在这时,屋外突然警笛大作,赵四平神经反射般朝窗外望去。

  那时候已是晚上十点多,夜如黑狱,星斗沉寂,天空洒下的阴冷月光,像夹杂着剧毒胀气的薄雾。薄雾之中,十多名身着警服的人破院而入。

  赵四平如坠冰窖,从头凉到了脚!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